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政府改革

政府购买公共服务:万里长征第一步

作者:  时间:2013-08-05

  今天,“购买公共服务”进一步彰显了中央深化改革的决心,各地区各部门都要积极行动起来。只有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加快转变职能、下放权力,打破市场分割与垄断,同时又把该管的事管住管好,才能真正消除制约转型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使企业和产业在竞争中优化升级,为经济转型提供“源头活水”。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7月31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推进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公共服务。会议明确,将适合市场化方式提供的公共服务事项,交由具备条件、信誉良好的社会组织、机构和企业等承担。(《京华时报》8月1日)

  为“购买公共服务”叫好

  7月31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对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公共服务作出了明确部署。下决心进一步打开转变政府职能这扇大门,凡市场、社会能办好的,尽可能交给市场、社会力量承担,把该放的权力放到位,激发各类市场主体发展活力和创造力,对于促进经济稳定增长,无疑是不花钱能办事、少花钱多办事的“良方”,既有利当前又惠及长远。

  转变职能、简政放权,把该由市场发挥作用的领域真正交给市场、社会,更大程度更广范围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是推进经济体制改革必须努力的方向。这些年来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在这方面迈的步子越来越大。行政审批改革就是一个例证。今年8月1日起,继多次取消行政审批事项之后,又有一批行政事业性收费“寿终正寝”。这种勇于向“自我开刀”的做法,削弱了一些政府部门的“权力”,大大减轻了企业负担,对经济发展形成正向推动。

  同时也要注意到,一些本适合市场化方式提供的公共服务事项,长期以来仍由政府垄断甚至包办,不但导致政府机构“臃肿难消”、行政效率不高,而且也给财政带来较重负担,对企业发展形成明显“挤压”,对服务业发展、经济转型构成制约。有研究表明,当下服务业发展的最大障碍在体制机制上,无论是金融、通信、物流,还是养老、医疗产业、非义务教育,都存在行政性垄断、审批过多的问题,市场准入的门槛较高甚至很高,而这些产业恰恰是我国进入中等收入阶段后发展潜力巨大的产业。相比之下,信息消费领域由于市场化程度较高,近几年快速发展,2012年我国网民总数已达5.6亿人,电子商务交易规模超过8万亿元,今年一、二季度分别达2.4万亿元、2.5万亿元。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将适合市场化方式提供的公共服务事项,交由具备条件、信誉良好的社会组织、机构和企业等承担。如果这项政策得以不折不扣落实,不仅会有效解决一些领域公共服务产品短缺、质量和效率不高等问题,而且更会为服务业大发展扫清障碍,为“转型换挡期”的中国经济注入新动力,以政府权力的“减法”换得市场活力的“加法”。

  社会越发展越需要专业化分工。在现代市场经济中,政府是经济管理和调控主体、涉及发展全局的重大利益协调主体,承担着创造良好环境、提供公共服务、维护社会公平的职责;市场是把政府同各类微观经济运营主体连接起来的桥梁,在配置各类资源中发挥基础性作用。政府行为和市场行为各司其职、各有优点、各有缺点。如果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与市场那只看不见的手配合得好,就会收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相反,政府权力一旦超过边界,市场的活力就会下降,政府的公信力也会受损。对于后者,我们是有深刻教训的。现在钢铁、光伏等很多行业产能过剩之所以加剧到这个程度,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地方政府没有把该放的权力放到位,以公权介入市场竞争。

  能不能冲破既得利益樊篱,让政府把该放的权力放到位,决定着市场化改革的成败。改革开放30多年来,正是我们以“敢为天下先”的胆魄率先在东南沿海放活市场、“杀出一条血路”,才有了现在活力无限的“珠三角”、“长三角”,才有了如今经济社会发展的巨大成就。今天,“购买公共服务”进一步彰显了中央深化改革的决心,各地区各部门都要积极行动起来。只有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加快转变职能、下放权力,打破市场分割与垄断,同时又把该管的事管住管好,才能真正消除制约转型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使企业和产业在竞争中优化升级,为经济转型提供“源头活水”。(经济日报 马志刚)   

  政府购买公共服务为经济增长添新动力

  “凡社会能办好的,尽可能交给社会力量承担,加快形成改善公共服务的合力。”7月31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当前要研究推进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公共服务,放开市场准入,释放改革红利。

  笔者认为,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公共服务有助于增加公共服务产品,更好满足百姓需求,也有助于减少机构运行和养人的成本,节省行政成本,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同时,这个举措将会带来一系列巨大的连锁效应,在理顺政府、市场和社会的关系同时,也有利于促进中国经济增长。

