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中国改革论坛网微博
中国改革论坛网RSS订阅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对外开放 > 世界经济

发展中大国富豪生活调查

作者:  时间:2008-04-17   浏览次数:0

“我们刚吃上肉,他们吃鱼翅了;我们刚解决了‘三代同居’的难题,他们住上豪华别墅了;我们刚戴上金项链,他们换成珠宝玉石的了;我们刚喝上啤酒,他们又开始青睐百年苏格兰威士忌了……”——这则在网上流传颇广的“段子”,反映的是发展中国家居民对跟上全球致富脚步的稍显急迫的心态。
  在全球化链条中影响越来越大的发展中大国,一批新兴阶层出现并迅速崛起,他们通过各种途径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也吸引了许多关注的目光。
  尽管离“贵族”还有几代的距离,但在这些本来十分“贫穷”的国家中,富豪们的生存状态和生活方式仍然引起关注和效仿——他们的生活成为时尚的标志,他们的富裕程度更是评价这些发展中国家文化、经济、社会等各方面发展进步的重要依据之一。
  发展中大国富豪生活调查
  俄罗斯富豪,追求另类刺激

  《环球》杂志驻莫斯科记者/郝薇薇
  诞生于上个世纪90年代的俄罗斯富豪,在发迹后的十几年时间里,不仅迅速掌握了欧美巨富的奢侈生活经验,还不断尝试一些令人咋舌的消遣新方式。
  这些光怪陆离的“新生活”发端于苏联解体后那个混沌的改革年代。有些富豪从穿阿玛尼、喝上等的波尔多酒开始,之后大肆采购豪宅、游艇、飞机甚至足球俱乐部,到现在为寻新鲜刺激则甘愿倒掏钱扮乞丐、当妓女。
  成箱拎回阿玛尼
  上世纪90年代初,俄罗斯进行私有化改革,一些头脑精明的俄罗斯人使用一些独特的手段将巨额国有资产据为己有而一夜暴富。这时,好莱坞电影《漂亮女人》中那个风流倜傥、穿着阿玛尼出入高档宾馆的成功商人爱德华·刘易斯(由理查德·吉尔扮演)成了这些刚刚“脱贫”的俄罗斯人的偶像。
  俄罗斯亿万富翁亚历山大·斯莫连斯基当时还是个刚出道的银行家。每次到欧洲出差,他都会带回一箱阿玛尼男装:两套西服、两件衬衣和两条领带。这些舶来品不但自己穿,他还送给银行里的各位副行长,为的是让他们看起来也像个“成功的西方银行家”。
  那个时候,对于刚刚睁眼看世界的俄罗斯人来说,西方世界的繁华喧嚣似乎有些令人难以置信。不过,几年过后,俄罗斯人的眼界和品位就有了一次“蜕变”。西餐厅里彬彬有礼的服务生、晶莹闪烁的蒂芬尼灯饰、轻柔的音乐以及动辄2万美元的餐费已司空见惯。
  在很多人眼中,喜欢穿T恤衫和运动夹克的俄前首富霍多尔科夫斯基是个生活低调的人。但1997年他在莫斯科一家高档法国餐厅和朋友一起庆祝新年时,餐桌上却赫然摆着4000美元一杯的法国波尔多葡萄酒。
  打造最豪华游艇
  1998年的金融危机过后,随着国际油价逐攀新高,俄罗斯国内经济形势逐渐好转,主要从事自然资源行业的俄罗斯富豪也赚得盘满钵满。而这时的俄罗斯亿万富翁又有了新的追逐目标:欧洲古城堡、豪华游艇、私人飞机甚至美国B-52 轰炸机。
  进入21世纪后的一些俄罗斯亿万富翁具有一些相同或相似的生活嗜好和消费习惯。一般来说,他们会在莫斯科市中心购置一套总面积不少于500平米并带有游泳池和冬季花园的豪宅,在莫斯科郊外一个叫卢布廖夫卡的富人区拥有一套总造价不低于2000万美元的别墅。此外,他们还喜欢购买法国蓝岸和意大利撒丁岛上的别墅、克罗地亚的岛屿、瑞士的城堡、滑雪胜地阿尔卑斯山间的小别墅以及伦敦、巴黎、蒙特卡洛和纽约等大都会的高档寓所。
  他们通常拥有一架或几架私人飞机,其中最“炫目”的当属阿布拉莫维奇的改装版波音767客机和叶利钦的外孙女婿、俄“铝业大王”奥列格·杰里帕斯卡的第五代“湾流”飞机。至于游艇,则要专门订制,船身长不小于52米,造价则不低于4000万美元。
  名车和美女更是必不可少。最新款的法拉利、兰博基尼和玛莎拉蒂仍是俄罗斯外省富豪的最爱,对于莫斯科寡头而言,低调的奔驰、宝马和奥迪才最流行。
