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政府改革

智怀 王少农 萧野:中国政府的职能

——《礼记·学记》中的领导方略

作者:  时间:2012-01-20   浏览次数:0

  

  开篇词

  感谢阅读,下面就中国政府的职能予以说明。

  按照传统,中国政府的正确职能是教化,中国政府的惟一职能是教化。除了教化,中国政府没有别的职能,也不可能有别的职能,也不应该有别的职能,人民也不允许政府有别的职能。教化是政府的功能,政府专为教化而设。政府是传播国家信仰、弘扬国家文化的场所。

  “教化”的意思是教育管理,从技术层面讲是管理,从精神层面讲是教育。精神指导技术,技术服从精神。政府千方百计教育人民要爱国。“爱国”是什么意思?爱国就是接受国家信仰,爱国就是弘扬国家文化。中国的国家文化与国家信仰是一个,即中国人的信仰。中国人的信仰是什么?是仁爱、和谐、真诚,简称爱和真。爱和真是中国三宝。这个“宝”不是珠光宝气,而是说宝贵的信仰。人有信仰始为人,国有信仰始为国。中华民族是有信仰的民族,中华民族是仁爱民族、和谐民族、真诚民族。在爱和真的全民信仰中,中国人聚到一起,愿意引领人类共同建设和谐世界。中国政府是和谐世界的建设者,是和谐的工具与力量,本身应是和谐。要提倡“和谐政府”,要认清“中国政府是和谐政府”。怎样才会和谐?教育才会和谐。

  本文是“重建文化政府”系列文章之二,上一篇是《中国公务员的修养》。本文继续深入主题,沿着信仰的正确方向开拓思想,作“精神复原”的恢复工作。以圣书为依据,不敢妄自立论。全文讲述《礼记·学记》昭示的中国政府职能,昭示领导方略。

  本文有个重要观念,那就是中国并没有“崛起”,而是在“模拟崛起”。中国在做崛起的演示与展示,正在努力寻求崛起。中国崛起得很辛苦,经过一百多年(从晚清算起)——六十多年(从建国算起)——三十多年(从改革开放算起)的探索,终于认识到:复兴即崛起。也就是说,中国在复兴中崛起。而复兴,是一个文化追忆的过程,也是一个技术模拟的过程。“模拟崛起”是正确的,好比先有军事演习才能投入实战。不演习何以作战?不模拟何以崛起?我们已经在《中国核心价值观》一文中解决了“中国具体的复兴目标是什么”这一重大问题,如今解决同一重大问题,即“中国具体的复兴模式是什么”。中国既然处在“模拟崛起”的阶段,就应该迅速找到崛起的模式、模型与模具。中国政府就是这个模具。从“模拟崛起”到真正崛起,关键在于模具要好。模具好,就能“真”。 既非揭下神秘面纱,亦非揭开宝物上的红绸,好模具之所以是好模具,就在于它是内在的模具,不是外壳。修房造屋必须先起脚手架,但脚手架还称不上模具。真正的模具是那张纸,是心中的设计。最好的设计是什么?最好的设计是本原设计。最好的建设是什么?最好的建设是复原。好模具是一个理念,一个恒定理念,能指导,有无形的魅影。因为是真理,所以好操作。本文的写作就是为了解决模具的问题,为中国政府找到恰如其分的定位,为中国政府找到恰如其分的着力点。本文申明中国政府的职能是教化,政府与人民“教学相长”,对内对外,这都是最佳模式。

  孔子谓韶:“尽美矣,又尽善也。”尽善尽美的是韶乐,韶乐的魅力在于和谐。正所谓“箫韶九成,凤凰来仪。”世界上没有完美政府,但有和谐政府。只要政府是和谐的,就能吸引人来完美,共襄盛举。当今中国正在复兴,中国政府亦必会复兴。由国家而政府,由政府而人民,和谐世界诞生在信仰的重建中,诞生在心灵的归位中,诞生在文化的秩序中。

  总则说明

  “发虑宪,求善良,足以謏闻,不足以动众。就贤体远,足以动众,未足以化民。君子如欲化民成俗,其必由学乎?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是故古之王者建国君民,教学为先。《兑命》曰:‘念终始,典于学’。其此之谓乎?”

   孔子说,“君王如果按照法则思考问题(宪,法则),求证良心,这样做足以有小名声(謏闻,音xiǎo wèn,小名声。謏,小),不足以感染众人。如果亲近贤才,体谅远臣,这样做足以感染众人,不足以教化百姓。君王(从下文意思看,本处的“君子”指君王)如果想教化百姓,成一时之俗(俗,礼俗,借指国家制度),他必须要通过学习吧(包括自身学习与引导国民学习这双重学习)?玉不雕琢成不了玉器,人不学习就不知圣贤之道。因此古时候的王者建立国家,统治人民,是以教学为先。我们殷商传下来的法典《兑命》上说:‘做事情要想到有始有终,依照法典学习治国。’它就是这个意思吧?

