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政府改革

朱大碌:十八届三中全会有可能成为拨乱反正的新起点

作者:  时间:2014-04-28

  今天中国的局势,类似文革后期,有人说好得很,更多的人则说好个屁。

  这种人心的向背,预示着某种大的转折可能发生。

  1978年的11届三中全会,顺应民心,导致结束文革、走向改革开放的大转折。

  80年代平反冤假错案,农村分田到户,下放人员回城,恢复高考,尊重价值规律开放市场,领导干部实行退休制等改革,受到全国绝大多数人民的拥护。

  但好景不长,其后的进程,旧体制弱点开始显现,不受约束的官权恶性膨胀。

  从引外资、招商引资、搞外向型经济开始,改革话语权逐渐落入境内外利益集团手中。

  一批来历不明的“经济学家”,此时大出风头,他们鼓吹的“外向型经济”,与正宗的经济学格格不入;他们推行的“市场化”,也与正宗的市场经济相去甚远。

  乱搞招商引资,乱搞外汇占款(30万亿),乱搞低价换高价坏贸易,乱搞国企自主权,成为这个时代中国经济的典型特征。

  而这些做法在正宗市场经济国家均属违法(西方国家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一点也不冤枉),完全不与国际接轨。

  有人说中国的外向型经济是学日本,但日本既不引外资,也不出口低附加值产品,外贸只占GDP的15%,哪来的外向型经济?日本与西方国家都是奉行正宗凯恩斯经济学理论,即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本国货币资金,为本国国民造福,高工资高消费高国债,国民收入倍增,对外只做以少换多的好贸易,不搞以多换少的坏贸易。不但与中国的自损乱搞经济毫无共同之处,而且是恰恰相反。

  中国可疑的“经济学家”鼓吹的是地地道道的伪经济学(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追本溯源是老殖民理论的翻版。

  有人称这类改革派为资改派,显然是冤枉了他们。他们要走的绝对不是西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道路,而是东方特色的半封建半殖民官商经济道路。

  只有在半封建半殖民土壤中,官商权贵们才能如鱼得水,恣意妄为。

  如果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权力要被关进笼子,市场要讲公平竞争,老百姓要享受民主权力和高福利,官商权贵们还怎么玩?

  官商经济也是计划经济的变种,只是把原来不赚钱的计划经济,“改革”成了以钱为纲的计划经济,市场不过是掩人耳目的道具,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长官意志。

  在官商改革派主导下,中国出现新“大跃进”,象一个巨大工厂开足马力生产,祖宗八代子孙后代的财宝都被拿来换GDP。

  但是劳动成果哪儿去了?创造的财富去了哪儿?成了一团迷雾。

  只有透过巨大的外贸数字(本末倒置,外贸占大头内贸占小头)、高高在上的基尼指数,可看出很大一部分归外国,剩下的大部分归极少数权贵富豪,归老百姓的所剩无几。增长最后只剩了一个P--GDP。

  这种以钱为纲的官商计划经济是最糟糕的计划经济。

  中国的外贸,成了对外输送利益的合法渠道(美日等西方国家都禁止外资出口,中国外资占出口高达60%,外贸占GDP高达三分之二,史无前例)。

  表面繁荣的背后是败家子拉下的巨额清单,是资源、环境的大劫难和财富的大流失。

  官商勾结欺压百姓“蔚然成风”,新三座大山,退休双轨制,暴力拆迁,环境破坏,职工下岗,血汗工厂等等,伤害了大批老百姓,象文革一样制造了大量冤假错案,以至上访成了一道举世无双的独特风景线。

  见利忘义,竭泽而渔,为他人作嫁衣裳,罪在当代祸及子孙。

  这种招致天怒人怨的所谓“改革”,是比文革更大的一场浩劫,注定是不可持续的。

  物极必反,这种疯狂的发展终于盛极而衰,开始走向自己的反面。

  新一届领导人主导的18届3中全会,再次显现出大转折的端倪。

  首先,不按常理出牌,先成立了两个顶层机构――国安会和改革领导小组,既显示出新领导人的强势,也暗示不想延续之前的“改革”旧路。

  从出台的文件内容看,虽然包罗万象,但其中还是暗藏玄机。比如,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直击伪市场改革的要害!