  给妻子的生活费一般是2万美元一个月,情人则要多些——25000美元——还不算购买奥迪TT的钱。当然,为了让后代继续留在他们花钱挤进去的欧洲上流社会,俄罗斯亿万富翁通常把子女送到瑞士的国际寄宿学校或英国的伊顿公学学习。
  在追赶欧美富豪和中东石油大亨的道路上,俄罗斯人创造了诸多世界第一。已成为美国公民的俄裔亿万富翁列昂纳德 ·布拉瓦特尼科不久前以1亿5000万美元的天价购得位于纽约市中心的一套面积达3000平米的世界最昂贵公寓,而日前正在意大利热那亚湾建造的长达133.5米、拥有两块停机坪、造价高达1亿4000万英镑的世界最昂贵私人游艇的主人据说也是某位俄罗斯富商。
  把汽车工厂当玩具
  近年来,一些俄罗斯富豪开始对一些庞大的“玩具”表现出浓厚的兴趣,譬如足球俱乐部和汽车制造工厂。
  2003年,阿布拉莫维奇斥资1.5亿英镑购买了处于经济困境的英超切尔西俱乐部并随即投入3亿英镑为球队还债和购买球星。今年8月,他的同胞、媒体和钢铁行业巨头阿利舍尔·乌斯曼诺夫以7500万英镑获得了另一支英超俱乐部阿森纳14.65%的股份,一个月后,他又将这一份额提高到了21%。
  俄罗斯富豪的大手笔令外界议论纷纷。不过,最令人匪夷所思的还是亿万富翁亚历山大·斯莫连斯基之子尼古拉·斯莫连斯基的举动。这位“寡头宝贝”2004年花费1500万英镑美元买下英国跑车制造商TVR的控股权,2006年底因经营不善宣布拍卖,在2007年初的拍卖会上他竟然又以1700万英镑购回TVR。
  近年来,邀请欧美大牌明星为私人聚会演出在俄罗斯富豪中渐成时尚,而西方大腕对此也是趋之若鹜,因为俄罗斯人出的酬劳委实可观。35岁的梅利尼琴科,为在妻子生日当天博得红颜一笑,亲自邀请大名鼎鼎的拉丁天后詹妮弗·洛佩兹参加在英国举行的生日会,并愿为她长达40分钟的表演支付100万美元的报酬以及60万美元的差旅费。据说洛佩兹当天还为生日会的贵宾、切尔西俱乐部的老板阿布专门演唱了一首《如果你拥有我的爱》。
  “刺激”找到阿富汗
  也许是厌倦了阿玛尼和芬迪,厌倦了一掷千金的喧嚣聚会,也许是乘坐私人游艇或租借“克里斯汀娜·奥纳西斯”号游艇早把地中海的风景看“滥”,也许是在幽静空旷的英国庄园里散步垂钓已变得寡然无味,如今的俄罗斯“新贵”更愿意倒掏腰包花大价钱“空降”到社会底层,体验艰辛和穷苦的滋味。
  谢尔盖·克尼亚泽夫经营的卢迪科俱乐部专门为厌倦了奢华生活的俄罗斯富豪组织各式各样新鲜刺激的娱乐活动。近来,俱乐部人丁兴旺,一些企业老板、议员和政府官员以及他们的妻子纷纷加入。这些人甘愿花1万美元在莫斯科体验一晚餐厅服务员、出租车司机甚至流浪汉的生活,更有甚者,还将此类游戏带到国外去玩儿:在巴黎当乞丐,在威尼斯当街头艺人,或者在日内瓦的公共汽车上当一回辛苦的检票员。
  当然,为了让富人会员玩得尽兴,俱乐部缜密的保障工作不可缺少。克尼亚泽夫说,由于会员都是一些头面人物,隐瞒他们的真实身份至关重要。此外,对俱乐部经营而言,建立广泛的人脉关系也很重要,这样可以在富豪们玩得过火而又不便暴露身份的时候将他们从危难之中解救出来。
  也有一些俄罗斯富豪喜欢通过“自找苦吃”来缓解紧张的工作带来的压力。“星球”公司总裁亚历山大·索科林之前喜欢把摩托车开到时速200公里兜风,但现在他有了一个更富挑战性的计划:和大学同学一起沿着成吉思汗的足迹骑马穿越茫茫戈壁滩。而另外一群住惯了豪华酒店的地产商人则愿意支付2.5万欧元在阿富汗山区的村落里过夜。
  对于俄罗斯富豪而言,他们的“新生活”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不断获取各种“玩具”的过程。名车、豪宅、飞机、游艇还有足球俱乐部这些庞大的玩物不断满足着他们的心理需求。38岁的爱德华和他45岁的朋友格奥尔吉组建了一只“玩具军队”,演练拿破仑曾经指挥过的战争,并在“玩具战争”中改写了这位矮个子巨人兵败滑铁卢的历史。
  谁又知道,这些精力充沛、财力丰厚的俄罗斯富豪今后又会看上或发明哪些稀奇古怪的“玩具”呢?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