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开放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开放 > 中国视野

新经济力量论坛呼吁中国拯救世界经济

作者:  时间:2012-11-22   浏览次数:0

  “感谢中国新经济力量论坛能够让我再一次来到我最喜欢的国家,也来到这个国家我最喜欢的城市广州。”大名鼎鼎的国际投资人、与沃伦·巴菲特齐名的量子基金创始人杰姆·罗杰斯,一出场便引爆了整个会场。2012年11月20日上午,“中国新经济力量论坛”在广州花园酒店千人宴会厅正式拉开帷幕。该论坛由雅居乐富春山居特约,由广东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指导,并得到广东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支持。

  除罗杰斯外,还有多名国内外知名经济学家参与此次论坛,包括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王一鸣,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副部长魏加宁,耶鲁大学金融学终身教授、著名华人经济学家陈志武、广东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汪一洋等。此外出席论坛的还有广东省人民政府副省长陈云贤博士、南方报业传媒集团董事长杨兴锋、广州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骆蔚峰、广东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汪一洋以及雅居乐地产控股有限公司副总裁、华南区总裁梁正坚。

  本次活动得到了雅居乐富春山居的冠名与全程协办。组委会方面对记者表示,雅居乐作为全国十大品牌房企之一,在着眼于推动中国人居发展的同时,亦始终关注并支持中国新经济发展。

  千人厅被挤爆

  论坛本身不可谓不火爆,记者在现场发现,原本定于上午9时30分开幕的论坛9点不到就被围的水泄不通,花园酒店上千人的宴会厅被早早地人满为患。由于场面火热超出预期,据记者了解,为了控制会场秩序,在论坛开始后,组委会还不得不调集酒店所有宴会厅的资源,为观众加位。

  然而在论坛开始以后,还是有大量的参会者因为没有座位,只能站着听经济学家们的演讲,虽然如此,气氛依旧十分热烈。

  新经济力量论坛作为广州今年最高端的经济聚会,不但吸引了包括罗杰斯等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莅临,参与论坛的听众更是广州罕见的高规格,来自广州乃至全国世界500强企业的高管、企业家以及国内大型品牌企业的总裁,银行行长等行业领袖均关注并出席本次论坛。甚至更有不少企业家推掉重要的商业会议,专程赶到广州出席本次论坛。有听众现场评价:“广州多年未见如此高规格的论坛盛事了。”

  由于十八大刚刚闭幕不久,期间提出的各项经济政策也必然成为本次新经济力量论坛的关注热点。与会人员,无论是普通听众还是经济学家和政府官员,都充满热情的就十八大的经济话题,如增加居民收入,改变增长模式等等展开讨论。

  “在当今世界,谁掌握科技创新的领先地位,谁就掌握未来发展的主动权。”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王一鸣则在论坛上认为,“中国经济从要素驱动转变到创新驱动最迫切的就是推进企业主导、市场导向的科技创新。他指出,强化企业在技术创新中的主体地位,关键要形成科技要素、高端要素向企业流动,向企业集聚的体制、机制,引导资金、人才、技术能够向企业集中,向企业集聚。”

  王一鸣还提出警告:“后起的新兴市场国家,包括越南、柬埔寨、印度、缅甸、秘鲁,他们的生产成本,要素成本比我们还低,也正在替代过去的传统市场,这也是一种倒逼。国内经济增长的内生条件也在发生变化,经历了三十多年的高速增长以后,正处在阶段性的转换时期,以前的高速增长靠高储蓄率、高投资率,但是储蓄率随着人口结构的变化、老龄化的加快正在逐步的向下调整,随着人口抚养率的提高储蓄率也会提高,劳动力的供需形势也会发生变化,而且已经在发生变化。企业现在抱怨最多的是人工成本的上升,劳动力已经接近峰值,农村人口转移速率在下降,人口红利正在逐步消失,资源环境也不允许我们继续靠资源和要素大规模投入,各种资源的供需矛盾越来越紧张。”

  呼吁为民资松绑

  强调支持民企,扩大加快在金融领域的改革,主张“民进”,成为这次论坛的主声调。特别是参会的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副部长魏加宁,都是主张在金融和其他领域推动改革,给民企、民营资本松绑,解除一些限制性政策和法规经济学家代表人物。这也让本次新经济力量论坛,带有了浓厚的呼吁改革的色彩。

  “内需增长点就是通过减税免税,还有就是通过让老百姓更多的分享国有资产,国有企业的一些利润,国有资产的升值。以这些方式更强的、更具体的推动中国经济的发展。从过多依赖外需出口,转向更多依赖老百姓的消费增长。”陈志武在论坛过程中对记者表示。