  前改革之所以问题重重,就是因为挂羊头卖狗肉,打市场化的牌子却是搞反市场的官商买办经济。

  真市场还是假市场?把权力关进笼子还是让少数权贵“放权搞活”?成为真假改革的分水岭。

  只有真正实现公平市场的决定性作用,才能实现三中全会的新提法,把权力关进笼子里。

  新一轮改革蓄势待发。本轮改革的对象,是官商买办经济和发不义之财的官商权贵。目标是建成公平正义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本轮改革的利器将是高举法制之剑(这是前改革的软肋,前改革许多乱搞因为不合法理,登不上法律的大雅之堂)。

  法学家将在本轮改革中起重要作用(经济学家靠边站,中国台面上的“经济学家”多属张五常流的假冒伪劣,不被正宗经济学家承认)。了解西方国家法律的学者将受重用,因为中国要学的是人家先进的做法,而不是他们的说法(双重标准,说一套做一套,说自由贸易做贸易保护)。

  谋而后动,言出法随,后发制人,将是本轮改革制胜秘诀。

  本轮改革的突破口,是国企改革,这是一块硬骨头,不把这块官商依托的硬骨头啃下来,政府行为也就无法摆正。

  本轮国企改革不会延续前改革官商化的路子走,而是要实现真正的公有资产全民所有,变官有为民有。

  预计将出台全新的“全民所有制资产管理法”,全部国有资产划归全民持股会管理,全民持股会由主张实践共同富裕理念的民间人士组成,由民众选举产生,挂靠人大。

  原国有企事业单位全部与政府脱钩,分为两部分,盈利性企业由全民持股会全权经营管理,全民共享红利(分红,提供免费公路、公园,补充养老金,提供中小学免费午餐等)。

  非盈利性企业(含现有的事业单位)则由政府持金股,由政府贴钱买服务,不得以任何方式自主牟利(只能搞公益,严禁包给私人牟利)。

  为规范企业管理,将出台全新的借鉴德国共同协商制度的“企业管理法”,和借鉴日本终身雇佣年功系列工资制度的“劳动工资法”。

  中国的所有企业(全民所有制、集体所有制、私有制、外资、合资等),都将成立德国式的职工管理委员会,由劳资双方共同管理。所有企业职工,都可以享受同工同酬的日本式终身雇佣年功系列工资制度(农民工、廉价劳动力将不存在),官本位的评职称制度将被完全取消。

  全民所有制企事业,管理层将参照公务员工资,取消投融资、处理资产、分红等自主权(按市场规则这些权力只有资产所有者才能有),利润全部上交,会计由全民持股会委派。

  公平交易法,政府工作法、人大工作法、将是本轮改革的基础性大法。

  政府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哪些该人大管,哪些该市场决定,将通过这几部大法约法三章泾渭分明。

  比如商业投资、土地买卖,该由市场决定,政府就不能乱搞招商引资倒卖土地,否则就违反了政府工作法和公平交易法。

  重大项目,重要决策,如外汇占款、外汇储备、重大工程项目,以及出口退税,引外资、进口转基因、公路收费等事项,均应通过人大论证批准,不容政府官员或企业自说自话。

  新人民银行法将禁止央行印钞买外币,只能根据人大的授权买本国国债,支援本国建设,外汇储备、投资公司全部移交全民持股会。

  新外资法将引进日本外资法第一条,只允许引进有利于本国自主发展和外汇平衡的外资;引进美国外资法,禁止外资出口。

  新贸易法将完全取消低附加值产品的出口退税,只鼓励出口具有交换优势的高附加值产品,不搞低附加值产品出口坏贸易,把外贸降到国民经济的20%左右,以内贸为主。

  新矿产资源保护法将象保护野生动物一样保护本国的矿产资源,停止资源换美元的败家交易。

  新股市管理法将禁止倒爷暴利,内部股只能作为优先股,只分红不上市。

  新统计法将增加国民幸福指数和绿色国民生产总值,以取代藏污纳垢鱼目混珠的GDP。

  政府要想有作为,只能搞基础建设、环境治理、民生服务(这些方面投资4万亿或10万亿都是需要的,只要确实是用来补短板、还欠账),不能破坏市场乱搞招商引资、倒卖土地矿产。

