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开放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开放 > 中国视野

中国改革:亚洲一体化的最大条件

作者:李艳洁  时间:2014-04-19   浏览次数:0

  “由于美国和欧洲的金融政策,新兴经济体面临资本外流货币贬值等金融风险,汇率、国际收支平衡、金融脆弱性等指标明显恶化。”

  亚洲博鳌论坛发布的《新兴经济体发展2014年度报告》称,印度卢比、巴西雷亚尔兑美元的名义汇率贬值幅度都在20%以上;同时,其他亚洲新兴经济体都面临外债规模较高或中短期外债比例较高等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相似的问题。

  多年来,全球金融市场改革进行得异常缓慢。

  参加博鳌论坛的经济学家们认为,新兴经济体的话语权远远不够,然而要改变二战后美欧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也并非易事。

  许多国家都认为中国内部的金融改革和人民币国际化,或将对亚洲地区的一体化乃至全球金融秩序的修改起到推动作用。

  缓慢的国际金改

  欧美金融危机冲击新兴经济体,难撼传统国际金融秩序,新兴经济体或谋自立。

  “您认为现在全球金融市场的最大风险是什么?”“欧洲!” 澳大利亚金融服务理事会首席执行官John Brogden在中国举行的“中澳金融领袖对话”活动上表示。

  在他说这句话的同时,2014年亚洲博鳌论坛上,对于国际金融市场改革的讨论也正如火如荼。

  诚然,金融危机源起美国、欧债危机使得美欧相继陷入经济低迷和金融危机的泥沼,他们采取的补救措施却给新兴经济体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新兴经济体发展2014年度报告》显示,由于美国和欧洲的金融政策,新兴经济体面临资本外流货币贬值等金融风险。 

  耶鲁大学金融教授陈志武[微博]认为,目前亚洲面临两大挑战,一个是很多金融机构在亚洲过于乐观地进行操作,而这个区域的一些地方政府也缺乏长远的发展眼光,例如过多使用短期贷款,而长期性的市场建设没有得到足够重视。

  这一区域面临的另一挑战来自地缘政治,相互之间缺乏信任的情况加剧,在很多亚洲国家之间,这个问题甚至越来越突出。

  对于美欧和日本的量化宽松等货币金融政策导致的新兴经济体的金融风险,多位接受采访的经济学家都表示,外部因素固然是个大问题,但是要抵御这场风险,关键还是要靠新兴经济体内部结构性调整,自身强大了,这些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

  另一方面,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国际金融体系的两个重要机构:世界银行[微博]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微博],都没有给予新兴经济体足够的话语权。

  2010年,IMF[微博]出台关于份额和治理的改革方案。然而,时至今日,改革迟迟尚未能进行。

  2013年4月11日至13日的国际货币春季会议上,IMF改革方案也成为会议的焦点之一,各方对美国阻碍IMF改革进程越发不满。

  IMF决策机构国际货币与金融委员会(IMFC)12日发表公报,敦促美国尽快批准这一改革方案,如果IMF份额和治理改革方案今年底前仍未生效,将讨论推进改革替代方案。

  现任IMF轮值主席国是欧盟。这给人一种“IMF由欧洲统治,世界银行由美国所统治”的印象。

  陈志武认为,IMF的改革方案中提出加重新兴市场国家的投票权,带来了新兴国家和人民的声音,对于之前欧美一方独大的声音有一定挑战。

  在2014年博鳌论坛亚洲年会上,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林毅夫表示,中国在IMF、世界银行的投票权都有一定程度提升,但是并没有达到预期。中国的GDP占全球10%,但是在世界银行的代表只占5%,在IMF中更低。需要对这种情况进行调整,这样才能表现出全球现实。

  《当中国统治世界》的作者马丁·雅克在今年博鳌论坛上表示,IMF、世界银行如此不愿意进行投票权改革,是因为现行的,二战后形成的以美国为主导的经济秩序已经运行了很多年,突然改变的话,会让很多参与者感到不适。这种情况很有可能使新兴经济体自己成立一个经济组织。

  被期待的中国金改

  中国金改先试先行金融开放,或为亚洲一体化打开窗口。

  中国的金融改革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时,承诺开放金融服务行业。如今,外界期待能够通过开放进入中国的金融服务市场。

  中国人民银行[微博]行长周小川近日在2014博鳌亚洲论坛上指出,中国面临必须进行金融行业改革,纠正、改进银行业一些状况,进一步发展资本市场的问题,要以一些非常规方式发展我们的资本市场。

  这其中,上海自贸区的标准尤其让国人和外国投资者都寄予了重大希望。

  原中国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表示,上海自贸区今后的工作两大创新是关键金融体制创新和投资体制创新,“从而实现李克强总理讲的,我们中国要有更高水平、更高质量的对外开放,以实现习近平主席提出的要使中国的对外开放有一个全面的局面。”

  上海自贸区在投资管理上对外国投资管理实行“负面清单”的管理方式,推出了“负面清单”和外资备案制的管理,区内企业到外国投资也实行备案管理的方式,大幅简化境外投资的程序,提高境外投资的效率。

  不少国家希望能和中国政府交流、以期能够更大程度地推动中国的金融改革。

  John Brogden表示,澳大利亚方面对中国的金融改革非常感兴趣,并且希望能够在APEC地区内推动亚洲基金护照——希望通过减少壁垒的方式推动跨国家地区的基金交易。

  在访问中国期间,澳方与中国的银监会、证监会[微博]等监管机构、上海副市长屠光绍、上海市政府金融办公室主任郑杨都交流了金融改革的意见。

  马丁·雅克在博鳌论坛上表示,“我觉得最大的一个能够塑造亚洲一体化的条件将是中国改革的前途。”他表示,中国的情况和十年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改革的成功和中国增长率的成功将会对亚洲非常重要。

来源:中国经营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