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政府改革

简政放权:开弓没有回头箭

作者:韩爱红  时间:2014-04-11   浏览次数:0

  转变职能、简政放权是政府部门的自我革命,注定是一个充满挑战的艰难过程。“开了弓哪还有回头箭,我们只能一抓到底、一往无前。”

  取消下放行政审批416项,取消和免征行政事业性收费348项,减轻企业负担1500多亿元;全国新注册企业增长27.6%,民间投资比重上升到63%,城镇新增就业1310万人……

  一张张稳中有进的答卷上,写满了简政放权的红利。

  转变职能、简政放权,是深化改革的“当头炮”。刚刚过去的2013年堪称“行政改革丰收年”,新一届中央政府着力加快转变职能和简政放权的步伐,拿出了让人眼前一亮的满意答卷。

  “今年将深入推进行政体制改革。进一步简政放权,再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200项以上。”2014年全国两会上,李克强总理在工作报告中铿锵有力的宣示,让十三亿中国人对于下一步行政改革的愿景更加充满信心,也在全国政协委员中引起了持续热议。做好“减法”,该放手时要放手

  填写表格、递交材料、录入信息,半个小时后,便将办理宅基地审批的事情办妥。这是不久前广西钦州市灵山县佛子镇芳兰村村民谢立民来镇国土资源所办证的场景。

  “以前总听说申请宅基地手续繁杂,要到镇上和县里跑好几趟,起码得花上三五天时间才能办妥,没想到现在政府办事效率这么高。”审批部门的高效快捷,让谢立民显得有些意外,他颇为感慨地说。

  这一变化显然要归功于去年以来钦州市国土系统大力推行的行政审批制度的改革。目前,包括农村宅基地申请使用初审权和审批权在内的4项管理权限已下放至乡镇,大大方便了基层百姓。

  钦州所发生的喜人变化,只是一年来全国范围内加快转变职能和简政放权步伐的一个缩影。

  近年来,行政审批环节多,办事效率低,以及“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种种现象,屡遭社会各界的“吐槽”。去年地方两会期间,广州市政协委员曹志伟展示的一幅长达4.4米的行政审批“万里长征图”,曾经引起了舆论的高度关注:一个投资项目从获得土地到办完手续需要经过20个委、办、局,53个处、室、中心,100个审批环节,盖108个章,缴36项行政收费,历经799个审批T作日。今年,他又亮出了一幅3米多的“人在证途”的长卷,细细数来,一个普通百姓一生要办的所有证件,居然多达103个,为办好一个个证件,不少人跑断了腿,磨破了嘴,消耗了大量的时间精力,也为滋生形形色色的腐败现象提供了空间。

  令人欣喜的是,2013年以来,各地大刀阔斧地推动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犹如掀起一场强劲的简政放权风暴。让上述这些不尽人意的情况已经大有改观。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政协委员们纷纷为新一届政府厉行简政放权取得的显著成效拍手叫好。

  政协委员们普遍赞同,在市场经济时代,政府要充分发挥市场在配置资源方面的决定性作用,凡是市场能够调节、社会组织、个人能够自行做好的事项,政府都应该放权;除了生命保障、环境保护、涉危涉爆等必须进行审批外,其他一般性的非行政审批事项都应该取消。

  “取消部分行政审批事项,其实是给改革以动力。把权力放进笼子,让企业活起来。”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小济说,去年工商登记制度改革,带动了社会投资和创业热情迸发,新登记私营企业增速达30%,是十多年来最高的。

  “转变职能,需要将错装在政府身上的手换成市场和社会的手。”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常委余渐富表示,行政审批事项过多、过滥,不仅破坏了市场配置资源的功能,给投资创业增加不必要的“门槛”,还易造成权力寻租空间。

  “把群众、企业、社会看成是长不大的孩子,怕孩子摔跤就小让他跑步,这孩子能长得大、长得好吗?”全国政协委员、云南盘龙云海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焦家良表示:“政府要下决心转变观念,真正地做到简政放权,把自己摆到服务者的位置上。”