  孔子语气温和,道理不温和,在这里引用殷商法典《兑命》的条文,意在告诫君王:治国不忘学习,学习依照法典。孔子在这里作了三个说明:一,国家领导人的职能是带领人民学习。二,政府的职能是教化人民。三,人民是被塑出来的。通过在国家领导人带领下、政府实施下的教化,国家塑造了人民,人民也反过来塑造了国家。国家与人民相互塑造。所谓“国家塑造人民”,指国家按照古传的、记录在法典中的国家信仰引导人民,强迫人民接受国家意志,强迫人民接受国家文化,强迫人民接受国家生活,这三个强迫都是保护。人无国必亡,国无人必荒。所谓“人民塑造国家”,指国家对人民有三个强迫,人民对国家有三个接受。一旦接受,就从化外野民成为文明人,就可以享受人类独有的、国家保护下的幸福生活。

  总则:建国君民,教学为先。

  原理说明

  “虽有嘉肴,弗食不知其旨也。虽有至道,弗学不知其善也。是故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也。故曰:教学相长也。《兑命》曰:‘学,学半。’其此之谓乎?”

  孔子说,“即使有美味嘉肴,不吃就不知道滋味。即使有高尚的道德,不学习就不知道它好在哪里。因此人要学习才知道不足,要教育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知道了不足就可以自己反省,知道了问题出在哪里就可以自强起来。所以说:教与学相互促进。我们殷商传下来的法典《兑命》上说:‘学习就是学一半’。它就是这个意思吧?”

  孔子再次引用法典《兑命》的条文,强调人的思想要有出处。权威来自传承,教化因为有根。为什么人民需要教化?为什么教化是政府惟一的职能?孔子在这里做了三个说明:一,人的天生需求应该满足,好比美食需要品尝。人天生需要关怀,需要补充,需要更新,需要恒定。仁爱作为人类信仰,是得到整个天地人神明系统的有力支撑的。没有天关怀,地关爱,人的生命就不会出现。包容才有光,释放才有亮。就在这一收一放之际,人由精凝血,得气为人。中国人说“人活一口气”,什么气?灵气。孔曰仁,孟曰义,乃是先天浩然之爱,成就后天沛然之身。人需要关怀,人需要教化。教化是感恩,守法是知恩,明礼是报恩。为什么人民需要教化?就是要他知道感恩。感谁的恩?感国家的恩。国家于人有何恩?曰有天恩。有天才有地,有地才有家。国家作为共同家园,取像于天,取法于地,是天地众生乐园,万物滋养之所。人类作为众灵之一灵,当知神灵。作为众子之一子,当感众父。老子《道德经》说:“人之所教,我亦教之。强梁者不得其死,吾将以为教父。”也是这个意思。二,人天生有所不足,一定要有帮助。教化就是这种帮助。什么是教化?就是在信仰里合一,作精神引导。引导到哪里去?引导到母亲那里去。虽吃百家饭,还归一家奶。虽穿百家衣,还是一个身。政府教化人民善待精神母亲:国家的文化,并教化人民视家庭为天地,视天地为家庭,在人伦中建设和谐人生,这就是“以孝治天下”,中国之道。三,人天生互补,可以灵敏感知对方的存在,可以积极配合拯救。学习注重精神,重在激发天性。因此要学一半留一半,学一半悟一半。天人互动,天人合一。不贪心的学习是真学习,有空间的学习是智慧的学习,有弹性的学习是互动的学习,带祝福的学习是欢喜接受的学习,是圆满的学习。学习是为了完成,教化是为了实现,这一切都指向回归,希求精神复原。

   原理:教学相长。政府教化人民,同时,政府向人民学习。政府与人民互相学习,互相包容,互相帮助,互相激励。政府教化人民的同时,人民教化政府。政府与人民互相当学生。从功能设置上讲,政府是学校,官员是师长。从国家的高度看,政府也不是老师,政府与人民都是学生。政府与人民有共同的老师。政府与人民均以戒律为师,以精神为师,以信仰为师。目前,首都北京凝聚的“北京精神”,就是号召政府与人民共同以精神为师,和谐进步。

  一、政府的起源

   “古之教者,家有塾,党有庠,术有序,国有学。比年入学,中年考校,一年视离经辨志,三年视敬业乐群,五年视博习亲师,七年视论学取友,谓之小成。九年知类通达,强立而不反,谓之大成。夫然后足以化民易俗,近者说服而远者怀之,此大学之道也。《记》曰:‘蛾子时术之。’其此之谓乎?”

