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开放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对外开放 > 世界贸易

欧洲经济学家答凤凰:中美贸易战会不会爆发?

作者:  时间:2017-01-17

   

  凤凰财经记者专访欧洲复兴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谢尔盖古里夫(摄影:周昀) 

  (凤凰财经驻欧记者静楠 翻译:陈佳琳)每年冬季在瑞士滑雪胜地达沃斯举办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达沃斯论坛)闻名于世,缘起于1971年时任日内瓦大学商业政策教授的克劳斯•M•施瓦布发起的欧洲管理论坛,在1987年更名为世界经济论坛。 历次论坛均聚集全球工商、政治、学术、媒体等领域的领袖人物,讨论世界所面临最紧迫问题,只有收到世界经济论坛邀请的人士才能参会。

  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谢尔盖古里夫是达沃斯论坛的常客,凤凰财经在论坛正式开幕前夕对他进行了独家专访,听古里夫谈一谈他眼中的达沃斯。

  谢尔盖古里夫,是俄罗斯著名的经济学家,曾任莫斯科新经济学院校长,巴黎政治学院终身教授, 2006年当选世界经济论坛全球青年领袖, 2011年-2015年作为世界经济论坛欧洲、地缘经济等议题的主要发言人。

  凤凰财经: 您很早与世界经济论坛结缘, 在您看来,世界经济论坛在国际舞台上扮演什么角色? 

  谢尔盖古里夫: 达沃斯在团结各方人士共同讨论应对全球议题的影响力上越来越大,跨国的交流非常重要,比如你提到我所参与的论坛旗下的欧洲议题委员会,达沃斯针对全球未来的顾问意见已经成为各国讨论的重要议程,达沃斯成为达沃斯并非偶然。

  古里夫认为,论坛之所以世界闻名,得益于发起人施瓦布推崇的“利益相关者理论”, 提供了一个高端的全球对话机制, 世界局势因为达沃斯而发生的改变不容忽视。

  背景: 1973年,随着布雷顿森林体系固定汇率机制的瓦解和第四次中东战争的爆发,论坛年会的关注点开始从企业管理转向经济和社会事务。政治领导人也首次应邀参加1974年1月的达沃斯论坛。在1987年正式更名为“世界经济论坛”后,论坛延展为一个解决国际争端的平台。希腊和土耳其在1988年签署“达沃斯宣言”使双方在战争的边缘悬崖勒马。1992年,南非总统戴克拉克与曼德拉和领袖曼戈苏图•布特莱齐在论坛年会会面,这是三人首次在南非以外的场合同时亮相。在1994年年会上,以色列外长希蒙•佩雷斯与巴解组织领导人亚瑟•阿拉法特就加沙和杰里科地区问题达成协议。2008年,比尔•克林顿发表题为“创造性资本主义”的主旨讲话——即一种新型的资本主义形式,通过发挥市场力量更好地满足穷人的需求,在产生经济利润的同时解决世界不平等问题。 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和以色列总统佩雷斯都曾经参加达沃斯论坛。  

  凤凰财经: 作为达沃斯论坛的青年领袖,您对2017年世界经济论坛的主题: 领导力,应势而为,勇于担当,是怎样理解的?   

  谢尔盖古里夫: 这个主题有两个重要组成部分。 一个是应势而为,意思是说,需要对挑战保持清醒,并且能够预见挑战。去年政治和商业的局势需要精英们能够比过去对社会与经济有更好的理解。勇于担当,就是不能仅仅空许诺,当你看到问题的时候,你不能只是承诺问题必然得到解决。言出必行,一诺千金。 我们看到很多民粹主义者提出的仅仅是口号,达沃斯不同,来这里不是作秀,而是要作出庄重的承诺。

  凤凰财经: 在您看来,谁是具备这种素质的领袖人物?  

  古里夫: 我认为论坛创始人施瓦布教授,为论坛努力工作了40余年, 现在仍热心于此, 40年来,人们依然渴望来到达沃斯, 而达沃斯的地位始终重要,他是人们可以追随的楷模。

  凤凰财经:自从1979年中国代表亮相达沃斯之后,今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率领中国历次最大的代表团出席达沃斯论坛并举行主旨演讲, 而美国新当选的总统特朗普并不参加,有媒体评论认为,这是中国领导人的展示全球领导力的机遇,您认为中国会不会成为此次论坛最大亮点?  