  放管并重,服务监管要跟上

  降低市场准人“门槛”,诚信建设能否跟上?下放审批权,过剩产能会不会反弹?如何协调好“有形之手”和“无形之手”,全国两会期间,政协委员们纷纷提出意见建议。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表示:“有效的市场离不开有为的政府,脱离市场作用下的政府职能不可持续。”他说,政府应当切实加强市场监管、引导和规范市场行为,“放”和“管”两个轮子都要圆,这样车子才跑得稳、跑得快。

  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教授蔡继明提出,政府应该把该放的权力放掉,把该管的事务管好,简政放权绝不仅仅体现在行政审批数量的缩减上。在进一步加大简政放权力度的同时,还需要加强政府宏观调控职责,加强和改进监管方式,创新公共服务内容和方式,推动政府依法履职。

  “简政放权不是一放了之,要放管并重,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庆达投资有限集团公司董事长孙太利说。他认为,一方面,要通过减少行政审批事项,尽量降低准入门槛;另一方面,进入市场后,务必要更加重视对企业的行为、表现等进行监督,发现违法违规现象一定及时处理。

  “该管的没管好还普遍存在,现在很多环节存在管理不够、执法疲软的问题。”全国政协委员、石家庄以岭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吴以岭认为,要创新行政管理方式,“放”“管”要科学。去年以来,不少部门和地方政府在放宽市场主体准入的同时,相应建立严格的事中事后监管体系,特别是利用“黑名单”制度,使一些违法企业不仅在商圈里失去信誉,而且被冻结了申请贷款等商事行为,大大提高了企业的违法成本。

  放权之后,监管是关键,这一点已经形成普遍的社会共识。在呼吁强化监管的同时,政协委员们还普遍认为,构建服务型政府,“有形之手”不能越位更不能缺位,政府在简政放权的同时,应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加强公共服务和民生保障等方面。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认为,政府要有所作为,不仅体现在管住,还体现在管好上。“市场调节不是万能的,政府需要给市场以的引导,规避市场的盲目性,如在微观经济不必管得那么宽,但宏观调控政府却不能放任不管。”

  一抓到底,开弓哪有回头箭

  转变职能、简政放权是政府部门的自我革命,注定是一个充满挑战的艰难过程。“开了弓哪还有回头箭,我们只能是一抓到底、一往无前。”李克强在记者招待会上的鲜明表态,让代表委员们深受鼓舞。

  “一些地方和部门还有很多关键的审批权没有取消或下放。”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烟草专卖局局长姜成康说,在大量行政审批项目被取消下放的同时,有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依然存在着明减暗增、避重就轻、变相保留等问题,打折扣、搞变通,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不容忽视。

  行政审批制度改革,越往后难度越大。改革难点在于打破固化的利益格局,在于突破形形色色的部门利益、地方利益、行业利益。

  曾经担任过县政务中心主任的玉帕新委员举例说,每个县现在都成立政务中心,实现一站式受理,一条龙服务,确实大大方便了群众,但却有一些职能部门从部门利益出发,认为成立政务中心划分走了部门的权利,应进中心的一些审批权限没有纳入中心管理,存在“体外循环”现象。

  “简政放权要动奶酪,必须打破利益的藩篱!”全国政协委员、海南省政协主席于迅认为,简政放权实际上是放弃行业和部门利益,总理在报告中用“壮士断腕”来表达决心,我的理解是要用法律的手段,要用制度来治理部门利益、群体利益,解决这些不合理不合规问题,真正还社会公正公平。

  今年两会前夕,国务院各部门纷纷晒出自己目前保留的行政审批事项清单。以往被誉为“权力大户”的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仅保留25项审批权力。不少代表委员对这一“晒权力清单”的做法深表赞同,认为有助于锁定各部门行政审批项目“底数”,接受社会监督。

  “不仅国家部委要公开权力清单,省市县的权力也应该公开,并制定时间表。”全国政协委员、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说,不仅中央要改革,地方各级也要改革,不能中央放了,地方反而管得越来越多、越来越细,这就有违初衷。

  “简政放权必须一抓到底。”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大学校长王广谦认为,事情的关键在于落实,切实加大督察力度,防止中央的政策到下面走样变形。

