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改革

刘颖:型期中国基层调解的困境与反思

作者:刘颖  时间:2013-11-09   浏览次数:0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当代中国面临的纠纷亦逐渐趋于多元化和复杂化。在此大背景之下,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成为了学界研究的热点。近年来,无论是在法学界、政治学界、社会学界,抑或是历史学界、管理学界,关于多元化解决机制的研究成果汗牛充栋。然而,目前已有的相关研究成果中,大部分更加关注多元化纠纷解决的理论框架建设,对该方面的实证经验分析却非常不够。单纯地从理论上进行研究调解机制显得有些“空中楼阁”的意蕴,正如董磊明博士所言:“从整体上说当前关于中国农村纠纷调解机制的研究,仍然给人隔靴搔痒的感觉,它们展现的似乎都是‘书本上或黑板上的民间调解’,而不是‘村庄生活中的民间调解’。”[①]因此学界对调解机制的研究应“成为村庄生活中的民间调解”,就需要有充实可靠的材料与数据等信息予以支撑。汕头大学法学院张勤博士新近出版的《当代中国基层调解研究——以潮汕地区为例》(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以下简称《基层调解》),与传统思辨性的调解研究成果不同。该书大量地运用参与观察和访谈等实证研究方法,从法治、历史变迁和乡村司法等多维度出发,以国家政权建设和基层调解的制度化、基层调解的乡土化为研究路径,并以当代潮汕地区为时空坐标,为我们铺开了一副完整又清晰的当代基层调解画卷。

  一、宏观评析:视角的独特性与研究方法的新颖性

  (一)视角的独特性

  与其他相关调解著作相比,《基层调解》以基层纠纷解决和潮汕地区为视角,多维度视角下的基层调解包括人民调解、民间调解、诉讼调解、行政调解等多样形态,以乡镇司法所、综治办、信访办、人民法庭、派出所、人民调解委员会、民间组织为调解主体。应该说,多维度视角的研究几乎包含了所有涉及乡村的基层调解主体和组织形态。

  另外,潮汕文化、广府文化和客家文化共同组成了岭南文化,但与后两种文化所不同的是,潮汕文化兼具保守性和开拓性两种特性。在此意义上,潮汕地区可谓是当代中国的缩影,即兼具东部的开放性与中西部的保守性,因而以潮汕地区为视角具有典型意义。

  (二)研究方法的新颖性

  全书的研究方法主要有文献研究法、参与式观察法和访谈法三种。尤其是参与式观察法和访谈法的运用,是全书的一大亮点。

  参与观察法,是研究者深入到所研究对象的生活背景中,在实际参与研究对象日常社会生活的过程中所进行的观察。该方法尤其适用于研究人类生活所体现的当时社会文化背景,研究事件的发生过程,人们与事件的关系以及组合,事件的时间连贯性和模式。特别适合于探索性研究、描述性研究和旨在进行理论阐释的研究。[②]与其他研究方法相比,参与观察导致研究者把他自己的看法和观点强加于他试图理解的那个社会世界的可能性最小,它常常是在“没有先入之见”的情况下进行这种探讨的。因此,参与观察法是获得可靠真实第一手资料的最好方法。这一方法在全书中得以广泛巧妙地运用,如深入对乡镇司法所、人民调解、综治信访维稳中心、信访办、人民法庭等调解组织之内,观察其运行流程和现状等。参与观察法弥补了短时间访谈了解不深的缺点。书中大量的案例、数据等信息都是来自于参与观察法所获得的,如张秋英离婚案、许立禾铺面租赁合同案、金莉芳债务纠纷案、上都镇综治信访维稳中心咨询类案件统计分类表等等。

  同时,访谈法也是本书中运用的另一主要研究方法。访谈法是指调查者依据调查提纲与调查对象直接交谈,收集语言资料的方法,是一种口头交流式的调查方法。由于访谈调查收集信息资料,主要是通过访谈员与被访者面对面直接交谈方式实现的,具有较好的灵活性和适应性,又由于访谈调查的方式简单易行,即使被访者阅读困难或不善于文字表达,也可以回答,因此它尤其适合于文化程度较低的成人或儿童这样的调查对象,所以适用面较广。访谈法又分为非结构性访谈和结构性访谈,书中根据研究主题的需要,分别使用了这两种具体的方法。如对村落权力结构中的调委会研究时,即采用了结构性访谈的方法;而对三区县市10个司法所的研究,则采用了非结构性访谈的方法,以漫谈的方式了解司法所的现状等。

  故而,从宏观角度而言,视角的独特性与研究方法的新颖性是该书的两大特点。一方面为我们了解潮汕地区基层调解制度的运作以及现状提供了样本,另一方面也为民事诉讼法学、法律社会学、法律史学的交叉研究提供了新的思路。

来源:社会学视野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