  古里夫: 中国领导人能够以这样高的规格来参与达沃斯论坛,很令人期待。中国的参与很重要,不仅仅因为中国在过去的35年中受益于全球化、成为最大的经济体之一,而且因为中国也实际地为全球经济和社会做出了巨大贡献,比如发起一带一路的倡议,中国积极参与全球对话是非常好的事情。最重要的国家对话和共同解决全球问题,令世界受益。我们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也相信,孤立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即便我们对全球化的副作用有担忧,但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倒退和反全球化。 我们应该让全球化更好的为每一个人服务。 我认为习主席不仅仅能帮助中国与外界沟通,全球社区也因此能够获得中国的帮助。 当今世界很难看到哪一个全球问题不需要中国的帮助。

  凤凰财经: 所以这是一个双向的对话?  

  古里夫:不仅如此, 应该是多边的对话,对话可以在不同的维度和层面进行。 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参与不仅应该受到各方欢迎,而且是极为必要的。

  凤凰财经: 您认为今年全球经济最大的风险是什么?  

  古里夫:我认为全球最大的风险之一是中国的放缓或硬着陆。中国现在是全球经济一个关键角色,所以中国的经济放缓会成为今年全球的挑战。世界经济的长期挑战是发达国家增长缓慢。尽管G7或经合组织国家在全球经济中的作用已经减少,但它仍然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增长率每增加一个百分点都会对我们区域和整个经济产生重大影响。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在最近的全球危机之后的最近几年,生产率增长和GDP增长低于以前。

  凤凰财经: 有人担心中国经济放缓而变成硬着陆, 您有这样的担心吗?  

  古里夫: 我认为不会硬着陆,虽然有硬着陆的风险, 中国有很多火力使硬着陆变成软着陆,这是可行的。中国决策者已经学到了很多经验教训和很多专业知识。 除了专业知识,他们还有资源。 中国的增长在过去8年中有风险,甚至放缓,伴随着前所未有的信贷扩张,可能没有这些扩张,增长将会变得更慢。现在至少没有变得更慢。如果你走遍世界,看看类似的情况,中国的变现已经更好,有能力的决策者和大量储备是中国的优势。

  凤凰财经: 那么在您看来2017年世界经济最大的机遇是什么?  

  古里夫:最大的机会是全球化的技术进步。我认为发达国家的人们忘记了全球化和技术进步对新兴市场做了什么。如果倒回35或40年前,你会看到贫困人口占全球人口的40%,现在我们说的是10%。当前主要的挑战和机遇是如何平衡好全球化和技术发展和公平分配,使其成果让人们广泛分享。 我们现在看到反全球化在更富有的国家,人们由于工作全球化和技术进步而事业。这是我们需要认真考虑的,以确保增长是包容性的,每个人都分享增长的好处。

  凤凰财经: 中国人民银行去年12月7日发布数据显示,截至11月末,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0516亿美元,较10月末下降691亿美元。经历连续5个月“缩水”,外汇储备正逼近3万亿美元。您分析中国外储下降的原因是什么?   

  古里夫:在市场中,货币贬值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如果你不允许货币价格着落, 那就是和央行政策相悖了。当你看到人民币走弱的时候,外汇储备已经建立起来,中央银行实际上可以减轻冲击和平滑贬值。这就是为什么储备正在下降。 你看到资本流出中国,使用储备,你可以缓冲冲击。 根据中国国际收支情况的变化,储备可以上下波动。人民币现在是特别提款权的一部分,人民币资本账户可兑换进程在加快,资本控制已经软化,所以经历今天阶段是相当正常的。 在这个意义上,它确实是一个动荡的过程,这正是为什么储备已建成使这个充满湍流的过程显得更加顺利。我觉得这也是全球市场去年充满不确定的表现。

  凤凰财经: 您觉得中国有能力应对这些挑战吗?  