   孔子说,“古圣人设教,家族有闾塾,乡党有庠(五百家为一党,党是乡镇级别的行政单位,党的学校叫庠,音xiáng),州县有序(一万二千五百家为一州,术是州县级别的行政单位,州的学校叫序),首都有国学(国,国都。学,国学,国家最高教育机构)。在国学中,王室及贵族、官宦子弟每年入学(比年,每年),隔一年考核(中年,隔一年,第三年)。考核办法如下:第一年(指考核的第一年,不是入学的第一年,是入学的第三年)脱书考,问志向;第三年看敬业态度,看是否合群;第五年看否渊博,是否能跟上老师;第七年根据专业成绩选取为佐僚(‘友’是一种官职,专门辅佐),以上七年考核都通过叫小成。到第九年触类旁通,有贯彻执行能力(强立,指执行力强),不再反复,叫做大成。大成之后就可以统治百姓,改变风俗,使近者臣服(说服,通悦服),远者归化(怀,怀德归化),这就是大学之道(‘大学’一词的本义是王室学校,即国学,国家最高教育机构,直译为王太子长大成人的教育场所。‘大’是王室专用词,一人为大。周朝的元子、众子——后世称太子、王子——及卿士大夫之子在大学中,经过以上九年教育成人,开始治国)。《记》上说:‘蚂蚁衔土成室。’(蛾子,此处指蚂蚁。蛾通蚁)它就是这个意思吧?”

   孔子说话,时时有依据,处处不离经典。孔子在讲政府起源时引述的《记》是国家典籍。《春秋公羊传疏》记载孔子曾向老子“求周史记”,“得百二十国宝书”。“周史记”即周朝正典,含周礼、周易、周书等元典、法典、会典。孔子在本处引述的《记》即“周史记”,所讲述的是周朝王室学校建制,其中可见中国政府的起源。

  从我祖轩辕黄帝到虞夏商周,中国政教合一。政府就是学校,学校就是政府。最高级别的政府就是最高级别的学校“大学”(太学、国学)。没有政府之外的学校,也没有学校之外的政府。学校的设置就是政府的设置,学校的作用就是政府的作用,政府的起源就是学校的起源。我们在《太学赋》中说:“古太学之立也,具国之形。”就是这个意思。太学即大学、国学,是精神教化机构,与政府是一体。秦以后政府与大学分离,不在本文叙述范围。

   欲知我中国朴素的国家构成,可看下图:

  国家—— 一宫(君王家庭)、一庭(贵族议会)、一庙(宗教场所)、一学(教育场所)

  中国国家结构图

  为了概念更准确,也可以用下图表示:

  社稷—— 儒教天子、儒教法院、儒教神庙、儒教大学

  儒教国家示意图

  这两个图是一个图的AB面,立体看是一个整体。下面简单解说。

  一、国家即社稷。社是土地神,稷是谷神。老子说:“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不死的谷神是生命的起源,即生命种子。这生命种子是天地根本,永恒存在,在地为谷(穀),谷种。谷种生存的地方叫社,即土地。先有稷,后有社。稷寻求社,或说稷进入社,成为社稷。社稷是延续生命的所在,叫做国家。

  二,种谷的人叫“工”,收谷的人叫“王”。王即天子,是天选的人种。中华耕作文明,天子本是农夫。中国重农,故为中国。天子之家叫“宫”,仓也,也就是粮仓的意思。

  三,一宫,一庭,一庙,一学构成国家。这四样往往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浑然一体。其中宫与庭合称宫庭,庙与学合称庙学,宫庙、宫学、庭庙,都可自然组合,没有任何障碍。一宫指王宫,是天子的家,君王的家。天子即君王,“天子”是针对天说的,“君王”是针对人说的。夏王称“后”,是手拿工具的人。商王称“帝”,是通神的人。周王称“天子”(孔子称天子为天王),是国王。一庭指贵族议会,也是法院,立法、司法合一体。一庙是儒教祭司引导天子祭礼、祷告、占卜、演梦的圣所。一学即大学,是国家典籍库府,是档案馆,也是图书馆,也是学校,也是依据典籍办理国家事务的行政机关。是王宫学府,是前三者(一宫、一庭、一庙)合一的地方,即政府。针对王宫,大学是国家二级实体,是培养储君的地方,也是在很多时候实际行使君权的地方。针对贵族议会、法院,大学是行使执法权的地方。大学即政府。政府照规定(指国家典籍)执行王令。王令要经过学术过滤,经过典籍校正,方可执行。这是中国上古时的特别国情,反映了国家典籍的神圣庄严,天子亦必须遵守。这是中华文明形成的一个关键。针对庙宇,学校实为庙宇的一部分,教育即宗教。政教合一是政治与教育合一,也是政府与宗教合一。教化的“教”是教育的教,也就是宗教的教。除了宗教,别无教育手段,也别无教育目的。上古中国以宗教立国,与世界其他文明古国是一样的。中国是神国,中国是宗教的国度。因儒教是中国所有上古信仰、宗教、图腾的大总结,尤其是殷商宗教(原始儒教,即血祭祖先的殷人宗教)与周人宗教(社稷崇拜)的结合,使中国定性,故可称儒教中国。

