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政府改革

官员财产公开越拖越“不具备条件”

作者:刘洪波  时间:2013-02-24   浏览次数:0

  官员财产公开,话题空前火热。舆论不断加温,一些地方积极回应,广州宣布在局部试点,合肥表示有意在全市推开。从中央到基层,各级都有官员表示,愿意公开财产状况,只待制度出台。

  这一制度必须出台,大体上可以说已成共识,所争者无非出台的时机和方式问题。出台时机上

  讲,“条件不成熟”是一种判断,条件已经成熟是一种判断,成熟不成熟要看从什么角度理解,也是一种判断。出台方式上讲,有直接出台、先针对新任官员出台、先设定赦免条件再出台、先出台再设定赦免条件等提议,各不相同。

  2月22日,《中国青年报》长篇报道安徽合肥庐江县的官员财产公开试验,困惑有两条,一是社会对官员财产公开的接受程度,二是核实官员申报财产的真实性。这两条,可以说都在人们的预想之中。

  前不久,浙江有纪委官员公开表示,推行官员财产的彻底公示,也要考虑社会接受度的问题,目前收入差距较大,官员财产网上彻底公示后,容易引起社会反弹,带来不稳定。这一表示,证实官员财产公开,困难不在于技术,而在于官员已经掌握的财产规模。

  可以说,正是这一现实,才产生了从是否要公开,到公开的时机和方式等无尽的纠结。官员的个人和家庭财产大大超过普通公众的水平,公开财产涉及官员面子上是否挂得住、民众基于财产现实的接受度和基于“大众政治理论”的认可度。由此,才有“条件不成熟”的说法。然而什么时候条件才会成熟呢,难道我们可以指望按现有态势,官员财产会减少,或者官民财富差距会缩小,从而某一天会适合于公开财产?

  财产公开先针对新任官员,只是选择那些财产较少者公布,这似乎对社会震荡较小,但实际上不过是一种选择性和自欺性的行为,而且官员新任职级越高,财产也会越多,一般而言,一个新任厅长的人,比一个新任科长的人,财产会多得多,真正全部公开财产,社会震荡也不会小,这种选择性公开还在官员中形成不同的管理。

  “赦免并公开”,不管赦免在先还是公开在先,都被称为“以赦免换改革支持”。然而,以赦免为条件的公开,如何争取民众的同意,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这能否换到改革支持,也是不大好说。

  总体而言,官员拥有的财产之多,不仅已经成了改革难以推进的滞后力,而且还成了一种深重的恐惧。改革是调整利益格局,是“第二次革命”。在数十年改革之后,官员财产积累到如此之多,与普通民众的差距如此之大,表明利益格局的调整中,谁得益,谁受损。改革从普遍得益、普遍赞颂的时代主题,变得形象不明甚至形象不佳,当是与此有关。

  现在的问题,实际上已经不是官员财产要不要公开、选择何时公开、以何种方式公开,而是财产公开制度的各种选择性条件基本失去,公开越快越好、越干脆越好,震荡即使存在,比起把真相蒙起来要好,越拖问题越大,可能的震荡越大。问题是累积而成,解决需壮士断腕。官员财产公开制度,提议在1987年。假如当时就立即着手,而非久拖不决,事情何至于达到现在这个地步?把问题拖到现在,不是使条件更成熟了,而是使条件更不成熟了,早有此制度,官员财产不会达到不敢或不好意思彻底公开的程度。

  如果说在1987年,乃至在十几年前,拖还有余地,现在连拖的余地也没有了。唯一的教训则是,一项利于官员清廉、政治清明的制度,在犹豫不决之下,变得越来越复杂,埋下的社会纠结越来越大。现在,迅速推出官员财产公开制度,已是事不宜迟,事不容迟。

  (刘洪波 知名杂文家)

来源:凤凰评论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