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开放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开放 > 世界经济

房乐宪:欧债危机的中长期战略观察

作者:房乐宪  时间:2013-07-19   浏览次数:0

   欧债危机既是经济危机,也是社会政治危机,不仅对欧洲经济构成严重威胁,而且对欧洲一向引以自豪的社会政治稳定也构成挑战;欧债危机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欧洲的政治自信和国际地位,并对欧盟一体化建设及中欧经贸关系都产生了不容忽视的影响。未来欧洲一体化建设中,双速欧洲或多速欧洲的特点将更加显著。面对欧债危机可能持续的长期性和复杂性,中国仍需要着眼长远,继续谨慎思考应对策略。

  欧债危机持续发酵

  欧债危机、欧元区经济持续低迷及其引发的负面效应依然是欧洲及世界的关注焦点。欧盟领导人和欧洲智库研究报告都承认这场持续蔓延的欧债危机已不仅仅是经济金融危机,也是社会和政治危机。以希腊、西班牙、葡萄牙等为代表的欧元区重债国家,近年来的社会经济形势依然不容乐观。以经济低迷、失业率持续上升为标志,欧元区危机的负面影响仍在欧盟范围内蔓延。从地域范围来说,已经不单单是欧元区危机,而是发展成为需要整个欧盟应对的政治经济危机。欧盟现在采取的诸多救助重债国家的应急措施,暂时保持了欧元区的完整性。舆论界一直存在关于欧元区是否会崩溃或欧盟是否会解体的争论,这足以说明欧债危机产生的社会政治经济后果值得人们持续关注。一种普遍接受的观点认为,如果欧债危机持续发酵,欧元区分裂或彻底崩溃,将对整个欧盟产生深刻的政治和经济冲击,直接关系到欧盟的前途命运。①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2012年度报告宣称,欧元区危机持续时间之长已超过修复它所需的时间,而欧洲领导人的问题,并不在于不了解如何修复危机,而是一直未在政策上达成一致。②换言之,欧洲领导人目前应对欧债危机的政治共识和政治意愿依然不足。

  纵观近年来的发展态势,欧债危机不仅对欧盟几个主要重债成员国造成沉重打击,而且对整个欧盟及其一体化建设提出了严峻的政治挑战,其负面影响还在继续向欧洲之外的世界外溢,对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经济体也提出了新的挑战。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最初由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引发,随后在欧盟内部迅速蔓延,不仅对欧洲经济构成严重威胁,而且对欧洲一向引以自豪的社会政治稳定也构成自战后以来最大的挑战。相应地,欧债危机对欧盟的政治自信及其国际地位,以及中欧关系等都产生了不容忽视的负面影响。

  欧债危机既是经济危机,也是社会政治危机。欧债危机已不单单是经济危机,很大程度上也体现出社会危机、政治危机和信任危机的特性。这场持续时间长、影响范围广的欧洲债务危机,使欧盟正经历严重的经济困难和相当程度的社会动荡,特别是希腊、西班牙、意大利等欧洲南部重债国家,不仅政府内阁更替频繁,而且公众抗议活动不断。2012年,欧洲多国继续频繁爆发大大小小的示威抗议活动,几乎所有抗议主题都是针对政府财政紧缩和高失业率。同时,欧盟成员国之间的争吵和分歧也越发凸显,国际舆论一再有唱衰欧盟和欧元区分裂的预言。正如巴罗佐所说,就其根源而言,欧债危机源于金融部门不负责的做法、不可持续的公共债务和一些成员国竞争力的缺乏。因此,经济和金融危机既是社会危机,甚至也是政治危机和信任危机。③

  2012年,欧盟及欧元区的失业率持续上升,说明欧债危机造成的负面影响仍在蔓延。欧洲统计局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欧元区(17国)和欧盟(27国)2012年2月的失业率分别为10.9%和10.2%;到2012年12月,失业率已分别上升到11.8%和10.7%。欧盟的高失业率国家,正是南部欧洲重债国:以2012年11月和12月为例,希腊的失业率最高,分别为26.6%和26.4%;其次是西班牙,分别为26.2%和26.1%;再次是葡萄牙,分别为17.0%和17.3%。④其中,欧盟内部青年人失业率更高:例如2012年10月,欧盟和欧元区青年人失业率分别达22.8%和23.3%,同比分别上升1.1%和2.3%,最高的为希腊(55.6%)和西班牙(54.2%)。据英国媒体2013年3月12日报道,欧洲议会议长舒尔茨近期表示,尽管欧洲已经花费了几千亿欧元资金来援救其银行业,但可能在这一过程中失去了整整一代年轻人。他说,“欧盟所面临的最大威胁之一,是人们对欧盟解决问题的能力完全丧失了信心。如果年轻的一代失去了信心,那么在我看来,欧盟正处于真正的危险之中。”⑤