  以上“国家三条”略说我中国的本来面貌,含政府的起源。

  二、政府的运作

  “大学始教,皮弁祭菜,示敬道也。宵雅肄三,官其始也。入学鼓箧,孙其业也。夏楚二物,收其威也。未卜禘不视学,游其志也。时观而复语,存其心也。幼者听而弗问,学不躐等也。此七者,教之大伦也。《记》曰:‘凡学,官先事,士先志。’其此之谓乎?”

  孔子说,“政府的教化,始于祭典。穿上儒服(皮弁,皮帽子),举行祭莱大典(祭莱,素祭,祭以野莱,多为水生植物,如蘋与藻),表示敬社稷(道,天地之道,本处指社稷:土地神与谷神。蘋藻等素莱是谷神所出,土地神所产)。《诗经·小雅》中的诗篇在祭典时一起吟颂三遍(宵雅,小雅。宵通小。因小雅诗通常是在夜宴时吟颂,所以叫宵。古时诗歌分为昼诗与宵诗,昼诗是劳作诗、行役诗,宵诗是宴饮诗、情诗。有情者的吟唱昼夜不息。颂赞诗不分白天黑夜),祭祀是做官的开始(肄,音yì,练习)。学官击鼓,召唤学士(进大学接受国家教化的王族子弟及贵族子弟叫学士)。学士们闻鼓而进,全部展示书箱(箧,qiè,箱子)中的经书,显示已经准备齐全,表示谦逊敬业(孙,通逊)。师长为学士准备好鞭子(师长有三种:师,指经师;傅,指辅臣;保,保育者,通称师辅。师、傅、保即三公:太师、太傅、太保,指太子师、太子傅、太子保,三公品级在九卿之上,合称三公九卿,九卿是王子以下卿士大夫的子弟的师长。三公九卿都是学士的师长。夏楚,指榎鞭与楚鞭,这两种木鞭是打人的。榎鞭是圆的,打人轻。楚鞭是方的,打人重。夏指夏木,楚指荆木),用来杀威。在入学之前,凡是没在神庙中进行占卜问神、举行敬拜昊天上帝的五年大祭“禘祭”的,不准进学(不敬神没有上学的资格),这样做为的是激励大志(游,激荡)。师长时时关照学士,反复训诫(观,视察,含关照之意),为的是让他保存心志,不要放纵了。年少的学士要听从师长教导,不要提问,接受就可以了,当学生不要越位(躐等,超越等级。躐:音liè,践踏)。这七样是教化的大纲。《记》上说:‘凡是入学受教者,官员先学做事(事,本处专指践习祭典),学士先要立志’(大学有三种人,三种分工:师长负责教化,官员负责祭典,学士专门学习)。’它就是这个意思吧?

  孔子指出:政府的运作办法是在教育中让接班人成长,办事人员要服务于公众,现在的执政者要为将来的执政者服务,创造条件。具体而言,政府的运作是用宗教的办法,在祭祀中进行神性的操练,在典礼中熟悉国家制度,在经书的学习中认识到人的规范。孔子说政府的运作,说得很细,一一列举,共有七条,可称为“七政”,是对《书经》所指“五政”的引申、补充与完善。《书经》五政是人政,再加上以社稷为纽带的天地二政,即为七政。七政又称七教。孔子指出,这是国家教育政府,政府教育人民的大纲。

