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开放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开放 > 世界经济

新兴经济体风险增大 深化结构改革或为应对之策

作者:袁蓉君  时间:2013-07-11   浏览次数:0

  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球主要经济体整体增长乏力:发达经济体“美强欧弱”格局依旧;日本在“安倍经济学”刺激下增长动力虽有所增强,但可持续性备受质疑;受外需下降以及国内结构调整影响,大型新兴经济体增长步伐放缓。值得关注的是,在美联储发出退出QE信号之后,5、6月份新兴经济体遭遇了严重的资本外流,令人担忧将引爆全球第三轮危机。对此,7月9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其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更新版中指出,当前全球经济的风险正在增加,尤其是在新兴经济体。新兴市场的减速加剧了全球经济的困局。

  总体来看,接受本报记者独家采访的中银(香港)发展规划部副总经理鄂志寰博士认为,上半年世界经济的特点表现在主要经济体实体经济波澜不兴,未来面临的最大风险则是美联储退出QE。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微博)进一步阐述道,伴随着初级产品行情大幅度、无可挽回下跌的市场震荡,与美联储退出QE结合起来,很可能触发新兴经济体比较广泛的经济震荡和危机。由于新兴经济体的经济总量几乎已占到全球的一半,其动荡必将对世界经济带来较大影响。

  新兴市场与发达国家增速差距将缩小

  根据IMF《世界经济展望》更新版,今明两年全球经济增长率分别为3.1%、3.8%,均比4月份的预测低0.25个百分点。报告强调指出,发达经济体的增长风险较低,但新兴市场的风险较为令人不安。

  据悉,美国第一季度GDP增幅经修正后为1.8%,第二季度预计略微加快。从区域上看,鄂志寰表示,美国的经济表现优于大部分发达国家。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有效推动资产价格上升,美股屡创新高引发大范围的财富效应,推动经济复苏势头持续。而历史性的低利率促使楼价亦强势反弹,房市的乐观走势是美国经济复苏的坚实基础。不仅如此,就业市场也出现了积极信号。值得注意的是,6月份就业人数增幅最大的行业为休闲娱乐和酒店服务业,表明是消费推动了就业复苏。在各种有利因素的推动下,花旗日前预计美国GDP同比增长率有望从二季度的1.8%加速至四季度的2.4%,全年约为1.9%左右,2014年可望达到2.9%。

  相比之下,欧洲经济依旧暗淡,失业率不断攀升,目前的经济萎缩已成为货币联盟成立以来最长的衰退周期。曾供职于英国央行的花旗集团全球首席经济学家步亦特博士日前告诉记者,欧元区经济财政整合进展缓慢,债务危机远未过去。受到信贷收紧、私人部门去杠杆化的压力、竞争力缺乏和持续中的财政紧缩影响,欧元区经济衰退仍将持续至2014年年中,复苏过程将十分缓慢。他预计欧元区今年经济增长同比下降0.8%,2014年增速或为零。当然,鄂志寰表示,目前欧元区边缘国家西班牙与意大利国债收益率已大幅下降,市场情绪显著舒缓。

  日本经济方面,近期出炉的宏观数据持续向好。鉴于日本政府将有可能出台另一轮财政刺激措施来减轻提高消费税带来的负面影响,花旗已上调日本今明两年经济增长率0.2个和0.4个百分点至2.2%和1.9%。但是,步亦特指出,日本出台的结构性改革措施并没有增强市场对中长期经济增长的信心,尤其是企业税收及就业市场改革措施的撤回,同时安倍政府能否在7月的参议院选举中胜出也将决定改革能否有效进行。

  值得注意的是,与上调发达国家经济增速相反,花旗已将其对2013年新兴市场GDP增长的预测从去年底时的5.3%调降至4.8%,并称经常项目赤字恶化以及私营部门杠杆率提高是制约新兴市场经济的两大因素。事实上,新兴市场经济增速有进一步放慢的态势,已经成为多家机构得出的一致结论。IMF在《世界经济展望》更新版中已将2013年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增长率预测值下调约0.25个百分点至5%。