  推进简政放权还必须全面清理“权力清单”之外的“二权力”。一些代表委员指出,国家出台利好政策,但一些地方存在变相保留审批权的问题,最典型的就是一些削减的行政审批事项,改头换面以非行政审批事项的形式出现,部分行业协会充当起“二政府”角色,影响了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成效。

  目前非行政审批事项的管理和定位混乱,并且游离于行政许可法之外,在审批过程中对权力监督制约少,暗箱操作空间大。同时,一些职能部门创设非行政许可审批事项,为权力寻租埋下了隐患。全国政协委员、内蒙古国际蒙医医院主任医师姚哈斯建议,要严格界定行政审批的概念,对于符合行政许可标准又确需保留的非行政许可审批,可以通过规范的程序上升为行政许可,不符合的坚决予以取消。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儿童心血管病中心主任刘迎龙主张,进一步加快推进事业单位分类改革,加快实施“政会”分开,大力培养和发展社会组织,推进社会组织明确权责、依法自治、发挥作用,推动行业协会和中介服务组织与行政机关真正脱钩。

  展望未来,期待更公开透明

  当前,我国的行政体制改革正步入深水区,面临一系列的硬骨头要啃。简政放权,其实不是一个新名词,从2011年1月1日到现在出现的网络搜索量“井喷”。那么,是什么导致这样魔术般的效果呢?简政放权的空间还有多大,到什么程度才算满意?展望未来,下一步又亟需从哪里破题?

  正如李克强总理反复强调,要加快配套改革和法治及相关制度建设,在有序推进“放”的同时,“管”也要跟上,切实做到放、管结合,简政放权成为深化改革的“马前卒”和宏观调控的“当头炮”。

  “简政放权仍然有很大的操作空间。”全国政协委员、崇左市副市长吴爱红表示,这需要以更大的勇气深化改革,把该放的权放下去、放到位,进一步把改革的红利和内需的潜力、市场的活力、创新的动力充分激发释放出来。

  简政放权需要更加公开透明,纳入法治轨道。说了减少,说了放权,可是究竟有多少行政审批事项是应该取消和下放的,哪些又是必须保留的,减少之后有没有再增加,这些疑问都盘旋在民众心中。只有打破这个“黑罩”,将各种行政审批事项向社会公开、接受社会监督,让所有人能够看清,我国的行政体制改革步伐才能真正加快。

  透明和公开也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报告》指出,确需设置的行政审批事项,要建立权力清单制度,一律向社会公开。清单之外的,一律不得实施审批。同时全面清理非行政审批事项。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生导师周文彰认为,市场经济本质上是法治经济,要努力做到让市场主体“法无禁止即可为”,让政府部门“法无授权不可为”,所以制定权力清单制度是依法治权的一个重要措施。

  迟福林委员表示,目前亟须系统梳理政府审批事项,制定“负面清单”,实现市场主体“非禁即准”运行机制。他主张,以负面清单管理倒逼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给企业创造明确的市场预期,“中央政府要带头尽快制定和公布权力清单,最终把负面清单管理纳入行政许可法,尽快在全国范围内推行。”

  在关注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同时,一些代表委员把目光投向更宽广的领域。“现在权力清单只涉及行政审批,今后应该覆盖行政处罚、行政征收、行政强制、行政裁决、行政确认、行政监管等全部政府行为。”全国政协委员、杭州市副市长谢双成说,同时还应建立权力程序清单,即公开权力运行过程,如某个审批事项有哪些环节,要多长时间完成等。

  政府要“瘦身”,更要健身。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校长蔡达峰建议,政府应当下力气强化自身建设促进行政体制改革,以公开透明为重点,努力走出一条以阳光政府带动廉洁政府、责任政府和法治政府建设的新路子。其中,廉洁高效意味着反腐将从治标走向治本,从偏重事前、事后管理向事中构建权力运行监督机制转变。

  发展无止境,改革无止境。新一届中央政府如何运筹帷幄,下好简政放权的先手棋,进而成就中国改革的宏伟大业,我们满怀信心地关注着,期盼着。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