  什么叫国家?我们已知国家三要素为国家信仰、国家机器、国民,具体而言,按照周礼,国家指社稷。宫与庭不能称国家,政府不能称国家,唯有神庙可以称国家。国家的概念锁定在神学上,以确保国家的神圣性。能够象征国家、也能够指着说“这就是国家”的地方是社稷(社稷之庙)。现在北京市的儒教神庙保存得很好,政府为保存连续性作了很多有益的工作。有精神保护才有物质保护,文物保护的实质是信仰保护。北京的儒教神庙是参照南京的儒教神庙、严格按照周礼修建的,这就叫“迁都不迁庙,迁都不迁文。”北京儒教神庙是明朝的物质文化遗产,体现了信仰传承。明朝继承周礼、汉制,清朝继承了明朝文化,我们在北京熏陶明清文化,要看到里面有生生不息的文化传承,周礼、汉制是国家之本,儒教神庙是国家之魂。现在北京的“六坛一庙”:天坛、地坛、日坛、月坛、先农坛、社稷坛、太庙,是“周礼汉制”的产物,是中国人信仰传承的活见证,是正大庄严的祭祀场所,是国家文明的核心,是我神明保佑万民之所,闻者起敬,亲者得福,要继续好好供奉。其中,天坛是天子祭天子之所,天坛祈年殿供奉有我中华民族最高神、民族神、保护神昊天上帝之神位。天子不知天,天子需要祭司指引才能祭天,天子不能自己祭天。祭司、儒者告诉他:以大道为天。地坛祭地,其理同此。天子不知地,虽然脚踏大地,却不知地在哪里。祭司、儒者会告诉他:以德为地。天道地德,就叫道德。日月即龙凤,即金银,即水火,中国人的阴阳观从自然得出。日坛祭日,月坛祭月,是在合阴阳。日月二坛是天子祭日月、合阴阳之所在。先农坛是天子祭上古农神之所在,申明中华民族以重农为美德,以农为祖,以劳作为根基,是不吃天地白饭的民族。太庙为祭祖之所在,是天子祭祖的家庙,凡国有大事,需告慰家庙,勿让祖灵受惊。所有神庙之核心为社稷坛,是天子祭地、祭谷神的神圣所在。祭地表明是国主,祭谷神表明是生命之主,合祭表明要珍视、善待地球上的生命。天子不但要为万民作主,更要为万物作主、万灵作主,做上天的代理人,不负创造之恩。以上“六坛一庙”是国家宗庙,其中的社稷坛是国家的直接象征。

  六坛一庙合称七庙,七庙乃有七教。圣人设教是设神,设神是设心,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引人向善,归向吾神。国家以宗庙为根基,政府诞生在宗庙中。前面已经讲到,“学”本是“庙”的一部分,学是庙学。作为大学的政府,与作为政府的大学,诞生在庙中。圣人因天命教化万民的场所是庙学,天子演礼以申天命,政府是天命执行机关。下面简述七教,核心教义是:要用宗教来进行教化。七教即七种教化,是政府运作的七种办法。

  第一教化:祭祀为先。敬天才能治人,敬祖才能治国。

  第二教化:熟悉诗篇,以典常治国。不学诗,无以言。《诗经》之“颂”记载中国人的老古信仰,《诗经》之“雅”申明君臣关系,《诗经》之“风”是民风民俗汇总。

  第三教化:统一号令。即闻鼓而进。要有纪律,训练自觉性,强化理性。

  第四教化:遵守法律。即要有鞭子。

  第五教化:考核资格。考核资格是为了看他的心是否真诚,是“混”还是“进”,混必反,进必成。

  第六教化:训政不已。事为政不如言为政,把人训服了,他自己知道怎么做。

  第七教化:服从为天。不许问,不许慢。不是不让问,是没有问的资格。不是不许慢,是不懂慢的技巧。要求繃紧、顺从,就是要在最短时间内统一思想,磨炼意志,熟悉程序,提高业务水平。

   以上七种教化是科学的七种训练,是程序教育。何谓程序?就是本性觉醒。引导人进入教化的程序,进入被教化的角色。

   统说七教:一要祭祀为先,二要熟悉诗篇,三要统一号令,四要遵守法律,五要考核资格,六要训政不已,七要服从为天。一句话:要服从。

   诸学士举行祭典时所颂之诗篇为《诗经·小雅》中的《鹿鸣》、《四牡》、《皇皇者华》这三篇,是《小雅》开头三篇,申明君臣大义。谨录如下: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将。人之好我,示我周行。呦呦鹿鸣,食野之蒿。我有嘉宾,德音孔昭。视民不恌,君子是则是效。我有旨酒,嘉宾式燕以敖。呦呦鹿鸣,食野之芩。我有嘉宾,鼓瑟鼓琴。鼓瑟鼓琴,和乐且湛。我有旨酒,以燕乐嘉宾之心。(《鹿鸣》)

  四牡騑騑,周道倭迟。岂不怀归?王事靡盬,我心伤悲。四牡騑騑,啴啴骆马。岂不怀归?王事靡盬,不遑启处。翩翩者鵻,载飞载下,集于苞栩。王事靡盬,不遑将父。翩翩者鵻,载飞载止,集于苞杞。王事靡盬,不遑将母。驾彼四骆,载骤骎骎。岂不怀归?是用作歌,将母来谂。(《四牡》)

      皇皇者华,于彼原隰。駪駪征夫,每怀靡及。我马维驹,六辔如濡。载驰载驱,周爰咨诹。我马维骐,六辔如丝。载驰载驱,周爰咨谋。我马维骆,六辔沃若。载驰载驱,周爰咨度。我马维骃,六辔既均。载驰载驱,周爰咨询。(《皇皇者华》)

  三、政府的作息

  “大学之教也,时教,必有正业,退息必有居学。不学操缦,不能安弦。不学博依,不能安诗。不学杂服,不能安礼。不兴其艺,不能乐学。故君子之于学也,藏焉,修焉,息焉,游焉。夫然,故安其学而亲其师,乐其友而信其道,是以虽离师辅而不反也。《兑命》曰:‘敬孙,务时敏,厥修乃来。’其此之谓乎?”

