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开放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对外开放 > 世界经济

欧洲的政经危机或使全球经济陷入生死时刻

作者:  时间:2016-11-30

  专栏作家如松撰文指出,如果在三四年前甚至更远的时间判断出这样的生死时刻,当然是大赢家(无论对于生活还是投资),这是一个很大的课题。欧洲危机或使全球经济陷入生死时刻。这篇文章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默克尔近年来带领欧盟经历重重考验,并赢得了国际社会的尊重,被视为是欧洲政治剧变时期稳住阵脚的磐石。现在,默克尔已经决定参加下届德国总理大选(明年举行),可能会让欧盟各国松一口气。最近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德国有55%的受访者支持默克尔作为二战后德国第八任总理继续连任,而反对者只占33%。这一结果表明,尽管在难民问题上遭遇挫折,但默克尔依然是下一任总理的最热门人选。

  问题是如此简单吗?默克尔最终能否如愿当选下一届德国总理,作为欧洲稳定的基石执政下去,可能不取决于自己,而是取决于意大利。

  默克尔在国内受到的最大挑战来自于德国选择党。该党最初由一位名叫柏恩德·卢克的经济学教授领导,他创立该党旨在反对共同货币欧元,反对在欧元区经济危机下利用德国的公共资金拯救欧洲银行业和欧猪国家的行动。这是核心的焦点问题,即反对用德国的税收拯救其它欧元区国家的银行和政府债务。该党在难民问题上一样持反对态度,现任党主席是弗劳克·佩特里女士。

  两次机会让德国选择党的影响力快速扩大。第一次是2010年欧债危机中,希腊等一些欧盟国家的支付能力受到挑战,银行体系濒临破产,经济趋向衰退,欧盟面临破裂。为了阻止危机,德国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其中德国(利用税收)回购这些国家的不良贷款,为危机银行和这些国家注入公共资金。这些做法令德国部分民众激愤不已。他们认为,德国政府挥霍着“德国人”的钱来保障别国的利益,这是可以理解的。第二次是难民危机。早先,难民和移民的涌入在德国激发了积极的共鸣,关键词“欢迎文化”为人们津津乐道。但持续不断的难民流入,难民人数及其未来增长数量不明,让许多政府机构不堪重负,文化的冲突、治安问题开始成为焦点问题,反对接收难民的浪潮开始崛起。2015年除夕夜在科隆发生的事件,媒体上掀起了针对难民危害国内安全的激烈争论。

  在这两次事件中,德国选择党的主张得到了很多德国人的共鸣(该党反对欧元,反对德国政府为其他国家的债务买单,今年5月,更正式通过修改后的党纲,明文指称“伊斯兰不属于德国”),使其在政坛上快速崛起。就连影响力深远的《明镜周刊》都将德国选择党的崛起称为“愤怒公民的起义”,指出部分公民已经不再信任精英阶层。这与美国本次大选中反映出来的情形完全一致,都代表中下层人士的崛起。

  现在,德国选择党的势力已经壮大,在刚结束的一次地方选举中击败总理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成为当地议会第二大党,震惊四野。默克尔现在面临德国选择党的逼宫,而如果意大利宪法公投无法通过,将面临什么样的局势?

  意大利宪法公投的本质是加强政府的权力,限制众议院的权力(众议院一般被认为较参议院更具党派色彩。众议院也有其独有的权力:比如倡议税收法案的权力、弹劾政府官员的权力、以及在选举人团僵持不下时选举总统,等等。如果众议院启动弹劾程序,意大利总理和政府一般都会垮台),通过组建强势政府让意大利在国际国内的政治与经济生活中发挥更大的作用,目的是复苏经济,提升国际影响力。实事求是地说,意大利确实存在这一问题,相比美国和德国,政府的稳定性太差,二战后60多年换了60多届政府,政府在国际、国内的政治经济生活中几乎难以发挥出什么作用(无论好作用还是坏作用),至少意大利现任总理伦齐认为,这是阻挡意大利经济复苏、发挥更大国际影响力的关键问题。

  这个问题是古老的问题,对一个国家来说,强势政府有利还是弱势政府有利,永远没有答案。比利时曾经大约两年没有正式首相,一样可以实现政治与经济生活的稳定运行,在今年没有正式首相期间西班牙经济增长的更快(在没有正式首相期间,一般都有看守首相和政府,但他们的权力小的多);而二战时期,罗斯福领导的强势美国政府又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所以,这个问题没有讨论的必要,与民族性格、凝聚力、文化(这决定了社会治理水平)等息息相关,也与国家处于不同的时期有关。

