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改革

法治需求与深度法治

作者:丁国强  时间:2017-02-13

  孙笑侠《法治需求及其动力》(法律出版社2016年10月第1版)从转型社会的法治需求角度切入来审视法治中国建设的社会动力和发展走向。作者敏锐地发现:“中国的法治化与社会转型共时相伴,一方面是社会转型带动法治化,另一方面是法治化推动社会转型,其间的互动与冲突并存。”法的本源是社会,法律本身就是一种充满复杂性而又不断发展变化的社会现象。从这个意义上说,法治与社会转型天生就是共生关系。社会转型调动了民众参与社会治理的热情和能量,也必然带来法治的变革,推动法治的成长和成熟。

  法治需求催生了法治共识,被需求才会有全面和深度的法治

  孙笑侠说:“只有当法治成为社会和民众的真实需求和刚性需求,才会有自身的动力。”法律是社会生活的产物,法治的真实需求来自于社会,来自于人民。人类对法治的需求是客观存在的,面对社会转型带来的利益冲突、社会矛盾以及权力滥用等问题,人们发现只有在法治轨道和程序优先的思维方式下,才会找到不同利益诉求对话的平台,才会找到把权力关到制度笼子里的有力武器。法治是社会变迁、经济发展、文化演进的必然选择。无论是为权利而斗争,还是为正义而奔走,都离不开法治。法治是必经之路、必入之门。正如孙笑侠说:“被需求的法治才是真法治,才会有全面和深度的法治。”冯小刚导演的电影《我不是潘金莲》揭示了法治需求增长与法理精神缺失所造成的尴尬和困窘。电影最后的台词说:各级官员没有任何一个人想刁难李雪莲,但为什么这事越办越糟?李雪莲走了还有王雪莲、刘雪莲……电影里的那些官员之所以同李雪莲难以沟通,说到底是对其执拗诉求和内心需求的隔膜和疏离。在民众对法治的需求量急剧增加的情势下,运用法理思维、法理逻辑比运用官本位思维、功利手段更富有调节性和吸纳力。

  法治需求催生了法治共识,法治秩序是重建社会信任,消除不确定性、不安全感的良药,法律程序是抵达公平正义、解决社会矛盾和纠纷的理性选择。公众对法治的需求,既有功利性的一面,又有超越功利的一面。法治既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手段,本身又是一种有序的社会生活方式。社会发展一旦步入法治轨道,就不可能是仅仅停留在短期打算或权宜之计。法律把人们的合理需求上升为权利和利益,法律表达了社会上大多数人的正当需要和合法利益,同时,法治又是对社会价值观念和社会理想的维护和守望。孙笑侠将敬畏心、同情心、同理心所构成的人与人的信任秩序称为“最深度的法治”。可见,法治需求是人的内在需求,既是一种利益需求,也是一种精神需求。法律既是社会控制和社会利益的工具,也是实现最大多数人最大幸福的一种动力系统。

  公众对法治的持久信任和信心来自法治需求的持续满足

  转型期法治注定要打破缓慢演进的节奏,在大量社会问题的倒逼下,在司法运作和制度安排上作出迅速回应。“规则之治”从来都不是静态的,需要在政治、法律和社会之间的紧张关系中反复博弈、衡量或者磨合。转型期法治不仅要将大量权利诉求导入法律程序来解决,而且要将大量社会问题置于法理语境来解释,将为权利而斗争的奔走转换为对法律精神的弘扬追求和对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的自觉运用。陈金钊认为:“在法治时代法理应该优于常理。实际上很多法理和常理也是一致的。法律人应该做的是把权利意识理性化而不是庸俗化。”只有将法理精神渗透到日常生活中,才能将公众的法治需求转化为推动法治变革的动力。

  社会转型带来了生活方式的转型。人们不仅需要法律,而且还需要法律生活。法治是一种社会关系,体现在日常生活中。孙笑侠对拆迁维权现象进行了法理分析,拆迁现象存在权利与权力的较量,权力与权利的冲突,反映了效率与公平、效益与法治之间的紧张关系,高度浓缩了中国法治的难题。解决这些法治难题,既需要法律思维,也需要社会理性。正如费孝通所言:“法治的意思并不是说法律本身能统治。”推动法治的是人,承载法治的是社会生活。孙晓楼说:“不要钻在牛角尖里求法律的真理,而忘了法律的本身是一个合于时代性、社会性、事实性的许多常识的结晶。”法律无法穷尽一切已经存在或可能发生的社会问题、社会现象。回归常识,既是对法律实质合理性的深刻把握,也是对社会结构、社会需求变化的积极回应。有学者认为:“法律常识实际上表达了人们对法律最初的情感与需求,它表达了人类最初对社会秩序的内在渴望。而这样一种需求,这样一种渴望,实际上是和人的本性相通的。”

  孙笑侠发现,在当下转型期社会,“主观愿望与法治秩序的实际供量之间存在不一致。”这种不一致既表现在利益冲突上,也表现在价值冲突上。法治需求既体现了社会发展进步,也体现了人的本质要求。公众对法治的持久信任和信心来自法治需求的持续满足。无论是司法体制改革,还是社会治理创新,都要贴近公众对法治的真实需求。

  法治动力影响着法治发展的方法和路径

  法治的首要任务是限制权力、防止权力滥用,这就决定了政府既是推动法治的主导力量,也是法治治理的重点对象。法治的真正力量源泉是人民群众。改革开放以来,人民群众权利意识、参与意识的增强直接推动了法治进程的加快。法治中国建设要精准对接人民群众的法治需求,着力建立起法治需求与供给之间的良性互动,通过法治实现公众对社会的合理期待。

  相对于政府推动、民间推动,法律人是法治活动中最活跃分子,也是推动法治的内行人力量。只有运用法律方法和法言法语观察、思考和判断国家和社会治理的各种问题,才能将政治问题、社会问题转化为法律问题来分析处理。法律职业共同体的建立为在法治语境下讨论问题、在正当程序中解决纠纷提供了可能,也使法治发展获得了最直接的建构力量、创造力量。

  (作者系西南政法大学特聘教授)

来源:北京日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