  孔子说,“政府的教化工作叫时教(应时而教),教做正事。要有作息时间,放假在家也要学习,叫做居学(居家学习)。居学是自学,主要是操琴,颂诗,学穿衣(儒服)这三样,这叫‘游于艺’。不学操琴(缦,琴弦。琴特指古琴),就不能安弦(意思是自己不能安好弦就不能安好别人的弦,做人是调弦)。不学博采众家(博依,采证百家之言),就不能称诗教。不学穿各种儒服,就不能自如演礼。总之,教育主要是在艺术中兴起,让人乐学。没有艺术,教化就显得‘干’,就不能让人乐学。因此君子的学习有四种方式:藏学(学问藏心中),修学(自修),息学(以休息为进步,在休息中进步,在作息中把握进步的节奏),游学(遍访名师益友),这叫‘君子四学’。做到这样,就会安心学习,亲近师长,能交朋友,能做事,因此即使离开师辅(师辅,师长专用词),也不会造反。《兑命》上说:‘恭敬谦逊(孙,通逊),应时教化(敏,敏于行),人的修养就可以形成(厥,虚词)。’它就是这个意思吧?”

  孔子指出:一,要有作息时间。人要休息,国家要有节奏,合自然之道,要在天性中作事。合天性叫人性,人因教化合于天。二,工作要有艺术。人不是机器,要有灵动性,要有乐趣,这样工作才有意义,执行成了快乐。生命活起来,叫生活。生命动起来,叫工作。无论生活还是工作,都合乎天性。

  四、政府可能出现的问题

  “今之教者,呻其佔毕,多其讯,言及于数。进而不顾其安,使人不由其诚,教人不尽其材,其施之也悖,其求之也佛。夫然,故隐其学而疾其师,苦其难而不知其益也。虽终其业,其去之也速。教之不刑,其此之由乎?”

  孔子说,“如今的教化者,只知道吟颂前人诗篇(呻,吟颂),看着简牍出神(佔,音zhàn,看。毕,简牍),假装多提问(讯,问),说他教了多少遍(意思是只顾完成任务,重量不重质),支使人的时候不本着真诚(使人,役使人),教导人的时候不尽力,因此他所给予的都成了悖论(言行不一致,做出来的行为与他所依据的圣贤书相反),他所要求的也不对(佛,音fú,通弗,不是,不对)。这样的后果是:师生都不尽力,有所隐藏,学士痛恨师长假模假样,对于工作觉得辛苦、困难而且不觉得有什么用。即使学完了,工作考核过关,离散必然很快,走不到一起。教化不成功(刑,通形,形成,成功),它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吗?”

  孔子在向我们提问,答案是肯定的。教化不成功,在于教化者不真诚,没别的原因。政府可能出现的问题,是为何教化不成功的问题;教化为何不成功的问题,是为何不真诚的问题。儒教全部的学问是求真诚,圣人云“至诚无息”、“不诚无物”。国家既然是真诚的国家,政府应该是真诚的政府。政府只有用真诚的教化,才能正确规范自身,才能正确引导人民,才能确保人心不散,社会不乱,将人纳入国,将国纳入天地秩序中来。

  五、教化的办法

  “大学之法,禁于未发之谓豫,当其可之谓时,不陵节而施之谓孙,相观而善之谓摩。此四者,教之所由兴也。”

  孔子说,“政府的教化办法有四样:控制事情不发生,这叫预防为主(豫,通预,预防);只做该做的事,这叫得时;不以下犯上(陵节,通凌节,欺凌长上,不知大节),这叫顺服(孙,通逊,谦逊顺服);互相学习进步,这叫观摩。这四样,是教化兴旺的原由。”

  孔子在此说的“教化四法”,最紧要一条是预防,控制事情不发生。怎样才能预防?打掉念头。怎样打掉他的念头?移其性,坚其心,攻其志,明其诚。真诚感化,恩威并施。恩,白给好处才叫恩,不求回报才叫恩。恩外施恩,恩上加恩。恩以动情,叫恩情。威,是要他知禁忌。国家以禁忌为法宝,依靠禁忌进行统治。此中教义,我们在《和谐之门:建设和谐世界的中国原则》中有说明。

  六、六种情况不是办法

  “发,然后禁,则扞格而不胜。时过,然后学,则勤苦而难成。杂施而不孙,则坏乱而不修。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燕朋逆其师,燕辟废其学。此六者,教之所由废也。”

