用户名: 密码:
政府改革

苏剑:权力清单应当越来越短,降到可降的最低程度

作者:  时间:2014-04-13   浏览次数:0

  为深入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进一步释放改革红利,国务院办公厅于近日印发通知,对各部门公开行政审批事项等工作进行部署。据了解,国务院决定向社会公开国务院各部门目前保留的行政审批事项清单,以锁定各部门行政审批项目“底数”,接受社会监督,并听取社会对进一步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的意见。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均表示,此次中央政府“打开门”搞改革,终结“审批长征”,是加快转变政府职能、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重大举措。

  首次晒出权力清单

  在2013年国务院下放和取消334项行政审批事项的基础上,2014年持续发力,再取消和下放64项行政审批项目和18个子项,并首次向社会公开各部门行政审批事项的清单。

  “公开各部门权力清单是进一步加快转变政府职能,简政放权,提高政府效益,为市场、社会发展进一步扩大空间的重要举措。”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公共行政教研室主任竹立家对本报记者表示,自去年至今不断下放和取消行政审批事项之后,国务院决定以清单的形式将中央政府各部门的审批权力向社会公开,厘清权力边界,表达了中央坚持改革开放,坚持权力下放的决心。

  通知指出,各部门要于近日在门户网站公开本部门目前保留的行政审批事项清单。公开内容包括:项目编码、审批部门、项目名称、设定依据、审批对象,以及收集社会各界对进一步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项目意见的具体方式等。各部门分别公开后的一定期限内,国务院审改办要在中国机构编制网公开各部门行政审批项目汇总清单。中央政府门户网站也将适时公开汇总清单。

  通知下发后,国务院下属的25个组成部门中,以文化部、财政部为首,已有16个部门相继公开了其保留的行政审批事项,共计373项。其中,发改委行政审批项目减至25项,文化部仅保留4个行政审批事项。目前,已公布的各部门均在其门户网站公布了电话、电子邮箱等联系方式,以便社会各界监督与反馈。

  锁定目标 终结“审批长征”

  长期以来,“行政审批长征图”一直为百姓诟病。办成一个投资项目要经过繁多的审批,盖上百个章,单是期间耽误的时间也是一笔无法核算的经济账。每个企业主在谈起审批项目时都有着满腹的抱怨和质疑,更有着对加快简政放权改革的极大诉求。

  同时,在简政放权的过程中存在的明减暗增、边减边增现象突出,这都源于百姓对行政审批制度改革过程中的“家底摸不清”。“以前百姓不知道哪些需要审批,哪些不需要,就造成了什么都是政府官员说了算的情况出现。”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经济系副主任、教授苏剑对本报记者表示,过去政府官员“瞎折腾”百姓的例子比比皆是,百姓常常是摸不到头脑,无所适从。

  此次下发的通知强调,各部门不得在公布的清单外实施其他行政审批,不得对已经取消和下放的审批项目以其他名目搞变相审批,坚决杜绝随意新设、边减边增、明减暗增等问题。对违反规定的将严肃追究相关单位和人员责任。

  有审批就有权力,有权利就有谋利空间。有些部门正是 “拿着鸡毛当令箭”,谋求私利,腐败滋生,同时制约了市场活力。现在各部门将权力的行使过程公之于众,一目了然,既不能敷衍推脱,也不能滥用职责。

  “没有公开目录之前,百姓摸不清楚政府到底会出什么难题,政府的权利是无限大的,现在从削减数量到公开目录,慢慢走向一个‘有限’政府。”苏剑表示。

  提高放权质量和效率

  通知要求,各部门要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关于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精神,认真收集并研究清单公开后各方面提出的意见,进一步梳理本部门目前保留的行政审批事项,对取消或下放后有利于激发市场主体创造活力、增强经济发展内生动力的行政审批事项,进一步加大取消或下放力度。要改革管理方式,向“负面清单”管理方向迈进,清单之外的事项由市场主体依法自主决定、由社会自律管理或由地方政府及其部门依法审批。

  “改革的过程中,往往有一些不确定性。改革是个复杂的过程,作为改革者本身也无法事事都准确预料,可能会出现一些预料不到的事情,这就需要一些补救措施。收集各方意见是认真做事的一种态度。”苏剑表示,收集并研究清单公开后各方面提出的意见后,如果反馈意见有道理,确实能够对当下不足做出完善,或许会有一些相应措施出台。

  对于通知中提到的 “进一步加大取消或下放力度”,竹立家认为,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简政放权或者整理权力清单都已经到了“啃硬骨头”的阶段。换言之就是好改的都已经改了,所剩权力清单中部分内容可能都是和部门利益结合比较紧,难度较大的部分。第二,提高放权质量。权力在下放、转移过程中,地方和部门的阻力还比较大,可能会造成形式上已下放,实则没有放的现象出现,或取消下放的过程中变相转移到了一些社会中介组织身上。所谓的社会中介组织实则就是企业市场发展中新的障碍。“我们现在要加大力度放权,也要加强监督权力下放后的实际成果,包括转移之后这些中介组织是否可以真正按照政府意愿履行好自己的权力。”竹立家表示,“开门”简政放权,欢迎社会公众、百姓监督,才可以真正提高简政放权的效率或质量。

  “这只是迈出了第一步。这个清单应当越来越短,降到可降的最低程度。”苏剑认为,行政审批制度实际上是利用行政手段管经济,而不是市场手段。现实中有很多事情百姓可以自己做主,只要不危害社会,危害他人,没有必要一定经过审批。比如上市公司现也逐渐从审批制向注册制转变,以前是由政府挑选哪些公司可以上市,现在改为由市场决定。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