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开放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开放 > 全球治理

张全义:中国与世界关系之思考

作者:张全义  时间:2012-01-20   浏览次数:0

  笔者曾就中美之间的战略关系进行过政治心理分析,集中探讨美国面对中国崛起的心理变化,结论是:1、中国经济蓬勃发展,美国对中国的经济杠杆日益“政治化”日益担忧——多米诺骨牌的“框定效应”再次抬头。2、美国对中国的军事实力特别是在海洋战略上的“跃进式“发展有一种“沉没预警”的危机感——在冷战时期,美国曾是太平洋地区独一无二的霸权国,因而引起美国的“反感与不快”。3、在美欧频频受到经济危机冲击的时候,中国在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展现出一股“咄咄逼人”的气势,美国推断,中国的外交不可能重复或延续“韬光养晦”,进而在以后一段时间内中国和美国会在战略上面临不可避免的冲突。简言之,上述美国的担忧(或顾虑)或许可以用两个疑问句来表述:

  1中国综合实力的可持续发展是否会导致中国挑战现存的世界秩序,譬如,促进世界发展的“中国化”?

  2、从当下乃至今后一段时间看, 美国是否重启冷战时期合纵连横的结盟战略在全球层面开始对中国进行围追堵截?

  事实上,以上两个问题是当下中国外交及中美关系发展进程中的核心问题,而这些问题已远远超过了中美关系的发展问题。它不仅关系到中国的发展、中国的外交理念、中国的国家战略、而且关乎中国的民族心态、中国与世界的关系问题,而且也关系到世界体系与未来一段时期世界格局的发展态势问题。

  一、中国的现实:中国发展的不平衡问题

  不可否认,中国的进出口数量、中国的外汇储备、中国的国民经济总产值、中国的航天技术、中国的军事实力等等,无论在形式上还是量化上近些年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甚至名居世界前茅。那么这是否意味着中国是否很快会实现现代化、与发达国家平起平坐,甚至可以达到左右世界进程的问题呢?显然,拥有这种思维的人(包括西方学者),只是站在中国的“中国”(Central Kingdom)看,而忽略了中国发展的现状、中国的历史乃至中国的文化理念。归结起来说: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中国的发展还面临着以下几个不可忽视的问题:

  1、发展的不平衡问题。

  首先是东部与西部之间的发展不平衡。这是一个有目共睹的事实,也是中国政府正在设法解决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解决不好,不仅关系国民经济健康运行的问题,也关系到地域之间的协调问题,特别是民族关系问题。美国的东西发展平衡问题持续了近一个世纪才接近完成,从政治、经济、文化的宏观环境看,中国要全面、真正完成这个平衡至少需要有50年的时间。

  其次是城市内部的发展不平衡问题:以上海为例,如果从城市中心来看,上海有东方明珠、世贸中心、金茂大厦、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等等。而如果你有意在闸北、长宁一带考察一下,个别地方看起来还不如东部的城镇——一幅破烂不堪的景象。这些不平衡表现在住房、卫生、饮水、服务、交通、基础设施等等问题。如果说,上海存在着这种状况,那么可以推断说全国的城市都存在着这个问题。进一步说,在微观层面,特别是在城市发展上,由于前几年重视面子工程、形象工程以及政绩工程的影响,在一些城区或许还有许多豆腐渣工程,如遇人为或自然灾害,这些潜在的风险都会引发一系列危险或危机发生,不难理解中央对社会管理问题的重视。

  其三,是城市与乡村之间的差别问题。缩小城乡差别的问题早在建国时期就提出了,后来毛泽东的《论十大关系》还专门提及了这一问题。但问题是,尽管自改革开放以来,城市化进程的效应在商品、交通、服务以及通信上城乡之间的差别有明显的缩小。但是,需要清醒地认识到,城乡差别不仅仅表现为物质性的东西,还表现在纪律、自律、法律以及意识问题,而这些问题真正会影响到我们国家的内部发展。而且会影响到民族精神的塑造问题。

  民族精神同一国的历史、文化、传统甚至地理有着直接的联系。在今年6月份国务院政策研究中心主管主办的《经济要参》上我曾写过一篇文章叫做“由公平正义问题所想到的——小农经济文化与民族精神之间的关系”,笔者提到:改变国体、政体并非能对中国的发展有任何益处,要解决中国人的“丑陋”问题,须从改变小农经济文化做起。能否解决好民族精神的重塑问题,不仅仅关系到我们的国力问题,也真正关系到中华能否振兴的问题,实质上也关乎中国的影响力能否世界化的问题。

  其四、文化问题的发展不平衡问题。笔者借此机会就文化的发展不平衡问题作点说明,在座的各位都注意到了中共中央176中全会发布了进行文化建设的问题,这是个十分英明的决定。但问题是,文化建设发展什么?如何发展:就中国走向世界而言,中国应具有一个什么样的发展战略。笔者也注意到,自中央文件发布以来,各种媒体几乎每天都有关于发展文化的报道或文章,这些报道涵盖了图书馆建设、文化下乡、中国艺术对外展览、孔子学院的发展等等,不一而足。固然,这些不应排除在文化建设之外,然而,我们尚需从世界的范围考察中国的文化建设问题。试问:中国在与世界的互动中应具有一种什么样的文化?如何能使中国的文化具有感召力?而这些问题不仅仅是办几个孔子学院所能解决的问题,我国自2004年在韩国设立第一个孔子学院,2009年的时候建成近300个,2010年网上数据显示增加到了500多个,2011年的统计数字还没出来,但肯定只多不少,遍布近百个国家和地区的孔子学院对于弘扬我国传统文化,促进国与国文化交流固然有很好的作用。但是,需要注意的是要使孔子学院蓬勃发展,不仅要重量,更重要的是求质。不能搞形式主义,不能追风,不能徒有虚名。具体而言,所谓求质就是在实际内容上下功夫,要多种多样,让孔子学院的学生真正学到中国的国粹,比如中国的诗词、京剧、脸谱以及太极等;所谓在内核上下功夫就是要发展品牌、出精品,让国外的学员真正了解到孔子思想的内涵,比如何为合而不同,何为和谐共荣,所以孔子学院办得成功与否与弘扬中国的和谐世界理念意义重大。显然,我们不仅仅要关注形而下的问题,也要从形而上的角度考虑问题,它实质上涉及到中国与世界的关系问题。

