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开放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对外开放 > 世界经济

新兴经济体还需自我革新

作者:  时间:2014-09-03

 

  从巴西在今年年初将基准利率上调50个基点开始,印度、土耳其、南非、阿根廷等新兴市场国家相继加息,其中土耳其央行大幅上调所有主要利率,有些利率的上调幅度甚至超过1倍;阿根廷央行更是在近日将基准利率提高至28.8%。新兴经济体国家央行被迫收紧货币政策,抵御资本外逃以缓解经济下行。近日,新兴经济体经济形势出现放缓迹象,可见加息的有效性有限,它并未让新兴经济体经济放缓局面得以改善。

  加息有助于经济稳定

  今年以来,美联储加速退出QE的预期更加触动了市场的敏感神经,资本回流加速已经掀起新一轮新兴市场国家货币贬值潮,阿根廷比索、土耳其里拉、南非兰特、巴西雷亚尔等新兴经济体货币相继大幅度贬值。为应对资本外逃、货币贬值的冲击,在外汇干预难见成效的情况下,这些重灾国家央行被迫收紧货币政策,通过提升利率来捍卫本币。

  华创证券首席分析师华中炜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去年5月以来新兴市场确实经历了一些波动,但包括印度、印度尼西亚等国都采取了有效的货币政策使情况大为改观。在外汇干预不见成效的情况下,加息有助于阻止资本外流和稳定汇率,但只是应急之策,资本因发达国家经济复苏和货币政策正常化而回流,新兴市场国家切实改变自身经济基本面才是根本,否则利率水平的不断上升,将使这些国家的经济受到更多伤害。

  据IMF近日发布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去年5月底至6月底,新兴经济体普遍受到了美联储退出QE预期的较大冲击。去年5月22日,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首次暗示美联储将退出QE后,全球金融市场预期发生大幅转变,作为全球融资成本风向标的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攀升,引发全球资产重新配置和资金从新兴市场回流发达经济体。新兴经济体普遍出现股市下跌、货币贬值、资本加速外流的动荡局面。

  华中炜认为,随着市场对美联储退出QE消息的充分消化,新兴经济体表现已逐渐分化,投资者认识到基本面较好的新兴经济体仍然具有强劲的增长潜力和获得高于美国回报水平的投资潜力,而外部融资需求较大和宏观经济失衡的新兴经济体则进一步走弱,其中巴西、印度、印度尼西亚、南非、土耳其等国家受到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的冲击较大。

  华中炜表示,新兴市场国家中,有一批高杠杆、高贸易赤字和高财政赤字的“三高”国家,这些国家过去依赖资本流入享受高增长,而一旦资本撤离,就会受到明显冲击,出现股市暴跌、货币贬值。此外,地缘政治动荡也让土耳其、乌克兰等国家的经济形势雪上加霜。

  经济增长放缓亦属正常

  “在国际国内大背景下,新兴经济体增速下滑是可以理解的,也是正常反应。”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郑超愚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部分国内存在薄弱环节或外部脆弱性高的经济体还有进一步下滑的可能,但新兴经济体增长快、发达经济体增长慢的“双速格局”并未改变,他仍对新兴经济体有信心。他认为,经济结构调整、产业转型升级及工业化、城镇化进一步推进,可为新兴经济体扩大增长空间。同时,新兴经济体相互间的协调合作,如金砖国家合作,也能为经济增长创造有利因素。

  在郑超愚看来,对于新兴经济体增长放缓要从内外两个方面来分析。从外部来看,过去新兴经济体繁荣所依赖的流动性宽裕状况已经发生变化,同时发达经济体缺乏强劲增长势头,新兴经济体与发达经济体之间及新兴经济体内部相互掣肘,这种联动作用也导致增长放缓。从内部来看,随着经济发展,新兴经济体长期累积的问题开始凸显,亟待解决,如经济结构性问题、基础设施缺口等。为破除增长瓶颈,这些国家需要转型升级,增长速度虽然下降,但增长质量却有所提升。当然,不再使用原来的扩张性财政政策也是经济降速的重要原因。总体来看,新兴经济体内外部环境都在改变,增速下滑是正常的。

  随着地缘政治风险的加剧,全球金融市场面临长期利率上升更为迅速及风险情绪和风险溢价的下降可能出现逆转等风险。新兴经济体,特别是那些存在国内薄弱环节或外部脆弱性的经济体,在金融市场情绪变化的情况下,可能面临金融条件的突然恶化和资本流动的逆转。“发达国家货币政策调整的溢出效应还是存在的,特别是对土耳其、印尼、巴西和印度等外部脆弱性高的国家。”郑超愚介绍,这些国家经常账户赤字高、短期债务占比高、内部资产负债表失衡并且对外开放程度较高,不排除经济有“硬着陆”的风险。

  内部改革和外部合作都需发力

  新兴市场国家要采取措施切实改善国内经济基本面,稳定政治局势。华中炜认为,新兴市场的波动会否进一步恶化,取决于其国内政局和能否在目前严峻时期开展结构性改革,否则加息只会让经济失去活力。“去年的市场动荡警醒新兴经济体应保持强劲的基本经济面,采取适当的宏观经济政策,才能更好应对美联储最终上调利率带来的冲击。”华中炜建议,“美联储加息时机选择不当仍可能给全球金融市场和新兴经济体带来负面溢出效应,新兴经济体需继续为全球金融环境收紧做好准备。”

  对于推动经济持续增长,郑超愚则建议,新兴经济体要国内改革和外部合作同时发力。一方面,要推进国内经济改革,释放改革红利。经济结构调整、工业化和城市化可以带来增长空间的扩大,提高要素供给质量,从而创造经济增长新的拉动因素。另一方面,新兴经济体要通过相互协调合作,为经济发展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合作既能减少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调整给新兴经济体带来的波动,又可以直接促进经济增长。以金砖五国合作为例,郑超愚表示,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和应急储备安排已经宣布成立,应急储备就是构建一个金融安全网,降低外部因素给成员国经济增长和金融稳定带来的不利影响;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则是对成员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基础设施和项目建设融资,直接促进了经济增长。

  

来源:中国经济导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