  从欧元区和欧盟的GDP增长率指标来衡量,欧洲经济形势同样难以乐观:2011年欧盟和欧元区GDP增长率分别为1.5%和1.4%;2012年则都为负增长:欧盟和欧元区GDP增长率分别为-0.3%和-0.6%。正是高失业率和低经济增长率,让欧洲公众的信心受挫,并由此使得怀疑欧洲、怀疑欧盟及欧元区命运的悲观倾向蔓延。欧洲民众对近年来本国整体现状、特别是经济状况及未来发展持有极为悲观的看法。全球著名民意调研机构皮尤舆情研究中心2012年5月发表的一项民意调查结果非常醒目地展现了这种图景(参见表1)。该调查涉及了欧盟8个成员国(英国、法国、德国、西班牙、意大利、希腊、波兰、捷克)的受访民众。透过该民调可见,除了德国比较特殊,多数欧盟成员国民众对当前(2012年)本国经济状况的满意度明显低于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2007年)的满意度。对于本国状况的总体认识,重债国家的受访民众对本国的沮丧之情尤为突出。比如,认为本国目前处在正确轨道上的受访民众比例,希腊仅为2%,西班牙仅为10%,意大利仅为11%;对本国经济形势尤其感到前景黯淡的国家同时也是这些重债国家。

  

  该调查结果还显示,大多数欧洲人对本国经济未来发展和自己子女就业前景的改善不抱希望。比如,8国受访民众平均仅有22%的人认为本国经济将会在未来12个月有所改善,其中,受访的希腊民众只有9%相信会有改善,最乐观的是英国受访民众,但比例也仅仅为32%。⑥这也是一些重债国政局动荡和出现罢工骚乱的主要背景。因此,欧盟该往何处走,欧洲能否走出危机,就成为欧盟及其领导人迫切需要面对的重大政治课题。

  欧债危机作为严重的经济危机和社会政治危机,引发欧洲多国经济持续低迷和重债国家频繁社会政治动荡,也使得欧盟及其一体化建设受到严峻挑战,甚至再度引发关于欧盟一体化建设的政治合法性怀疑。欧债危机既削弱了欧洲民众对欧盟及其领导人政治决断的信任,也刺激了民粹主义和极端主义在欧洲的盛行。

  这突出表现为欧洲民众对欧洲一体化的支持度下降。一些成员国内部以怀疑欧元和欧盟为标志的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情绪上升;公众对欧盟产生的漠视、隔阂甚至恼恨情绪使欧洲民意中的欧洲认同意识受到削弱,甚至质疑欧盟未来存在的价值;在当前危机背景下,公众更加感觉自己在欧洲一体化进程中难以影响欧盟的决策过程;同时,他们对欧洲精英的信任度也出现下降。⑦不仅以英国为代表的传统疑欧派内部公众排斥欧盟情绪再次推高,即便一向被视为欧洲一体化发动机之一的德国,目前支持深化欧洲一体化的民意基础也大不如前。根据近期的民意调查显示,德国公众舆论也开始对向“更欧洲化”方向迈进表示出不情愿:51%的受访德国民众更愿意德国离开欧元区;总体上,70%的德国人“厌倦了”“欧元危机”,77%的德国人反对“更进一步的一体化”;70%的德国人不想要一个“欧洲合众国”。这表明欧洲进一步走向一体化的可操作空间很有限。⑧

  同样,皮尤舆情研究中心2012年5月发布的民意调查显示,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和欧元危机已经引发了欧洲民众对欧洲经济、欧盟成员身份和欧洲一体化、欧元及自由市场体系等方面的信任全面下降。欧洲公众特别担忧失业、通货膨胀、公共债务。类似恐惧正进一步刺激欧洲内部不确定性和消极性情绪。⑨在对欧盟8个成员国民众进行的这项民意调查发现,平均仅有约34%的受访民众认为,欧洲经济一体化增强了他们国家的经济,相反绝大多数受访成员国民众现在认为欧洲经济一体化实际上削弱了他们国家的经济。持负面看法的受访民众最高比例的国家恰好也是重债国希腊。相比之下,只有德国受访民众对欧洲一体化持相对积极的看法,但持正面看法的比例也仅仅略微过半(59%)。不仅如此,调查结果还发现,受访民众对欧元和欧洲央行的负面评价远远高于正面评价(参见表2)。欧债危机凸显了欧洲民众对欧盟一体化的负面认知倾向在上升,这种信任危机是欧盟及其领导人今后必须严肃正视的政治现实。

来源:人民论坛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