  二、中国与世界的关系问题

  中国与世界的关系问题是多少仁人志士思考的问题,梁启超、冯友兰、李大钊、孙中山、毛泽东、蒋介石都做过思考,但是先辈们的思考多把中国的定位于一个屈从的角色,即让中国站起来、让世界承认中国。但是中国的这种消极角色变化了吗?窃以为,这种态势还没彻底发生变化,至多是刚刚起步。这绝不是有意夸大或危言耸听。

  其一、中国的影响力问题。学者或政治家们可能会问:中国不是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吗?中国不是成了美国、欧洲的债权国吗?朝核、伊核问题的解决不是离不开中国吗?甚至说,G20APEC、上海合作组织、中亚合作组织、中国与东盟之间的一体化不是在有序进行吗?反向地看,在美欧,也有一些人至今还在高弹“中国威胁论”如此等等。其实,中国对于当下世界的影响或许更多的是表象,在实质问题上,我们的发言权、决策权、仲裁权和实施权都是非常有限的,至少和美国比还有相当的差距。就当下而言,衡量一国的影响力不仅仅是参与,更重要的是对于一个机制运行在规则、程序、运行。具体点,在中东和谈、伊拉克问题、利比亚问题以及国际法院、世界贸易组织等等这样的机制上,我们的发言权有多少、分量有多大?所以许多人妄测中国在一、二十年与美国平起平坐,窃以为这种假想是不现实的。

  其次,中国如何对待国际规范的问题,即如何处理世界规范与中国规范的关系问题。这个问题的实质不仅关系到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礼俗文化与法理文化、而且,国家认同与宗教认同,全球利益与地区利益、国家利益的问题,而解决这些问题不是一蹴而就的问题。固然,汤因比曾说过儒家哲学可以为此做出贡献,但是设若中国要用自己的智慧创制一个和谐的世界,摆在面前的实质问题是很多的。中国如何在促进东西方差别、礼俗文化与法理文化、宗教分野、地区纠纷、全球利益与国家利益上有所作为?中国如何对待国际规范的问题?须知,在全球化的今天,能否成为国际规范的创制者已成为衡量影响力的一个重要标志,但问题是,我们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在思考中国能否成为国际规范的倡导者、制定者之前,我们必须反问自己:中国的国民自己是否能将规范落实在实践层面,笔者在一篇文章提到:目前中国政治和社会科学的任务或许在于树立规范意识。能否在规范上发挥影响力不仅仅关系到健康国际关系的缔造,也关系中国能否真正对于人类做出贡献的问题。

  三、中美关系问题

  中美关系问题实质上是中国与世界关系之中重中之重,这是不言而喻的。但是,设若对以上问题有了一个认识,那么就不难理解中美之间的关系定位。所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中美之间应该保持“积极的、合作的、全面的伙伴关系”是现实的、也是明智的。笔者认为,中美之间只有发展一种相互依存上的共识,才能有共存、共荣、共发展。笔者的判断基于以下认识(即便有的已成为陈词滥调)。

  1 军事手段不可能解决问题,否则整个世界面临毁灭的危险。

  2 全球政治经济一体化使得两国之间的相互依存紧密度更高。世界好比成为一个联系的场,处于“共振”之中。

  3 人类是智者动物,人类的意识是进化的,相信我们会解决人类自所创制的困境,这已被历史证明。

  4 地球环境危机促使大国之间不得不进行合作。

  以上的假设是不证自明的,那么,就当下而言,中美之间在哪些方面可以合作呢,笔者的观点是:(1)国际体系的建构与过渡问题。联合国改革、地区冲突以及国际规范的建构。(2)世界经济的健康发展与不平衡发展问题。(3)非传统安全之间的合作与协调问题。这些是人所共知的问题,笔者在此不做赘述。

  中国的发展问题不再是中国自身发展的问题,而是如何发展与世界的关系问题。中国须用互动的、发展的、相互依存的观点看问题,更重要的是要培养一种真正的天下意识;中国要扩大影响力,首先要解决自己的问题;在与发展世界的关系上,中国不仅要意识到中国自身的发展不平衡,而且也对世界的不平衡、国家发展的不平衡、体系的乃至世界历史发展的不平衡要有清醒的认识。中国的历史、哲学和智慧理应对世界的和谐发展做出贡献。

  反过来说,美国是否也像中国一样做一个换位思考呢?显然,这也是必要的,美国须摒弃“单极霸权”、“冷战理念”、“地缘政治”的思维,真正从相互依存的角度发展与中国乃至世界的关系,如此,这个世界才会有持续的和平与发展。

   作者简介:张全义:浙江万里学院国际政治学副教授、浙江大学非传统安全与和平发展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