  其实,近年来,我国不少地方都在积极探索政府向社会购买公共服务,将一些教育、医疗、就业等公共服务交由社会力量承担,政府以“购买”方式提供必要的补助。

  巧合的是,7月31日,北京市发改委在第五届投资北京洽谈会上发布了《引进社会资本推动市政基础设施领域建设试点项目实施方案》。根据方案,轨道交通、城市道路、综合交通枢纽、污水处理、固废处置等六大市政基础设施领域降全部向社会资本开放,并随方案推出了126个试点项目,总投资约3380亿元,拟引进社会投资约1300亿元。

  业界认为,政府向社会组织等社会力量购买公共服务,意味着政府、市场和社会的关系将得以进一步理顺,凡是社会和市场能解决的公共服务,政府都将逐渐退出。如养老院,仅靠政府力量解决不了社会需求,可以鼓励社会组织承办,政府给予资助,提高社会力量投入的积极性。

  比如,出于对“银发经济”的看好,各大房地产开发商及保险企业纷纷在养老地产上“各显神通”。除万科、保利、远洋等房企均涉足该领域外,中国人寿等保险巨头,以及中国石化等央企也纷纷投身养老地产。

  随着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养老地产是一片可挖掘的蓝海。经中国社科院老年研究所测算,目前中国养老市场的商机大约为4万亿元,到2030年有望增加至13万亿元。这无疑将为经济的发展注入极大的动力。由此,我们可以推测,如果政府在多个领域向社会力量购买公共服务,那么,其对经济发展所起的作用将是巨大的。

  总之,笔者认为,政府购买服务将为经济发展增添新的动力,也为民间资本找到了一条切实可行的发展渠道。同时,一方面能简化政府负担,另一方面则可以作为一个切入点带动整个服务业发展。在经济转型背景下,政府购买服务的加速推进利好整体服务业发展。同时,让社会上大量的资金进入基建等领域,既可以充分减轻政府的投资压力,也有利于通过竞争使基础设施提高使用效率和服务水平。(证券日报 择远)   

  推动购买公共服务在规范中前行

  近些年来,国内不少地方都在积极探索政府向社会购买公共服务,将一些教育、医疗、就业等公共服务交由社会力量承担,政府以“购买”方式提供必要的补助。实践证明,通过购买方式将政府不能做、不便做和做不好的公共服务转移给社会组织承担,有助于政府转变职能,释放改革红利,使群众得到更多便利和实惠,也让社会组织和服务业有了发展的广阔空间。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进一步明确,“将适合市场化方式提供的公共服务事项,交由具备条件、信誉良好的社会组织、机构和企业等承担”,释放出推进政府购买公共服务的强烈信号。

  当然,政府购买公共服务作为新鲜事物,还存在一些不完善的地方,从各地情况来看,也遇到了这样那样“成长的烦恼”。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推动购买公共服务在规范中前行,有不少工作要做。

  其一,制定指导目录,明确购买范围。尽管《政府采购法》将服务和货物、工程一并纳入政府采购范畴,但相比后两者的详实,服务只是被笼统定义为“除货物和工程以外的其他政府采购对象”,缺乏具体明确,就会带来实际操作上的随意性,以及一些地方政府借助外包推卸公共服务职责的可能性。我国香港地区将公共服务分为三类,其中核心服务必须由政府承担,辅助服务和商业服务则可通过政府购买的方式由社会组织提供。通过制定指导目录,对购买公共服务的范围和领域加以规范,才能厘清政府作为公共服务生产者和购买者之间的角色界限,让政府尽责和社会出力相得益彰。

  其二,阳光透明运作,加强社会监督。和其他政府采购一样,公共服务购买也容易滋生暗箱操作的猫儿腻。一些地方和部门“崽卖爷田不心疼”,没有把有限的资金真正用到刀刃上,甚至将其视作权力寻租、利益扩张的工具,故意选择下属社会组织或其他有利益关联者。对此,必须坚持阳光透明的原则,通过设定招标资质门槛,畅通信息发布渠道,强化惩处问责机制,杜绝政府购买公共服务中的腐败行为。

  其三,完善科学评审,保障服务质量。政府向社会组织购买公共服务,对项目管理水平提出新的考验。有关部门需要在调研和论证的基础上,制定公共服务评估的具体指标和标准,建立由购买主体、服务对象及第三方组成的评审机制,通不过评审的不能参与采购竞标,从而确保群众享受到丰富、优质、高效的公共服务。(张枫逸 中国青年报)   

来源:半月谈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