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开放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对外开放 > 世界经济

新兴市场:改革仍是前行动力

作者:  时间:2014-09-15

 

  9月10日,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嘉宾探讨新兴市场何时再次崛起。

  新兴市场未来的经济走势何去何从?在欧美经济增长缓慢的情况下,新兴市场经济的发展显得尤为重要。不过,近期新兴市场经济增长缓慢是否会成为一个长期的趋势,同样值得思考。在9月10日举行的2014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互动式会议上,从俄罗斯副总理到埃及投资部长以及哈佛大学教授,似乎难以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不过,他们却达成了共识:尽管新兴市场经济增长缓慢可能是趋势,但是潜力仍无限。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世界经济论坛基金董事会成员朱民首先在论坛上抛出了一组数字:新兴市场已经兴起,比起30年前新兴国家GDP占全球28%,今天这一数字为50%;社会财富占比从22%增长到70%,贸易占比从21%到50%,投资占比从26%增长到65%,所以这些新兴市场集合起来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一个经济群体。

  “可能新兴市场增长在放缓,现在可以看到90%的新兴市场在放缓增长,这个主要是大周期的问题。尽管它处在下行的周期,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各个经济体都很努力在保持稳定,我们可以看到情况的改善。”朱民说。

  俄罗斯联邦副总理、俄罗斯事务全球议程理事会理事Arkady Dvorkovich则敏锐地察觉到新兴市场的变化。他表示,现在新兴市场社会有一种很大的变化,如开始出现“金砖四国”或者“五国”这个概念,而且现在又有金砖银行,这只是一个信号,关键在于这些新兴市场和以往专注于和发达国家交易而言,目前新兴市场国家和地区之间的贸易进行得更为频繁:如俄罗斯和中国、中国和非洲等交易量都在增加。

  统计显示,今年以来,中国对俄罗斯直接投资继续保持快速增长,目前中方累计对俄罗斯各类投资达到320亿美元,成为俄罗斯第四大投资来源地。两国越来越多的企业愿意到对方国家开展深度投资和融资合作,扩大投资、金融等领域合作面临新的机遇。

  不过,新兴市场仍处于脆弱的状态在论坛上达成了共识。第一东方投资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诸立力在论坛现场表示,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新兴市场仍然是非常脆弱的,所以QE(量化宽松)不能退太快,还有很多的风险。

  消除贫富不均

  在新兴市场国家还存在哪些问题?在发展道路上如何消除这些障碍才是此次论坛的主题:消除贫富不均、防止中等收入陷阱等问题成为被提及频率最高的几个词。

  消除贫富差距首先是横亘在新兴市场国家面前的首要问题。

  朱民在论坛中表示,贫富差距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不仅对成熟经济是这样,对新兴市场同样如此。应对贫富不均,可能相对于增长而言是一个更大的挑战,如果新兴国家走市场经济之路,势必会造成不平等,所以需要宏观政策来保证合理的分配。而在当前新兴市场上,存在“中等收入陷阱”说法,实际上是一个生产效率的问题,同样是一个收入不平均的问题。美国的人均GDP 5年之内带来了很大的财富增长,但是没有缩短差距,所以收入的不平等是一个很重大的问题,新兴市场要特别注意这个问题才能发展。

  “有难度的是,来陪伴这个市场的机制,没有一个清晰的模式、一个清晰的榜样。在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尝试,如美国在大萧条之后,他们用了一个政策来鼓励贫富的均等带来经济长期的增长,所以不同的经济体需要不同的政策。”朱民说。

  对此,Arkady Dvorkovich也表示赞同:“首先是消除不平等,其次是技术的发展,让更多技术能够更廉价,让更多人受益,如移动科技、移动技术,让更多人取得更好的信息。”

  在解决这个问题上,政府参与同样重要。埃及投资部长Ashraf Salman认为,很多新兴市场的贫困问题非常严重,但是很多政府反应都特别慢,等到出现特别严重数据的时候才开始采取行动。

  “尤其是在非洲还有其他的新兴市场,贫困随着近年的革命在扩大,我们需要政府推出合理有效的改革政策。”Ashraf Salman说。

  政府力行改革

  在新兴市场寻找可持续发展的路上,政府如何才能成为经济发展的助推器?改革似乎成为不可忽视的手段。

  “过去十年来我们有很多改革,但是缺少很多东西,包括国际标准、透明度、开放性,也缺少社会的影响,但是我们看到中国及很多国家都在积极认真地改革经济,注重可衡量的社会影响。”Ashraf Salman说。

  Ashraf Salman提到,突尼斯、埃及等都发生了革命,这是因为那时候的改革没有考虑社会的影响。值得注意的是,改革透明度和披露非常重要。改革除了经济之外,还要带来社会的影响。

  在改革问题上,朱民则显得更为谨慎:“我们有不同的风险,有政治风险、埃博拉风险,还有就是新兴市场特有的情况,如新兴市场在发展过程当中,短期而言如何控制好软着陆。这其中,首先要研究一下政策的空间、政策的缓冲区。现在缓冲区都没了,这是最关键的。此外,对新兴市场最大的挑战是不要过分使用货币政策或者财政政策来刺激经济。如果要进行可持续增长的话,要有一个宏观的缓冲区来准备好应对挑战。”

  Ashraf Salman坦言,埃及从去年6月份已经开始了一系列的改革项目,因为他们已经意识到如果没有国际市场就不可能走出困境,他们希望能够改善生活的质量,能够使更多的人脱贫,并且减少失业率,就必须成为世界环境中的一员。

  “目前我们的金融市场也比较稳定,储蓄率也在上升。可以看到这样的改革的确是在提升生活的质量,这样的话,就可以使我们的社会更加稳定。”Ashraf Salman表示。

  朱民则表示,其实改革到最后都是解决人的问题。首先要创造就业岗位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还有就是养老金、人力市场以及教育医疗的改革。此外,收入分配也是一个关键的问题。所以,要有好的政策来保证经济的增长,改革成果能够让更多的人分享,这是最关键的,这也是过去30年来学到的最重要的一个教训。

  

来源:国际金融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