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开放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对外开放 > 世界经济

从“特朗普”到“美联储加息”

作者:  时间:2016-12-22

  因为全球金融市场将适应美国的任何政策变化,所以短期内这些市场反应会吸引所有人的眼球;但从中长期看,特朗普的政策对全球经济则颇有伤害。

  加息致家庭成本支出增加

  近几日,媒体转达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精神,将采取积极具体措施,比如“控制房地产泡沫”,以避免系统性的金融危机。这一举措实属必要,恰恰是全球政治和经济大环境变化下的应对之举。随着美联储加息“靴子”的落地和特朗普的胜选,全球经济或将充满更多的不确定性。

  12月14日,美联储将联邦基准利率上调25个基点,决定上限为0.75%,下限为0.5%,并同时预计2017年有望再至少加息三次,每次至少25个基点。

  美联储之所以选在这个节点上加息,是因美国经济取得了良好增长势头。2016年消费支出稳步增加,总体增长约1.5%;11月消费者信心指数升至107.1,创下2007年7月以来新高,新增非农就业岗位17.8万好于预期,失业率从上个月的4.9%降至4.6%,在加息前增加了200万个新就业岗位。

  然而,美联储加息对普通投资者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加息对数百万美国人来说,意味着更高的家庭成本支出,尤其是提高信用卡持有者、汽车贷款和房贷者的利息支出。但这对成千上万的储蓄账户却是公平的,对于历经10来年的超低利率的储户而言,过去十年他们是“被剥削”的一群人。

  对于企业来说,他们是否准备好增加借款的成本?

  前些年,许多公司利用低利率环境,通过债券市场借款。目前大多数公司表示,他们基本忽略微小加息的影响,相信市场已经为他们的债券定价。然而一些经济学家表示,发行低级债券的公司,其利息支出可能会迅速上升。

  特朗普政策短期内促全球经济增长

  美联储在进行加息的利率决策时,通常都力求独立于政治的影响。不过,许多美联储的领导人,需要由总统提名,并获得参议院认可才可上位。而目前,美联储尚有两个位置留给下任总统特朗普的提名。

  2018年1月,现任美联储主席耶伦的任期即满,副主席费希尔(Stanley Fischer)2018年6月任期也将到期。也就是说,在特朗普就任总统的前18个月内,便可重新任命美联储12个主席中的4人,这对美联储今后的决策定位,必将产生不同寻常的影响。

  不仅如此,未来四年,特朗普基于“美国第一”的政策建议——更高的贸易关税、遏制非法移民、增加联邦刺激(增加国防和基础设施开支)以及为企业和富有的美国公民削减税收等——短期内,这些政策或许能促进美国经济增长,进而带动全球经济从2016年的低迷状态中获得逐步增长。

  据媒体报道,预计美国2017年上半年GDP增长率为2.8%,这可能反映出美国经济的“复苏”,是特朗普刺激性政策的第一效应,而全球贸易和商品价格的复苏,则将推动新兴市场经济的更快增长。

  贸易保护主义或引发贸易战

  因为全球金融市场将适应美国的任何政策变化,所有的市场波动,也将随着特朗普的政策优先事项而改变,所以,短期内这些市场反应会吸引所有人的眼球。但从中长期看,特朗普的政策对全球经济则颇有伤害。

  尤其是特朗普企图采取贸易保护主义。其所谓“通过争取自由贸易来重建美国经济”源于他对现有自由贸易协定的不满意,而这在金融和商品市场也具有潜在连锁效应。

  比如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重新谈判,将对加拿大和墨西哥产生直接的不利后果。由于这两个国家70%的出口商品,全是输送到美国。如果美国重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将更加暴露墨西哥和美国这两个经济体之间,一些行业内的深度一体化。

  至于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TTIP),虽然特朗普迄今尚未就其意图做任何明确声明,但他很可能暂时停止谈判。这对欧洲意味着与美国的贸易增长,短时间内不会马上实现。

  不仅如此,美国采取贸易保护主义的重大转变,也可能对亚洲经济产生重大影响。特朗普曾呼吁撤出TPP,并威胁标记中国为货币操纵国,对中国进口征收惩罚性关税。

  事实上,过去二十年,亚洲出口商早已摆脱对美国的直接依赖,因为中国已成为该地区大多数经济体的更重要市场。然而,美国仍然是中国本身最大的贸易伙伴,任何破坏世界两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政策,都将对该地区和全球产生严重的经济后果。如果特朗普一意孤行采取单方面行动,很可能受到其他国家惩罚性的报复,甚至展开贸易战。

  资产泡沫刺破,金融危机概率提高

  此外,美国大选后股市急剧回升,因为经济刺激政策的预期似乎正推动风险资产上涨。而财政刺激和美国通胀预期的上升,也推高了美国国债收益率,其他发达经济体债券市场也发生了类似变动。

  与此同时,美元走强和针对特朗普反全球化情绪的担忧,自美国大选以来,便促使新兴市场的主权债券收益率大幅上升,新兴市场货币下跌。如果任由这种趋势继续下去,对于具有重大外币债务负担的发展中经济体,将产生很大冲击。

  至于特朗普的减税和扩张性财政刺激政策,势必会导致通胀上升。因此,2017年最少3次加息,理论上是很有可能的。利率的持续上行又会导致资产价格下跌,可能刺破以债务杠杆支撑的房地产。目前美元指数已冲上110关口,利息上升和美元走强,资金流向美国将是大趋势,资产泡沫一旦被刺破,发生金融危机的概率就会提高。

  而且,经济总和政治息息相关,隔离主义政策将增加防御成本。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愿望,是“通过实力实现和平”,以便“促进美国的核心国家利益和地区稳定,缓和世界的紧张局势”。

  虽然,目前尚不清楚特朗普是否将采取隔离主义来实现这一目标,但他表示美国将保持北约成员的资格,且认为现有格式已经“过时”,希望欧洲国家提供更多的国防费用份额。

  不仅如此,特朗普对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可能对其双边制裁采取更宽松的方式,尝试让俄罗斯扩大其影响力范围,而这对乌克兰可能产生负面影响。他认为美国的亚洲盟国,应该为自己的安全承担更多责任,甚至建议韩国和日本发展自己的核武器。

  基于特朗普任期内经济政策的不确定性,有机构预计美国2017年经济增长为2.1%。

  □陈思进(资深金融风险管理顾问)

来源:新京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