  古里夫:人们会说,在过去8到10年里,信贷的扩张是过度的。 因此,中国的金融体系存在很多风险.我们对中国的金融系统虽然有一些担心,比如对于不良贷款水平,政府和国有银行的效率,但包括主权财富基金的增长。中国有很多资源来应对潜在的挑战。

  凤凰财经: 说到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区域经济,您预测2017年经济发展更快,2016年和2017年,EBRD区域经济增速将分别为1.6%和2.5%,1月17号英国首相将公布脱欧方案,您觉得会对区域经济产生多大的影响? 

  古里夫:我们区域里经济体直接与英国贸易的不多,但与欧元区打交道更多。英国脱欧,它将影响欧元区,通过欧元区将影响我们的国家。对多数国家GDP的影响将不到1%,不会产生灾难性影响。

  凤凰财经: 如果英国退欧,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会不会选择新址?  

  古里夫: 我想不会, 我们的宪章规定了总部在伦敦。 我们不是欧盟银行,而是一个拥有非常多样化的股东基础的国际银行。 英国事实上是最大的股东之一,也有许多非欧洲的股东,例如美国和日本,以及中国。 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没有看到影响我们的位置。

  凤凰财经: 您认为哪个经济体将成为2017年世界经济的引擎?  

  古里夫: 三个分量相当的区域——中国、美国和欧盟。 中国当然是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贡献者, 但中国的发展放缓,美国持续增长。中美可能平分秋色。 印度的发展也相当快。 作为一个整体,欧盟也重要的力量。 但主要的挑战是不要倒退到反全球化和技术进步。 我们应该制定一个所有国家能接受的政策, 以及如何解决全球的不公平和如何应对反对全球的思潮。

  凤凰财经: 明年欧盟德法荷兰都要进行大选,大选中选民向右转的风险是否令您担忧? 您认为欧洲的局势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古里夫:荷兰法国意大利和德国都是我们的股东, 我们认为他们的制度和体系成熟, 我不认为选举会让国家政策发生重大变化。显然我们会和民选政府合作。虽然可能会有一些意想不到发生,但总体来说,我认为主要的挑战是德法两个国家的领导人应该坐在一起对话,就如何采用包容性的增长方式领导社会和经济发展。

  凤凰财经:  特朗普上台对世界政治经济的格局的影响,您是否乐观? 

  古里夫: 我们仍需观望。

  凤凰财经: 特朗普曾批评中国应对美国的一半的贸易赤字负责以及不遵守规则。 您认为中美贸易战短期内会不会爆发?  

  古里夫: 我当然不希望发生,但发生与否不取决于特朗普个人,而取决于美国人民和美国政府。如果发生,其实反过来会伤害投票支持特朗普的选民的利益,因为他们依存于全球化从中国进口的好处,尽管全球化可能令一些人视野, 但显然,如果和中国进行贸易战,其后果是一场灾难。

  

  总体来说,一个宏观的经济规律是,如果你有贸易逆差,意味着你的资本账户盈余, 其他国家投资你比你投资他们要多。 这就是为什么美元升值而你有贸易逆差。 你不能说,你有了逆差,就是中国不遵守贸易规则, 如果你实行固定汇率, 你还能这样说,问题是美国是浮动汇率制,美元立即升值或贬值取决于投资余额。 许多人认为美国是一个有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意味着货币流入美国。 美国人用升值的货币提升了购买力购买进口的低价产品,这就是宏观经济学一对一的作用。 因此,贸易赤字不是你的贸易伙伴可以强加给你。 这是一个平衡结果,因为美国是有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

  凤凰财经: 特朗普要求企业在美国投资增加美国人的就业,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马云日前也到美国与他会面,表示要为帮助美国人创造100万个就业机会,你对特朗普经济计划怎么看?  

  古里夫:我们仍然不知道唐纳德•特朗普的经济计划是什么。但政府用行政手段让企业被迫选择在美国投资既违反自由市场原则,也与川普本人提出的为企业减负的初衷相违背。 因此,特朗普的经济团队需要考虑很多方面。

  凤凰财经: 特朗普提出美俄应该更加密切,请分析一下金砖四国中的俄罗斯经济?   

  古里夫: 俄罗斯的衰退已经到达底部开始反弹,但发展速度远远落后于中国,明年有往以1%的速度发展,对于俄罗斯来说,最大的机遇和挑战就是改革,以及结束与西方的对立和孤立。

来源:凤凰国际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