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开放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开放 > 世界经济

布兰查德:欧美危机恶化将引发世界经济陷入衰退

作者:  时间:2003-03-06   浏览次数:0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本月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为全球经济勾勒出一幅更加黯淡的前景图:预计2012年和2013年的全球经济增长率仅为3.3%和3.6%,而“不确定性”更是其中的关键词。

  未来经济的增长动力是什么?中国又该如何应对这场危机?在刚刚结束的IMF-世界银行秋季年会期间,IMF经济顾问兼研究部门主管、首席经济学家布兰查德(Oliver Blanchard)在日本东京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布兰查德认为,如果欧元区不能执行承诺措施,或者美国不能避免“财政悬崖”,世界经济都会陷入衰退,但我们要对经济复苏“保持耐心”,宽松货币政策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奏效,他认为中国等主要新兴市场经济并不会“硬着陆”,而美国的QE3对中国影响很小。

  世界经济存在衰退风险

  第一财经日报:IMF在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提到了两大“尾部风险”(tail risks),一个是欧元区的续存能力,另一个是美国能否避免“财政悬崖”。在你看来,这两大风险有多严重?发生的概率又有多大?

  布兰查德:很严重,尽管它们发生的可能性很低,但其中任何一个风险发生,世界经济就会陷入衰退。如果美国无法避免财政悬崖,美国经济就会陷入衰退,美国经济衰退对于世界其他地方不是个好消息。在欧洲,如果欧洲领导人不能执行此前承诺的措施,这将对欧元能否存活下去构成巨大的不确定性,这也会导致世界经济陷入衰退。因此,任何一个风险都是极其严重的。

  这两个风险,在我们看来都是“尾部风险”,意味着它们发生的概率很低,但依然值得担忧。我无法给出一个确切的概率,我们并不认为这些风险会发生,但确实存在这样的可能性。

  日报:关于欧债危机,IMF在报告中称欧元区需要落实单一监管机制和允许欧洲金融稳定机制(ESM)对银行业直接注资,但提到了执行障碍。你们最担心的是什么?

  布兰查德:这些措施必须得到执行。他们已经表明,一旦银行业单一监管机制到位,就可以允许ESM在必要时候对银行业直接注资。但目前一些人对此还有顾虑,并不想这么做。所以我们有所担忧。

  日报:那么你们是否已经排除了新兴市场硬着陆的风险?

  布兰查德:我们是这么认为的。我们看到新兴市场受到出口放缓的影响,但这并非硬着陆,只是增长放缓。通常,如果我们看到信贷急剧膨胀而不受控制,那就值得担忧,但我们在中国、巴西和印度等国家都没有看到硬着陆的迹象。

  美国QE3对中国影响很小

  日报:发达国家依然在复苏中挣扎不前,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的增长势头又开始放缓,全球经济的未来增长引擎是什么?

  布兰查德:有很多,我们必须保持耐心。首先,是很多发达国家的利率都已经接近零。零利率如果能够传递到债券,传递到企业和居民,就能够为增加支出、增加需求、促进增长提供各种激励机制。另外,危机对金融系统造成的一些伤害正在被修复,所以金融系统的运转正逐渐改善,这也是有帮助的。在一些国家,房地产市场也开始振兴,美国的房屋建设一度出现停滞,但如今美国的房地产市场已经开始出现转机。所有这些原因都让人们相信,经济增速是能够回升的。

  日报:谈到零利率和货币政策,我们看到美联储近期推出的第三轮量化宽松(QE3)以及欧洲央行此前宣布的“直接货币交易”(OMT)计划,还有全球范围内各大央行的降息行动。你认为这些政策是否会在中长期内不可避免地推高全球通货膨胀水平?

  布兰查德:不会。目前阶段,这些政策会支撑经济增长,不会造成通胀压力。只要经济活动水平低于正常的潜在水平,正如现在的情况,就不会有通胀压力。当经济活动达到潜在水平——我希望未来某个时点我们能够做到,就可能会有通胀压力。到那时,央行加息、去除多余流动性、结束这些宽松计划就很重要了,但他们还有时间。所以,目前我不会担忧通胀问题。

  日报:美国的QE3对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将造成怎样的影响?

  布兰查德:我认为总体来说影响很小。我确信发达国家的货币政策会对资本流动造成影响,所以当美联储大幅降息的时候,投资者会考虑资金配置问题,例如将资金转移到巴西和一些亚洲国家,如果能流入中国他们也会尝试。我认为,投资者总是逐利的。就QE3而言,这一次的区别在于降低利率主要是针对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我认为这不太会导致投资者大幅改变他们投资的方向。目前的资本流动趋势与其说是和具体的货币政策相关,不如说和政策不确定性更相关。

  人民币应该进一步升值

  日报:最新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提到了中国银行(601988)业资产质量恶化的问题,你如何看待中国的这一风险?

  布兰查德:我认为存在一些风险,一些银行的贷款的确存在问题。但我们对此并不担忧,因为中国政府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意识到了这一问题。即使有任何一家银行出现问题,中国的财政实力也足以对银行注资。我们不认为这是个大问题。

  日报:中国是否应该放缓投资速度?

  布兰查德:我们认为中国应对危机的方式应该是增加消费,而不是增加投资。我们理解这是一项很难的任务,也很复杂,但中国的消费占GDP的比例低得惊人。我认为,增加消费而非投资,对中国人和中国经济都是好事。

  日报:IMF目前预计中国的经常账户盈余占GDP比重今年为2.3%,明年为2.5%。与今年4月的报告相比,2013年的预测又降低了0.1个百分点。你如何看待中国经常账户盈余的下降趋势?

  布兰查德:可以确定的是,中国的经常账户盈余下降了很多,这显然是好事。我们希望中国能够更加注重消费而非投资,中国已经开始这么做。因此我们将对人民币汇率的评估调整为“温和低估”。

  日报:你提到,中国的经常账户盈余下降一部分是结构性因素,一部分是周期性因素。那么随着全球经济走弱,IMF如何看待中国经常账户的未来趋势?

  布兰查德:我们不认为中国的经常账户盈余会继续下降,而是会上升,但不会上升到之前那样高的水平。全球经济走弱让中国出口减少,但随着导致盈余下降的一些因素消失,中国经常账户盈余可能会回升,但不会达到曾经10%那样高的水平。

  日报:这对人民币汇率又意味着什么?

  布兰查德:人民币还应该继续升值,这是毋庸置疑的。如果你们认为经常账户盈余太大,需要解决这一问题,当然可以做很多事情,但其中之一就是允许人民币进一步升值。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