  孔子说,“事情已经发生了才去禁止,就会打架,并且打不过(扞格,防御与进攻。扞,音hán,格斗时防守)。过时才去学,就会很辛苦,并且很难成。什么都一起上,就会无所适从(孙,通逊,顺从,本处指适应、适从),并且败坏原有格局(不修,很难修复)。独学无友,就会孤陋寡闻。成群结队游荡就会叛逆师长(燕朋,闲游交友),越玩越邪就会荒废正业(燕辟,淫邪)。这六样,是教化失败的原因。”

  六种失败归为一种失败:心散了。

  七、口头教化

  “君子既知教之所由兴,又知教之所由废,然后可以为人师也。故君子之教谕也,道而弗牵,强而弗抑,开而弗达。道而弗牵则和,强而弗抑则易,开而弗达则思。和、易以思,可谓善喻矣。学者有四失,教者必知之。人之学也,或失则多,或失则寡,或失则易,或失则止。此四者,心之莫同也。知其心,然后能救其失也。教也者,长善而救其失者也。善歌者使人继其声,善教者使人继其志。其言以约而达,微而臧,罕譬而喻,可谓继志矣。君子知至学之难易,而知其美恶,然后能博喻,能博喻然后能为师,能为师然后能为长,能为长然后能为君。故师也者,所以学为君也。是故择师不可不慎也。《记》曰:‘三王四代,唯其师。’此之谓乎?”

  孔子说,“君子(此处指学士、学官)既然知道教化兴盛的原因,又知道教化失败的原因,然后就可以为人师表,统率万民。因此,君子的教化(教谕,口头教化),应该是这样的:引导而不牵强(道,通导,引导),强势而不打压,打开心志但不着急到达(意思是共进)。引导而不牵强就可以做到和谐,强势而不打压就可以使他进步(易,进步),打开心志但不着急到达就可以引发更多思考。和谐、进步,乃至共同思考,这样的引导才算明白。接受教化的学士容易有四种过失,教化者应该知道。人的学习,有时学多了会错,有时学少了会错,有时进步了会错(意思是不该进步时擅自进步。进步应是整体,而非个人),有时止步了会错。四种过失,学士常犯,各自的动机不一(心,本处指动机)。教化者考察他的动机,找到原因,就可以拯救他的过失。所谓“教化”就是增长人的良善并且拯救他的过失。会唱歌的人使人相和,会教育的人使人立志。教化者的话应是简单明了,直达人心,话轻道理明(臧,通彰,彰显、显明),少打比人也明白,这样做可谓善于传承。君子知道做学问的艰难与容易(至学,达到境界),并且知道自身的优点与缺点,然后就能无师自通,说话能博喻,自由打比。能博喻就能当老师(意思是能引导了),能当老师就能做官,能做官就能做君王。因此说,老师的职责是教育学生学做君王(指通过觉悟自立自强),所以选择老师不能不慎重。《记》上说:‘尧舜禹这三个圣王,虞夏商周这四个朝代,统治中国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老老实实做好老师。’就是这样说的吧?”

  孔子在此详说口头教化的办法,扼要是传之以道,成之以德。口头教化有三重境界,也就是提高说话水平的三个阶段,亦即政府说服人民的三种方式:一是善喻。千方百计打比来听,义、利都来,不说不知好歹,不说不知利害。毛主席就是善喻的。二是罕喻。少打比,有话直说,真诚的力量无限。朱镕基就是罕喻的。三是博喻,这是最高境界。我们的领导人胡锦涛主席就是博喻的能手。胡主席提出共同建设和谐世界,这在古今中外都找到了思想的共鸣。以上是口头教化的三重境界,要深入研究,用心体悟,对当今公务员提高说话能力、执政能力、勾通能力,特别是提高会务(办会)能力,大有益处。

  关键在于,口头教化不是为了耍嘴皮子,而是为了通过言语引导,心灵相接,激发受教者的德行。人都是被塑造出来的,你说他好他就好给你看,你说他坏他就坏给你看,你什么也不说他就会听别人说。但教化不在于“抢先下手”,在于真诚。什么时候真诚都有用,什么时候教化都不迟。当今公务员要做勇于担当教化神圣职责的道德官长。