  本轮改革将吸取许多国外先进经验,在许多方面与国际接轨,即便如此,也不可能得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赞同。

  因为中国要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必然终结违背价值规律得不偿失的坏贸易,终止单方面对外开放,在平等对等的基础上重建新的对外关系,从而损及美日等西方国家的既得利益。来自境外的干扰抵制必不可免。

  中国的权贵利益集团虽然貌似强大,但本质还是权力的奴仆,一旦失去权力靠山,终将树倒猢狲散,没人愿当谭嗣同,但学林彪的不会少。

  少数人狗急跳墙内外勾结制造混乱、恐怖事件、政变的可能存在,不得不防。

  先成立国安会可见是明智之举。

  为了保证改革顺利进行,本轮改革除了采用常规的法律、行政手段,也需要在攻坚克难的转型非常时期期采取非常手段。如对关系国计民生的庞大国有企事业进行改革时,为了排除利益集团的抵制干扰,宜采用军管方式速战速决。

  即在大政方针确定后,派军代表进驻国企,由军代表组建企业改革领导小组,负责过渡期的企业管理。

  军代表将根据中央确定的改革路线,组建企业职工管理委员会,开展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群众路线教育活动,彻底纠正公办企事业以钱为纲为少数人牟利的错误路线。

  不以盈利为目的,配合国家宏观调控,补市场短板,为国民提供优质服务,是公办企事业的唯一宗旨。

  所有全民所有制企事业,无论盈利还是非盈利,全部参照公务员待遇,不能多也不能少(高管不能多,职工不能少;赚钱多的行业不能多,赚钱少或不赚钱的行业不能少)。

  对公办企事业来说,盈利还是非盈利,盈利多少,并不代表贡献大小,只是分工不同。

  在企业建立起新的劳动工资制度,新的管理制度,组建好新的领导班子之后,军代表即撤出,企业交由全民持股会管理。

  国企改革的第二步--产业调整,将在全民持股会的领导下进行。

  国资委将整体转入人大作为全民持股会的办事机构,地方国资委转入地方人大作为全民持股会的派出机构。所有全民所有制企事业由全民持股会统一管理,利润全部上交,红利全民共享。

  产业调整将根据损有余补不足的方针进行,单纯搜刮老百姓的将被撤销,如高速公路、公路收费站将被撤销,贷款由国债偿还。属于长线过剩的钢铁、水泥、煤炭、矿产等将采用关停并转的方式大刀阔斧地削减多余产能,而且是在停止资源类低附加值产品出口的基础上进行,务必使中国的资源能源消耗降至人口比例之内(不超过世界五分之一,目前接近一半)。这一期间不会有职工下岗(可自愿离职、退休,特别是高管),所有人由全民持股会统一安排转岗,转向服务于国民循环经济短板企业,待遇不变。

  全民所有制企事业最终将成为全体人民的驯服工具,专为国家和人民排忧解难,补市场短板。

  全民持股会则可能成为中国新型公有制和新型民主制度的先驱者。

  孙子曰: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庙算胜者胜。

  检验顶层设计是否胜算正着,要看国企改革能否拿下。

  一旦国企改革到位,其它改革将势如破竹,中国将进入共同富裕永续发展的黄金时代。

  如果国企改革不能到位,必是顶层设计出问题,或是话语权旁落。中国改革将陷于僵局,准备迎接一场颜色不明的革命。

来源:价值中国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