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开放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开放 > 中国视野

张全义:对冷战终结的再思考:中国怎么办?

作者:张全义  时间:2012-05-03   浏览次数:0

  关于苏联或冷战终结的研究成果汗牛充栋,但对此议题的关注却一直没有终结,特别是在“苏联终结20年祭”前后,一些学者发表了相当发人深省的观点。这个问题何以得到中国学者、政治家们穷追猛打般的追究?我想不外乎以下几个原因:

  一、“中国崩溃论”或“中国阴谋论”不绝于耳,在国内外仍有很大市场;中国政府的敌对势力希望中国重走苏联的老路,特别是图谋通过军事对抗或和平演变拖垮或改变中国。

  二、就中国而言,其本身处于战略防范和意识形态安全的考虑,从而对于任何有可能导致政权、政党涣散的假设高度警戒。

  三、就学理方面而言,围绕冷战终结理论的须继续进行验证,大致从三大理论的假设出发进行争论。特别是现实主义仍然与建构主义、自由制度主义就各自的假设互相争论。

  以上几个方面已有很多人论及,因此,在此不予以展开。下面本人围绕国内治理、大国关系、地区冲突等议题就冷战的终结问题再发一点议论。

  第一个议题是:冷战真的结束了吗?在我开设的《当代全球热点问题》课程上,在试图用国际关系理论的视角分析冷战结束的时候,一位留学生打断我的话题,问道:“冷战真的结束了吗”?

  他的问题引出了同学们之间的以下的讨论:在意识形态领域和全球层面,冷战已结束。该学生又问道:那怎么解释朝鲜半岛的对峙局势?如何理解美国和俄罗斯在东欧和中东的对峙?如何评判中国与美国在东亚的军事对峙?

  显然,以上问题值得我们每个人的思考:冷战真的结束了吗?当中国日益崛起、美国感受到其霸权不断受到挑战并在全球范围内再次采用遏制战略的时候,人类是否会迎来第二次、第三次冷战?

  第二个议题是:中国怎么办?这个问题不仅关乎国安内的长治久安也关乎中国在全球的影响力的问题。前不久,在香港我遇到了的来自美国的A先生:在谈到中国发展的态势时,他评论道:中国是否对世界的威胁取决于自己;中国能否像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所做的那样改造世界,比如,美国在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后,倡导了联合国,推动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组织的建立与发展,为世界的和平与稳定做出了贡献,很遗憾,后来却走了弯路,与前苏联在全世界争霸,搅得全世界鸡犬不宁,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全世界人们生活在核武器的威慑中。所以,中国的全球地位取决于在今后一、二十年里能否应对一系列的全球治理问题,诸如金融危机、温室效应、核扩散、恐怖主义、世界一体化等等问题,中国能否在此走出新路子,避免美国式的单边主义?中国能否发挥其优势在处理东西方文明的冲突上做出贡献?中国的体制模式能否实现可持续化,对全球的发展模式能否起到借鉴?中国能否与西方在制度建设上形成普遍的共识或认同?

  显而易见,他的见解未必全面,但他提出的问题值得思考,这些也是中国发展与振兴过程中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第三个议题是大国关系问题,或者说,中美关系在当下又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中国如何处理与美国的关系:与美国在机制内博弈还是超越体系,在经济、军事、文化诸领域展开竞赛或对抗?

  不少美国的右翼势力或保守派人物希望拉中国与其进行军备竞赛,他们之中的一个重要立论是1980年代美国总统里根曾掀起军备竞赛并拖垮了苏联。因此,如何应对这种假设是不可回避的一个问题,而如何处置东亚一体化、提升我们的海洋战略不仅涉及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更重要的还涉及中美关系。

  谈到当下的中菲在黄岩岛的军事对峙,有人会问,为什么菲律宾这么一个岛国及周边的一些小国敢向中国挑衅,为什么这些国家的“人们”不念中国在海啸、地震、经济危机时对它们所做的贡献?

  其实,我们要区分这些国家的当局与人们在对待中国问题上的认识,在处理外部纠纷时,不排除一些国家利用国际冲突转嫁国内危机的思虑。这样说是有根据的。

  去年11月与今年的3月,我分别赴印尼菲律宾开会,会议期间我特意围绕这些国家的国民对中国的“威胁”认知做了个调研。调研的结果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九成的被访者都对中国抱有好感,特别提到了华人对于他们经济的引擎作用,至少我没有听到对中国的明显恶意;他们甚至盛赞中国对地区和平与建设的贡献。随便提一句,在对一些高中生、大学生调研时,我发现,他们的答案基本相同,而使我惊奇的是他们对于中国的历史、朝代、现代中国的了解。此外,他们对他们国家的地图、地貌也十分了解。当我问及他们有多少岛屿时,学生们都会不假思索地答出来。

  但是,这并非说所以的问题都令人“皆大欢喜”,问题还是有的,特别是投资风险与管理问题。东南亚的一些国家经济基本上由华人阶层掌控,华人对当地的经济繁荣起了很大的作用,中国在东南亚的政府与私人投资已达到了相当的规模,特别是中国在促进东盟一体化的过程中付出了很多。所以,在对待南海冲突上,我们须从比较优势、从战略布局看问题,否则,就可能被人牵着鼻子走。

  第四个议题是中国自身发展问题:中国如何使其政治可持续化?政治、经济改革如何进行?如何在制度上根除腐败,在法制的前提下促进公平、正义和社会的有序发展?这些问题我不做扩展,留给我们的职业官员去讨论。但是就促进健康的国际关系而言,尚需思考如何处置以下几对关系:

  1国家利益、地区利益、全球利益的融合问题。上海的国际问题专家金应忠教授曾提出了国际体系与全球体系并存的问题,这是个十分贴切的提法,或者说这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现实,但问题是我们如何处置它们之间的关系?

  2东方价值与西方价值,中美之间的合作不仅在于硬实力方面的合作,而且也涉及软实力,软实力方面合作的关键或实质为中美两国是否能给东西方价值的融合带来创新;或者从反向思维而言,如何面对文明之间的冲突问题。

  3国家制度、国际制度问题:国家制度与国际制度的融合问题。中国的小农经济文化与文化自觉性问题是中国变革自己和走向世界的一个痼疾,我们如何克服扬弃?

  4国家组织、国际组织、全球组织:全球治理的俱乐部建了不少,但各有不足,中国以及全世界如何处置这种形式、制度与内容之间的不统一或滞后关系。

  以上几组关系或问题不仅关乎大国战略、大国关系、外交战略,也关乎中国能否真正崛起为人类做出贡献。而在中国的发展过程中,单边主义的思维不可能销声匿迹,遏制的思维或许重现再次将整个人类置于普遍恐惧的时代,这是所有学者和负责任的政治家必须引以为戒的。因此,如何在适度维护国家利益的前提下避免安全困境升级是处于体系前沿的国家必须思考的问题。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