  八、行为教化

  “凡学之道,严师为难。师严然后道尊,道尊然后民知敬学。是故君之所不臣于其臣者二:当其为尸,则弗臣也;当其为师,则弗臣也。大学之礼,虽诏于天子无北面,所以尊师也。善学者,师逸而功倍,又从而庸之。不善学者,师勤而功半,又从而怨之。善问者如攻坚木,先其易者,后其节目,及其久也,相说以解。不善问者反此。善待问者如撞钟,叩之以小者则小鸣,叩之以大者则大鸣。待其从容,然后尽其声。不善答问者反此。此皆进学之道也。记问之学,不足以为人师,必也其听语乎?力不能问,然后语之。语之而不知,虽舍之可也。良冶之子,必学为裘。良弓之子,必学为箕。始驾马者反之,车在马前。君子察此三者,可以有志于学矣。古之学者,比物丑类。鼓无当于五声,五声弗得不和。水无当于五色,五色弗得不章。学无当于五官,五官弗得不治。师无当于五服,五服弗得不亲。”

  孔子说,“教化之道在于师道尊严。求学、求治,严师最难,威官最难。师长威严然后就显出道德尊贵,道德尊贵然后人民就知道敬重政府。因此,君主有两种情况不敢把臣当臣(意思是极为尊崇):一是臣子在祭祀时作祭主(尸,祭祀术语,活人扮祖先,作受祭之主),不敢当臣。二是臣子在教化时当师长,不敢当臣(此即儒者为帝王师之传统)。政府的规矩是,即使有君主的命令,依然不敢把师长当臣看(意思是敬师即敬道,敬道即敬天。天子师比象于天,天子之师比天子‘大’)。善于学习的人,老师很轻松,事半功倍,并且愿意跟从,能够起用。不善于学习的人,老师很辛苦,事倍功半,还有怨言。善于提问的人好像伐木,先易后难,剔除枝叶,再砍树身,砍得久了,大树就解体(说,通脱)。不善于提问的人刚好与之相反,一开始就把自己难倒了。善于回答问题的老师好比撞钟,轻轻撞就小鸣,使劲撞就大鸣。等撞得熟了就从容不迫,自有节奏,然后尽情发声。不善于答问者与之相反。以上说的都是进学之道。死记硬背的学问,凭此不足以为人师,要想当老师,行教化,必须要学会‘听话’对吗?(‘听话’指善长聆听)让他问个够,够到不能问了,然后告诉答案。已经告诉答案了他还不开窍,就算了,不强行灌输,自有懂的一天。上等冶炼师的儿子,不会冶炼也必会做衣服(意思是会做一就会做二,手工活相通);上等弓箭师的儿子,不会做弓箭也必会做簸箕(意思是会做难就会做易)。刚开始驾马车的人与之相反,因为手生,反被物役,弄得车在马前,马拉车变成车拉马。君子好生考察这三种现象,可以窥探事物的奥秘,明白常理,立志不难。古时候的学者,善于同类比照,知道不足(丑,不足)。鼓不仅有五声(指宫、商、角、徵、羽),因此五声不得不和。水不仅有五色(指赤、黄、青、黑、白),因此五色不得不亮。学习也不只做五官(指司徒、司马、司空、司寇、司士),因此五官不得不做,并且得做好,做到治理不乱。当老师也不只是教人穿五服(指斩衰、齐衰、大功、小功、缌麻),因此大家不得不跟着穿五服,并且都很尽孝。”

  孔子指出,行为教化的关键在于师道尊严,师道尊严的关键在于行得端正。作为官长,有道有术。“有道”指有传承,有授命,有纪律,有任务。以任务为官长,以使命为天然领路人。“有术”指要有在教化之上的手段才能实施教化,俗称“留一手”。藏有后手、绝招,能抓紧人心解决问题,这样当他“放手”时,大家就会感到“放心”。

  箴 言

  “君子曰:大德不官,大道不器。大信不约,大时不齐。察于此四者,可以有志于本矣。三王之祭川也,皆先河而后海,或源也,或委也,此之谓务本。”

  孔子说,“我听古时候的君子讲:有高尚德行的人不用做官(意思是不依赖官职而自然教化),有高深道行的人不拘泥于一物(意思是能役使万物)。最讲信用的人没有约定(意思是天然有约),大时代会有小差异(指人心不齐,也不必齐。人心不古,也不必古)。明察这四样,可以有志于治国了(本,本职)。遥想尧舜禹三圣王举行祭水的典礼时(祭水是祭一切生命,水是生命之源。中国生命哲学认为生命从水而来,太一生水),先祭河,后祭海,因为河是海的源头。天下之水或为源头,或为终端(委,汇也),都是一个水。得水就是得生命,这就叫务本。”

  本是一木。一木成林,因为有根。根本深藏地中,人心来自天上。良心是治世良药,道德是治国古方。政府以教化为职责,世人就以政府为归依。顺风是动,逆风是静。鹰翔于天,高飞逆风则静止,以览万物。人性不可逆,逆则伤元。国人不可顺,顺则无成。坚持赢得支持,支持成了支柱。古道不废,人心不毁。中国有希望,世界有希望。

  (智怀 王少农 萧野,合著《中国人的信仰》,20106月团结出版社出版)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