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政府改革

“林增长”命题:强政府+强市场

作者:  时间:2012-11-01

  从世界银行副行长的位子上卸任之后,林毅夫很快变成了财经界富有争议的人物,原因大抵来自于他对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测:未来20年,中国仍有潜力实现每年8%左右的经济增长率。对于这样的预测,与林毅夫教授“商榷”的学者不在少数,林毅夫也对各种质疑作出了回应,论辩双方的焦点在于中国经济增长向何处去。

  林毅夫在《新结构主义经济学》中提出了“增长甄别与因势利导框架”,为不发达国家实现经济增长提供了六大步骤,核心在于在政府的扶持与引导之下发挥比较优势,进入增长轨道之中。反对者批评的焦点就在于政府的角色,依靠国家投资能实现经济增长吗?中国经济两个季度连续“破8”,尤其是第三季度低于“十二五”规划的7.5%的既定目标,如何实现经济的增长就成为焦点所在,出台大规模的刺激计划似乎不可行,2009年的四万亿及其连带的天量投资阻止了中国经济下滑,但是也带来了不少麻烦。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林毅夫的预测才引起了非议。

  面对非议与批评,林毅夫做了两点重要的回应: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需要以投资为主体;政府在产业升级和技术创新中扮演重要的角色。换言之,政府在兑现增长潜力的过程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从经济史的发展历程而言,林毅夫提出的发展经济学3.0版更贴近历史,市场并非自发产生的,而是与政府共生的。强政府与强市场才是经济增长的制度保障,也是现代经济增长的秘密所在。

  在当下的论辩语境中,国家、政府、利益集团、官僚机构等概念似乎已经混为一谈,之所以反对国家主导的投资,在于投资效率低下、贪腐严重、资源浪费等。官僚结构是现代国家的治理机构,等级性、非人格化的官僚机构也是重要的分利集团,官僚机构的行为未必与国家的目标一致。有经济学家认为,发改委、国资委这样的机构已经成为市场化改革的障碍,应该予以撤销。任何机构一旦建立就有了自己的利益,便会自主维护小圈子的利益,当下中国经济面临的一个难题是国家利益部门化,并不是政府能力过强,而是官僚机构、利益集团造成权力的涣散。“顶层设计”的必要性在于整合权力、形成更为一致的利益取向。

  地方政府、央企在投资刺激的浪潮中获益最大,也成为投资的主体,银行体系与大型企业、地方政府的紧密关系造成了系统性的风险,这也是中国经济增长的隐忧所在。主管基础设施建设的实权部门的“一把手”接连下马,基建工程的质量频频出现丑闻,从而引起人们对投资的抵触心理。由投资驱动向消费驱动变成了中国经济转型的不二法门,但是从财富的创造与积累而言,投资而不是消费才是增长的关键所在。真正的投资是建立在储蓄的基础之上,通过市场主体的行之有效的经营管理实现财富的增殖。

  从政府投资出现的种种弊端来看,并非中国的政府太强,而是政府能力在弱化,导致寻租盛行。经济史学家爱泼斯坦在《自由与增长》一书中提出一个关键性的论点,欧洲经济的增长源于主权国家在14世纪之后的兴起,正是主权的兴起实现了权力的集中,并将领主或者地方性的寻租活动置换出来并透明化,从而推动了市场网络的确立。主权是现代国家的核心特征,一个国家获得了法理主权(以获得联合国席位为标志)并不意味着具有了实质主权(自我治理的程度)。而实质主权的形成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尤其是以法律与货币为支柱的制度体系的确立。

来源:《金融时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