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开放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开放 > 世界经济

沈建光:亚洲新兴经济体面临考验

作者:沈建光  时间:2013-08-31   浏览次数:0

  由于美国量化宽松政策退出时点迫近以及亚洲新兴经济体宏观经济指标有恶化趋势,近日亚太地区资金撤离的迹象尤为明显,其中尤以印度、印尼市场为重灾区,两国货币遭抛售,过去四个多月来,印尼盾跌幅超11%,印度卢比更是下跌超过16%。而受到汇率贬值影响,上述国家的股市与债市资金也大量流出。这是否是新一轮亚洲金融危机的前兆?本轮危机对于中国的冲击度到底多大?

  毫无疑问,美联储量化放松退出的基本确认是导致资金撤离新兴市场的首要原因。市场普遍判断美联储将于9月便减少原每月850亿美元的债券购买计划,且量化宽松政策可能在2014年中期结束。此外,近期亚洲市场震荡也是对早前过热市场的一种回调。毕竟前两年全球投资者对东南亚国家经济普遍持乐观预期,大量资金流入不仅刺激了个人消费与投资,也导致各国工资、股市、资产大幅上涨。

  但本轮资金撤离是否预示着全面的金融崩盘?其实这种恐慌情绪有些过度。

  具体来看,一方面,与1997年亚洲国家普遍实行的固定汇率制不同,当前亚洲各国大多采用浮动汇率制,这意味着一旦外部压力积聚便能够直接在货币贬值中体现,降低了爆发大规模金融危机的可能。另一方面,亚洲新兴经济体基本面比1997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前稳健。如下指标可以作为说明:

  外汇储备方面,亚洲新兴国家外汇储备增长较多,为抵御危机创造了条件。

  经常项目方面,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越南经常项目实现顺差,去年经常项目占GDP比重分别为0.7%、2.9%、6.4%、7.4%,而上述国家在上轮金融危机前皆为逆差。印度和印尼的情况确实令人担忧,印度经常项目占GDP比重继续下降至-5.1%,印尼该比重为-2.8%,与上轮危机前非常接近。

  债务方面,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越南整体债务情况也还算稳健,债务占GDP比重低于60%国际安全水平线。印度超过了这一安全线,相对危险。

  此外,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大范围蔓延与当时外债占比较高密切相关。如今虽然部分国家债务水平并未显著下降,但大多数债务不是外债,内债绝大多数是以本币计价,与上轮危机相比,降低了危机急速传导的可能。

  总之,当前亚洲各国基本面与抵御危机能力整体好于1997年,但因美国QE退出临近,且资本撤离新兴市场的过程远未结束,脆弱的亚洲新兴经济体还将面临考验。

  对中国来讲,伴随着稳增长政策的落实以及美国经济复苏对外贸的提振,中国经济基本面已经出现积极迹象,市场对中国市场的信心也有所恢复。同时,鉴于中国拥有充足的外汇储备,且资本项目开放程度有限,预计危机对中国造成的冲击在新兴市场中是最小的。当然,本轮危机,尤其是印度的困境,更具有警示意义,即不论对于东南亚国家,还是对于中国,仍需要持续推进经济改革以释放自身增长潜力,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减少外部冲击的影响。

来源:凤凰财经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