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政府改革

许善达:需要政府来介入解决市场定价问题

作者:许善达  时间:2011-12-11   浏览次数:0

\

  2011年12月9—11日,由投资者报主办的“2011投资者论坛”在深圳举行。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我会现任副会长许善达表示,市场很难完全自主解决市场定价问题,这里面应该有一个新的行为主体就是政府

  许善达:我觉得市场经济的好处,我觉得他就能够提高效率,就是市场主体追求他个体的利益,那么个体利益表现在什么地方?就是追求超高利益,如果追究超高利益,那么在经济上你比别人拥有知识、拥有管理、拥有更多的自然资源,如果在这些资源的配制上你不能比别人有优势你不可能超过这个优势,而随着相应的发展,对于普通劳动需求一定是下降,所以讲到定价权的问题,我觉得在市场经济里面准确超额价值,就造成了信息、知识的管理者,他们就出现供不应求上涨的趋势,而普通劳动就是处在供大于求的状况,所以我认为市场经济是否定不了的,如果没有这样的市场,市场经济他就没有了,他是共生的。第二个这种趋势会给市场带来一个非常重要的利益观,刚才讲的利益分配这样的趋势,使得整个经济学里面的消费合投资的关系会逐渐地失控,因为边际消费倾向递减,当收入增高的时候他的消费下降,而低收入他的不利肯定是越来越低,所以消费就会下降。我认为马克思资本理论他说的经济利益,经济利益就是产能过剩,产能过剩以后就是市场调节的手段就是用破坏性的方式来恢复产出的平衡。爆发经济危机用这种办法把产能毁掉,然后再重新开始新的过程,所以这样一个过程我认为是市场经济必然的,马克思的中心我觉得是符合实际,这就给我们提出一个认为,你怎样能够发挥市场经济的优势,让社会效益提高蛋糕做大,同时避免中西性的消费不足产能过剩而发生的危机,这种危机所带来的破坏性的损坏就等于把所有的财富又淘汰掉,这是人类社会的损失,怎么定价?刚才讲的你靠市场化来解决市场定价做不到,我认为这里面应该有一个新的行为主体就是政府,我觉得马克思讲的资本论里面是提出,而不是解决。所以政府不仅仅是要维持一个社会安定,而是要调节经济中间相关的秩序,制定一个游戏规则,通过一个游戏的制定来解决市场定价解决不了的问题,所以我认为刚才秦教授讲的我非常同意,定价权非常重要,但是要靠市场化解决定价解决不了,要靠政府,从我们实践来看,政府来做它的事情,有它的能力,但是政府很容易异化的可能,政府本身它应该是一个秩序的制订者,但是如果做得不好,政府有可能异化成一个主体性质,所以它制定规则的时候,可能产生的规则是有利于这么一个主体,而不是有利于市场秩序,所以我的看法是本来政府应该扮演一个怎么把分配财富的功能,在分配的基础上改进财富,否则就造成危机,如果没有相应的其他方面的制约,有可能变成一个主体,那么他在这个过程中不断不能解决,甚至可能带来的新的扭曲市场的问题,所以我的看法是什么呢?我认为要想让一个社会财富创造得多,同时又避免这样一种破坏性的周期性的现象,应该有一个很好的政府行为,那么这个政府行为既要能够扮演好,在一定程度上调节分配功能,这个调节功不能变成一个平等化,还要保持一定效率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使得消费和投资的关系能够维持到一定的需要,在这个前提下如果避免政府的异化成不利的结果,假如能够避免的话,我觉得这样的状态是比较好的市场经济的状态。

来源:经济体制改革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