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开放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对外开放 > 世界贸易

认识“逆全球化”思潮,推进“包容性全球化”

作者:张天潘  时间:2017-01-15

  英国脱欧、欧洲民粹主义抬头、特朗普反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德国十万人示威反对《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世界贸易增长缓慢以及贸易保护主义兴起……2016年以来,“逆全球化”思潮涌动,国际社会热议经济全球化是否走到了终点。2016年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WTO)第15年和加入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25年。作为全球化受益者,中国有理由高度关注当前的“逆全球化”思潮,科学认识面临的国际形势。近日,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发布了《客观认识逆全球化、积极推进包容性全球化》报告,分析了“逆全球化”思潮,并为中国未来发展提供对策。中国与全球化智库副主任,前驻旧金山、纽约总领馆经济商务参赞何伟文指出,当前经济全球化仍是主流,中国与国际社会应当积极推动“包容性全球化”,推动国际健康可持续发展。

  全球化是不是出问题了?

  2016年以来,“逆全球化”(“去全球化”)行动一个接一个,比较突出的像六月份英国脱欧,明确反对贸易全球化的特朗普当选。意大利修宪公投占优势,伦齐宣布辞职,当然修宪内容和逆全球化没有关系,但如果是五星运动党上台,就要重新公投,讨论要不要退出欧盟。这些趋势让人们疑惑,全球化是不是出问题了?当前我们如何认识这些现象,中国需要什么样的策略?

  我们分析2016年几个重大事件认为,首先英国脱欧不是“去全球化”现象,因为欧盟并不是全球化的标准。英国脱欧的直接原因是难民问题,难民问题是由地缘政治引起的。大量难民涌入英国,并且入了医保,使得英国原有公民医保缩小,对他们的就业和福利造成了威胁。因为欧盟没有边界,所以英国要离开。欧盟特别是欧元区实行的是《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僵死的财政纪律严重束缚了生产力的发展。比如欧元区自金融危机以来,除了德国人均GDP增长9%以外,法国是零增长,意大利是负增长,所以这是欧盟本身需要改革的问题,不能简单把英国脱欧当做去全球化现象。而且英国海外直接投资的存量和外资在英国直接投资的累计存量大致都相当于它的GD P60%左右,英国不可能关起门来不搞全球化。

  9月17日德国10万人游行抗议TTIP,这也不是“去全球化”现象。因为德国积极推动开放贸易,它反对的是美国标准的TTIP,并非反对全球化。特朗普的言论应该是反全球化的,但他的言论没有多大科学依据。因为第一,特朗普说,美国在WT O里吃了大亏,中国占了大便宜。但事实上美国不是WTO的输家,也不是北美自贸协定的输家,更不是对华贸易的输家。从2002年到2015年,美国对全球出口增长速度超过进口增长速度,出口增长116%,进口增长93%.对加拿大、墨西哥和中国,美国的出口增长都快于进口增长。第二,中国没有夺走美国人的饭碗。历年来比较,美国制造业就业的变动与对华贸易逆差变动没有关联,而是与其经济周期相关联。2009年其就业大幅减少的原因是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看不出美国就业和对中国贸易之间有任何联系。第三,美国以贸易平衡为基础来计算“夺走饭碗”的方法是错误的,没有经过证实。很明显,即便是贸易顺差增长,也会造成就业减少。航空航天工业是美国最大的外汇赚取者,2012年到2015年美国贸易顺差累计增长17%,产量增长21%,就业减少2 .2%,说明这不是贸易而是生产技术进步和生产率的提高。

  “逆全球化”只发生在上层建筑

  当前经济全球化还在进一步发展,仍在原来轨道上往前进。所有的“去全球化”和“逆全球化”现象和行动,其实都是上层建筑的行动。英国脱欧、德国10万人游行抗议T T IP都是上层建筑的行动,只是政治主张,全球化属于客观的规律,他们没有能力逆转。英国第二次工业革命和信息革命使得生产超越了国界,带来了全球分工和产业链,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全球化趋势并未改变,也不会改变。

  最近几年世界贸易的增长速度连续三年低于GDP增长,表明贸易在退潮,各国之间的联系在下降,世界贸易、投资和人才移动发展势头出现了某些减弱,但是全球化并没有发生转折性趋势,这从三个方面可以看出来:

  第一,跨境直接投资。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公布的全球跨境直接投资的流出存量与当年全球GDP总量相比一直在上升。2000年全球跨境直接投资的存量占当年GDP比重是22.5%,2010年上升到30.8%,2015年进一步上升到34.0%,这个趋势还在发展,分工和交换还在扩大。这表明全球跨境分工和投资的扩大趋势仍在持续,全球化仍然在发展。

  第二,最大跨国公司海外资产、销售和雇员比重保持稳定。世界500强企业中,按照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计算的跨国指数,前10名跨国公司2015年和2013年相比,9家(除苹果公司新进入之外)中6家跨国指数都在上升。

  第三,美国跨国公司的全球化经营没有发生逆转。金融危机以后,美国跨国公司母公司的总资产累积增长了21 .5%,海外子公司累积增长是21.1%,几乎同步增长。同期母公司销售总额累积增长22 .5%,海外子公司销售总额累积增长25.3%,略强于母公司。