  陈志武还谈及民间融资的问题,“是因为那么多年下来,民间金融没办法在阳光下去经营操作,这样造成很多跟民间金融市场有关的制度和机制,包括法院提供的支持,都没办法自发的发展起来。因为民间金融历来就被打到地下,这变成桌面下可以坐的,那这样一来的话,阳光化制度架构没办法去形成。当然这个讲起来比较抽象的,有的时候像我们研究金融市场怎么发展,拿世界各个经历去做研究发现,有的金融完全存在自由自发的去发展,就必然会引发出来很多的制度机制,正式的和非正式的制度机制可以有机会去发展。”

  魏佳宁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更是主张要把改革以危机导向为主转向利益导向。“20世纪80年代的改革基本都是危机导向,粮食不足了就进行改革,财政不足了进行分税制改革解决中央财政问题。改革二十年到今天有两个问题,国企现在的日子好过了,过去亏损让他改革,现在日子好了怎样又让他改革。还有社会体制的改革,等到危机爆发以后再改革恐怕就太晚了,所以改革本身需要面临的其中之一是要从危机导向为主,转向危机导向和利益导向为主,甚至推动利益导向推动危机导向。比如让地方政府发债和资本市场对接,为了多发债,要建资产负债表,要披露地方政府的财政信息。国企改革也是如此,国有企业改革要利益最大化,也应该和老百姓的利益结合在一起,比如保障性住房的建设应该和国企合作,国企应该做商业企业做不了,不想做或做不好的事,这是国有企业应该做的,要把定位定好了。民营企业追求利润最大化没问题,国有企业应该追究社会价值。他的财务报表也应该披露。”

  希望中国汇率自由化

  新经济力量论坛真正的高潮还是罗杰斯的出场。人们甚至从座位上走出,一拥而上,仅仅希望拍到一张投资大师的照片。对于中国人得狂热喜爱,这位70多岁的美国老人也早有准备,他非常潇洒冷静的播放自己准备好的短片,不时以幽默的口吻让人大笑。

  罗杰斯反复强调他对中国的看好,他说:“21世纪都将是中国人的世纪,很多西方人不喜欢这种理论,但这是非常显而易见的。在19世纪是英国人的世纪,20世纪是美国人的世纪,21世纪应该是中国人的世纪。在中国你们处在了正确的时代和地点,在过去30年到50年,中国发生了巨大变化,很多西方人不理解这点,没有完全理解中国所产生的变化,但这并不是昙花一现的,我认为中国的力量和中国的发展变化,会在未来这一世纪持续下去。”

  他并以自己为例,表示自己正因为看好中国,看好亚洲,才卖掉了纽约的房子,搬到新加坡居住。而他一位也要让自己的孩子,孙子学汉语,到中国读大学。“我的孩子可能会来中国读大学,我希望我的孩子能够来到中国著名的大学读书,而不是去美国的名校读书。”罗杰斯说。

  不过再看好中国之外,罗杰斯也对中国提出了自己的希望,他希望中国更加开放,主要体现在移民上和汇率上。罗杰斯说:“移民到中国来不见得是特别容易的事,希望中国未来在移民政策方面能够更加开放和宽松。让外国人获得中国绿卡的可能性会更大,如果中国的绿卡能够更加宽松,有更多的人才移民到中国,他们能够带入很多技能、专业知识到中国。当年邓小平进行改革开放时说了,如果打开一扇窗户肯定会有苍蝇飞进来,不开窗户房间一定有苍蝇,道理是一样的,如果你不开窗户阳光也不可能照进来,希望政府继续延续移民政策的开放,能够开启更多的开放,使像我这样的人,像我女儿这样的人将来有机会拿一张中国的绿卡。”

  “我也希望中国的货币方面希望能够更加自由化,进行更好的国际汇率的转换,使货币能够更加通用。任何一个世界经济强国的货币都是世界通用的,没有哪一个强国经济发展了,但是货币没有通用。中国经济已经发展到如此强大,经济增速已经如此之快,也希望在货币体制上做到更加开放。”罗杰斯补充。

  罗杰斯:我要买两套雅居乐富春山居

  在参加论坛前一天,罗杰斯就走访广州新经济领地科学城内的企业以及区域标杆项目雅居乐富春山居。即使在这种比较悠闲的活动场合,罗杰斯依然多次表示对中国的看好。在参观雅居乐位于科学城板块的富春山居项目园林和样板房时,罗杰斯则多次称赞该楼盘对细节的打造,甚至开玩笑称:“我要在这里买两套。”

  随后在雅居乐富春山居举行的与一些中国投资者的谈话中,罗杰斯认为未来两年欧美经济将面临许多困难,中国则将“再次走出来拯救世界经济”。此外,他还建议中国投资者应该多阅读政府的经济计划,计划所涉及的行业将存在重大的投资机会。

来源:凤凰财经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