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开放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对外开放 > 世界经济

安忠荣:对中日韩紧急联合行动议程的几点建议

作者:  时间:2020-04-05

  对中日韩紧急联合行动议程的几点建议 

  ——在“疫情全球大流行下的中日韩产业合作”专家线上座谈会上的发言 

  疫情全球大流行对中日韩产业供应链的安全稳定带来了严峻挑战和冲击。在这一特定背景下,4月2日,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召开“疫情全球大流行下的中日韩产业合作”专家网络座谈会,与会中日韩专家围绕“疫情全球大流行对全球供应链的冲击与中日韩面临的共同挑战”“以更加紧密的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合作,携手应对疫情全球大流行对中日韩产业供应链的挑战”“以特殊时期的特殊贸易政策推进中日韩更加紧密的产业合作”等议题进行了讨论和交流。

  安忠荣   韩国中央大学国际关系研究生院特聘教授 

  如大家所知,新冠病毒已导致每个国家的经济活动几乎完全中断。前所未有的全球公共卫生危机带来的后果甚至比我们在2008年经历的金融危机还要严重。因此,中日韩必须共同努力消除所有相关障碍,从而避免供应链的崩溃。特别是中日韩需要尽快恢复区域内旅游业,尽快恢复跨境投资的信心。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提到这次新冠疫情大流行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人类面临的最大挑战,我真的很担心这次疫情全球大流行还会有什么样的进一步后果。 

  大约一个月前,中国和韩国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例数分列世界第一和第二。幸运的是,中国成功地控制了国内疫情传播,但仍然面临输入性风险。在我看来,韩国确诊病例数曲线现已趋于平缓,尽管有输入性病例,但仍有希望保持在可控范围内。不过,日本新冠病毒感染人数的曲线现在似乎面临上升压力。我认为,目前最严重的问题是,中国、日本、韩国和世界其他国家还不确定这种冠状病毒何时能完全得到控制,何时才能研发出有效的疫苗。 

  韩国、中国、日本彼此相邻,三国一衣带水、紧密联系,因此也很容易相互传播病毒。我们同在一条船上。所以,中日韩应该携手抗疫,挽救生命,然后通过合作阻止经济断崖式下跌,确保在疫情得到控制后能实现V型的经济复苏。 

  中日韩三国在过去两个月中采取了不同的办法应对疫情全球大流行。我认为,中国采用了封城式大规模测试+隔离的办法,韩国采用了门户开放式大规模测试+隔离的办法,日本采取了有选择性和针对性的测试+隔离的办法。因此,中日韩采取了三种不同的方法来应对新冠疫情。尽管三个国家采取不同的方法来抗击疫情,但中日韩共同的顺序是:首先,扑灭持续扩散的疫情野火;然后,恢复区域内旅行;最后,重振供应链,实现经济活动正常化。我认为所有的行动顺序都应该要弄清楚。 

  回顾去年年底在成都举行的第八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上三国领导人达成的共识和会议发布的《中日韩合作未来十年展望》。三国领导人“承诺努力实现自由、公平、非歧视、透明、可预期和稳定的贸易投资环境”,现在我们所要做的就是通过合作协调逐一落实。为了抗击疫情,三国领导人必须坚定地履行自己在成都首脑会议上作出的誓言和承诺。 

  在此,就中日韩紧急联合行动议程提出几点建议。 

  一是中日韩需要在三边峰会框架下尽快举行三国卫生部长会议。并且,越快召开越好,频率越高越好,以及时制定共同应对疫情的紧急行动议程。这样做,能够先控制住疫情,再着手解决经济问题。中日韩三国需要共享准确、透明的时间序列数据和有关冠状病毒传播的信息,以年龄、性别和区域为基础进行区分。这一点至关重要,以便我们可以互相学习并设计更有效的预防机制。 

  二是中日韩需要彼此分享各自对潜在感染者进行隔离和测试的方式、速度以及治疗方法等信息。这将对制订控制病毒的有效方法非常有帮助。由于中日韩三国是较早经历新冠疫情的国家,中日韩拥有关于疫情的庞大的数据库,这些数据可用于诸多造福于人类的目标,包括制定集体预防措施和联合开发疫苗等。 

  三是中日韩应根据共同需要合作生产抗疫的医疗用品和设备。某些关键零部件不应受到出口管制。新冠病毒很可能在未来几个月内在三个国家中得到控制,因此中日韩三国应就何时取消旅行禁令尽快达成共识。取消旅行禁令应首先考虑企业界人士,只要他们持有各个政府卫生管理部门认证的健康卡就可以旅行,然后可逐步扩大到一般游客。即使是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今年签署之前或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达成之前,中日韩三国也需要尽可能地消除关税和非关税壁垒,以尽快恢复供应链的正常运作。 

  四是中日韩应携手为应对金融领域包括流动性短缺在内的各种问题作好准备。建议扩大中日韩三国货币互换规模。最近,我非常高兴美国与包括韩国在内的九个经济体形成了货币互换安排。因此,在这方面,我希望日本和韩国恢复三年前到期的货币互换协议。中韩两国还可以扩大现有的货币互换规模。作为应对正在逼近的经济萧条和大规模失业的对策,发达经济体和所有新兴经济体,现在都采取了高度扩张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我们需要加强彼此在扩张性财政和货币政策方面的协调,减少不确定性和汇率波动,甚至应该提前考虑即将到来的通胀会给中日韩三国经济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中日韩三国需要建立系统性的宏观经济政策协调机制。 

  这场前所未有的公共卫生危机可能为中日韩深化互信创造一个新的机会。中日韩三国需要增进彼此间的信任、着眼长远,将所有遗留的历史问题都留在历史书中。 

  新冠疫情迟早会被成功控制住。但是,我们不能再冒第二波疫情的风险。为此,中日韩不仅应寻求集体预防措施应对疫情大流行,还应通过紧密合作应对各种自然灾害,包括气候变化、粉尘和其他环境污染等共同挑战。在后新冠病毒时代,我们可能将面对一个不同的世界。如果到那个时候再来促进中日韩合作将面临更大的挑战。所以,现在就有必要对这些问题做一并考虑。 

    

    

来源:中改院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