  全球化是客观经济规律,无人能够扭转。历史上曾经有过上层建筑严重干扰全球化发展进程的先例。大萧条时期的1930年,美国出台了《1930年关税法》,大幅度提高了890多种产品的进口关税。1932年美国平均进口关税率达到53.2%,这是一种“去全球化”,大幅度加强贸易保护主义的程度。历史证明,1929年到1933年美国出口下降了69%,进口下降66%,G D P下降了50%.美国就业不仅没有增加,失业率反而达到30%,世界贸易下降66%,延长和加剧了大萧条。二战即将结束前,美国主导建立了布雷顿森林体系并成立关贸总协定,战后连续多轮降低关税,减少非关税壁垒,就是为了纠正上层建筑的错误,适应全球的发展。

  全球化伴生三大问题

  “逆全球化”这种上层建筑不是凭空出现的,有它的社会基础和经济基础。资本运动带来就业和贫富差距问题,在全球化条件下,资本运动无国界,在各国之间和一国内不同程度带来相同问题。全球化伴生三大问题,第一是技术进步带来就业相对减少。全球化大大促进了科技进步和产业升级,同时意味着同样产量需要的劳动力更少,从而带来就业方面的矛盾。

  第二是资本和劳动间收益差距不断扩大,贫富差距扩大,比如美国内部金融巨头暴富。但这并不是由国际贸易、自由贸易和全球化造成的,而是反映了资本运动的规律。资本运动本身追求高额利润,必须降低成本,成本包括不变资本(生产设备)和可变资本(劳动力)。不变资本需要不断提高效率提高产量,必然带来技术进步;可变资本,工人工资越少越好,还要形成一部分的产业后备军,经济扩张的时候可以用,而且让你没有谈判余地,嫌工资低就走人,所以失业是资本运动下不可避免的现象。现在西方国家充分就业的标准是4%多,而不是1%或者2%,就是需要一定的失业人群在那里,这是资本运动本身的规律。以资本为收入和以劳动为收入是不一样的,二者差距越来越大,这也是资本运动的规律。美国最近的基尼指数是41 .06%,高于40%已经是高的了,但这是全球化和贸易造成的吗?不是。比美国开放程度低得多的博茨瓦纳、纳米比亚和海地这些指数都高出美国很多,而丹麦、荷兰、德国是30%多,所以这是社会政策导向导致的。

  第三,金融资本的全球化运作带来巨大风险。金融资本的扩张脱离了产业资本,它本身不创造财富,但从实体经济里吸取钱造成了更多人的贫困。这三大伴生问题是资本运动的规律,不一定是全球化造成的,全球化只是载体而已。

  全球化不但不会倒退,相反还会继续发展。20 16年达沃斯年会上,世界经济论坛主席施瓦布提出“第四次工业革命”。第四次工业革命和任何一次工业革命一样,都是从科技重大突破开始的。而所有科技进步和突破,归根结底都是大大提高生产率,从而带来生产力的发展,进步一步突破国家和地域疆界,更加具有全球性。因此,第四次工业革命进一步推动经济全球化的规律不会改变,全球化将在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获得新的发展。

  积极推进“包容性全球化”

  既然全球化经济规律是现代生产力的必然产物,无人可以逆转,整个国际社会应该共同顺应客观规律,努力推进全球化,同时应该科学认识资本运动必然带来的负面后果,制定相应的战略和政策体系。中国需要做到这些:

  第一,以解放和发展生产力为中心。全球化标准归根结底落脚于生产力,应该支持有利于生产力发展和技术进步的自由贸易和组织形式。

  第二,应该继续捍卫自由贸易体系,但贸易规则要与时俱进。自由贸易体系还是以WTO为核心,不要动摇不要破碎化。现在各种区域的自由贸易和安排很多,不能简单认为这会造成世界贸易规则的碎片化。只要各种区域和双边的安排是以WTO基本原则为基础,适应地方和具体国家、具体地区的情况,在其基础上再来一个“WTO +”,这应该是允许和支持的,WT O应该给予指导。W T O本身要与时俱进,反映现在技术贸易发展的新变化和贸易所需要的新规则。

  第三,根据《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提出的思想,应该推进包容的、共同但有区别的自由贸易投资规则和区域一体化。全球化可能伴生一些问题,要正面应对,实行共同但有区别的开放贸易。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不同发展水平的国家,大国和小国不能要求同一个标准,必须适应不同发展水平和不同国情,有差异的开放,达到包容的局面。

  此外,还应该做到技术进步和充分就业并重,节制资本、扶持劳工,全面长期地治理国际金融体系。如果把这些问题处理好,“逆全球化”、“去全球化”的问题可以基本得到控制,全球化就会更健康地往前推进。

  中国作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头号贸易大国,当前承担着义不容辞的大国责任,也面临着难得的历史机遇。针对中国的应对策略,应该做以下这些准备:

  一,组织政府和智库力量,对“逆全球化”现象和趋势以及全球化新特点和可能趋势进行连续、系统而深入的跟踪研究。要看到2020年会怎样,2030年会怎样,2050年会怎样,根据趋势,提出科学分析、预期和对策建议。

  二,在国际上,应该积极参与并主导国际规则制定。G 20舞台、WT O舞台、“一带一路”舞台和自己的对外开放性的自贸区网络,这几个舞台都要积极推进。

  三,在国际上提出“推动包容性全球化”的口号,提出“共同但有区别的贸易投资自由化”主张。

  四,国内全面深化改革,建设高标准的开放型经济。

  五,要适当展开对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前瞻性研究,做到心中有数,未雨绸缪,争取主动,有效从容应对。

  整理:南都评论记者张天潘 实习生 胡明山

来源:南方都市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