  但很明显的一点是,当今欧美的主流文化是英美主导的“社区”文化(选举文化),“民”是社会的基础和主体,没有“民”就没有社会,而政府是“民”选出来的,为“社区”服务的(乡镇是小社区,国家是大社区)。意大利众议院和参议院(两院均由普选产生)组成的议会就代表的是“民”的权力,伦齐的主张似乎与当代欧美的主流文化背道而驰,所以,在禁止进行民调宣布之前的IXE民意调查显示:37%的调查者赞成通过意大利宪法公投,40%反对,23%尚未决定,赞成者稍显落后(这很正常)。

  伦齐此前支持以一种市场化解决方案解决意大利4万亿欧元银行体系面临的问题,避免根据欧盟新规则对意大利银行进行“清算”。清算是一种新的监管机制,它会通过将亏损同时转嫁给股权和债券投资者来重组银行,并在必要时对其清盘,这在意大利尤其具有争议,因为该国有数百万散户投资者买入了银行的债券。这项规则一旦实施,显然会造成资本市场的血雨腥风。

  伦齐也曾经表态,如果公投失败他将辞去总理一职。所以,如果宪法改革公投失利,资本市场将剧烈动荡,令投资者不敢对该国困境银行进行资本重组,那么,该国就有可能有多达八家的银行面临倒闭的风险。据报道,这包括该国资产排名第三的西雅那银行;三家中等规模银行:维琴察大众银行、威尼托银行及卡里奇银行;以及四家去年受到救助的小银行:伊特鲁里亚银行、CariChieti银行、马尔凯银行及CariFerrara银行。欧洲各国和其他地方的金融家正在密切关注这一局面,他们担心意大利的银行大规模倒闭可能引发整个欧元区银行体系的恐慌,爆发整个欧洲的银行业危机。

  银行危机

  是经济上的问题。政治上,如果伦齐下台,上台的将是意大利五星运动党,这是一个右派的政党,反对欧洲一体化,主张意大利脱欧,它已经在罗马和都灵这两个城市的地方选举中获胜(该党推举的候选人出任市长),这两个城市在意大利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一个是首都,一个是工业重镇。伦齐的下台,意味着右翼政党——五星运动党在意大利这个欧洲的大国登台执政,它基本确定将会举行意大利脱欧的公投,让欧元区和欧盟都将陷入深刻的解体危机。

  如果意大利宪法公投失败,意大利陷入银行业危机,并很可能引发欧洲的银行业危机,那么,默克尔救还是不救?如果救助,德国需要付出巨大的财政支出(基于意大利的经济规模,与希腊不可同日而语),会导致德国民众的怨气进一步爆发,很可能让德国选择党进一步壮大,默克尔的下一届总理梦就非常有可能终止。不救的话,意大利和欧洲的银行业都很可能陷入一片混乱,加上意大利极右势力登台执政之后极可能开启脱欧公投,意大利很可能脱欧,导致欧元区和欧盟解体。

  如果意大利宪法公投获得通过,伦齐自然举杯庆祝,默克尔也会送去美酒,因为意味着自己的下一届总理希望很大,欧盟的稳定性也就增加了。

  所以,伦齐的命运很可能就决定了默克尔的命运。12月4日,意大利进行宪法公投,几乎就是欧盟和欧元的生死时刻。

  还有一个生死时刻,上周开始的时候说过玻利瓦尔兑美元跌到了2010:1,二三天之后就跌到了2600:1,昨日有朋友又传来信息(2016.11.28,04:33PM)玻利瓦尔兑美元买入价为3687.51:1,卖出价为3908.75:1,简直是一日千里的“进步”。那么,人们怎么能在三四年以前判断委内瑞拉会出现今天的结局?

  如果在三四年前甚至更远的时间判断出这样的生死时刻,当然是大赢家(无论对于生活还是投资),这是一个很大的课题,需要很长的篇幅,这才是真正的挑战。但对这样的生死时刻的判断毫无疑问是最有意义的!也是个人人生的挑战!(文章来源:BWCHINESE中文网)

来源:和讯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