  美联储退出QE溢出效应不容忽视

  从世界经济面临的风险来看,有分析人士认为,主要包括债务财政顽疾未解、经济结构调整滞后、美国退出QE等。对此,鄂志寰认为最大的风险是美联储退出。记者注意到,美联储已暗示,如果就业形势和经济状况的改善程度能够达到央行预期,将在今年晚些时候逐步缩减购债规模。“就业形势好转意味着美联储缩减QE已箭在弦上。金融市场已率先作出反应,近期长期国债收益率出现异动。债市下一步走势及对金融市场和经济复苏的影响值得分析。”鄂志寰如是说。

  在梅新育看来,今明两年金融市场的震荡即使不加剧也不会有明显的减轻。值得警惕的是,这种伴随着初级产品行情大幅度、无可挽回下跌的市场震荡,与美国将要退出QE这样的货币政策的大转折结合起来,很可能触发新兴市场经济体比较广泛的经济震荡和危机。他认为,进入新世纪十年来新兴经济体全面普遍的经济高速增长已告终结,接下来将步入一个较动荡的时期并经历剧烈分化。在此过程中,由于新兴经济体的经济总量几乎已经占到全球的半壁江山,其动荡必将对世界经济带来比较大的影响。

  而步亦特则不同意美联储退出QE3将成为引发新兴经济体出现危机的导火索。其理由是,美联储退出QE3是好消息而不是坏消息,意味着美国经济好转,也就意味着其进口需求肯定会改善。

  从IMF《世界经济展望》更新版来看,新兴经济体转弱的增长前景和在世界范围出现的新风险正在挑战全球增长、就业和再平衡进程。而前者主要归因于资本流动可能出现逆转、国内产能限制的影响可能拖更长时间、信贷增长放慢、外部条件软弱乏力。

  新兴经济体宜深化结构改革

  IMF上述报告强调,决策者们必须努力应对上述挑战并恢复稳健的增长。具体而言,发达经济体应该继续奉行支持近期增长的政策搭配,并使公共债务水平在中期内走上可持续的路径。应就最终退出宽松货币政策进行明确的大众沟通,以减少全球市场的波动性。在欧元区,则应通过银行资产检查来确定问题资产和量化资本需求,并酌情利用欧洲稳定机制直接注资来提供支持。决策者们应以最近达成的协议为基础,在实现全面的银行联盟方面取得进展,包括建立强有力的单一解决机制。

  对于增速明显放缓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IMF的建议是把放宽货币政策作为防御下行风险的第一道防线。不过,该机构也注意到,目前这些经济体的实际政策利率已很低,且资本外流和汇率继续贬值对通胀的影响可能挤压了进一步削减利率的空间。此外,考虑到较弱的增长和早先的信贷快速扩张对资产质量的不利影响,很多经济体还面临一些金融稳定风险。为降低这些风险,也许有必要加强监管和监督框架。花旗则认为,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唯有深化结构改革,而在这方面目前已有一些可信的政策改变。

  具体到中国,鄂志寰承认,今年以来,中国的经济转型遇到了经济放缓的掣肘。“从国际经验看,经济结构的调整需要付出短期经济增长减缓的代价,因此,各方对于实体经济增长下降可能带来的不利影响应该有足够的思想准备。”

  “未来一个时期,中国不仅面临短期的外部持续性冲击,更将面临长期内生的结构性转型压力。转向一个能够带来可持续的增长、真正的稳定以及良好的收入分配的经济结构,从而实现经济内外均衡是我们必须做出的选择。我们需要的不只是对现有的经济结构的微调,而必须进行根本性的改革,加快经济转型,推进产业结构调整,提升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

  此外,她还表示,经济结构的调整需要金融部门的配合,只有更好地发挥金融部门的根本作用,有效地配置资本、提供信用,才能有效服务实体经济,从根本上解决经济发展的外在约束问题。

来源:新华社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