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开放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对外开放 > 中国视野

非洲合作:首选中国而不是美国

作者:马库斯·诺兰德  时间:2014-07-01

  共识网导读:中国在当地发展矿业,当地人抱怨找不到工作,并且认为矿区造成了严重的污染,影响了他们传统的生计——农业等等。所以,中国的投资者需要思考怎么做一个好“客人”。这不只是在地上挖一个洞那么简单,你得去和当地人建立良好的关系,而不只是和当地政府搞好关系。我觉得这一点对于中国在其他国家的投资也同样适用。

  (马库斯·诺兰德: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副所长、高级研究员)

  破解“资源悖论”

  CF40:您如何看待不同国家之间经济发展水平的不同?资源禀赋的差异对经济的发展有何影响?

  马库斯·诺兰德:我举个例子:我有一对双胞胎儿子,当他们出生的时候,我给了其中一个儿子一块金子,但没给另一个儿子任何东西。如果我们退回到三四十年前,我们就会认为拥有金子的那一个会变得更加富裕,因为在初始阶段,拥有金子的人可以用金子来赚很多钱,但另一个却“白手起家”。但我们观察到的现实情况是,经济高度依赖于开采资源(比如石油、黄金、钻石等)的国家却更容易变得贫穷。在过去的大概五十年里,发展最好的国家和地区,比如日本、新加坡、台湾等等,它们却没有大量的黄金或者石油。这是一个很奇怪的悖论,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现象?有人认为也许是这些资源的价格非常不稳定,因而使得经济管理非常困难。我们经过观察发现,这可能只是真相的一部分,并未解释为什么诸如阿拉伯之类的国家非常贫穷,而新加坡却非常富裕。

  我们观察了各国的政治体制,发现这是一个更加重要的因素。如果一个国家拥有资源,尤其是那些易于获得的资源,同时,如果国内有很多民族,那么,国内的政治环境常常会非常不稳定,因为每个人都会去争夺资源。获得资源意味着获得财富,获得民众的支持。另一方面,当资源价格上涨时,各个国家对资源就会变得“虎视眈眈”。所以,前面提到的问题的产生有其内部因素,也有外部因素。

  中国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中国是消费大国和投资大国,这一特征会使经济情况变得更好还是更糟?为什么一些新想法,比如提高行业透明度的做法在有些国家成功了,却在有些国家失败了?应该怎样去改进?也许可以用一些技术手段提高经济发展水平,也许可以多方合作来促进经济发展。我的建议是,鼓励西方国家与其他国家建立合资企业。

  对我们每个人来说,无论是美国人还是中国人,要解决由资源引发的政治环境问题都很困难。我的妻子来自加纳,有一天晚上,当我们正在吃晚餐的时候,BBC里播报说在加纳的海岸边发现了石油,我们的反应不是:“哇,我们有钱啦!”而是“天哪,我们要有争斗了!”一个具有丰富资源的国家,只有具备一套合理的国内治理制度,才能管理好这么多的资源和财富,才能避免战争的发生,使经济能在稳定的环境中不断发展。

  CF40:在今年5月的非洲访问之行中,李克强总理提出了中非合作的“461”框架,并推出包含高速铁路、高速公路和区域航空三大网络的具体合作内容。您如何评价这一深化中非合作的政策? 中方在非洲的投资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有哪些?

  马库斯·诺兰德:这一系列政策和合作内容表明中国对非洲的兴趣在不断提升。有人担忧中国过多参与非洲经济发展,会对非洲的政治进行干预。但我认为,只要中国建了公路,任何人都可以在公路上开车,没有担心的必要。

  我认为中方对非投资过程中亟需解决的一个问题就是和西方国家的沟通和合作问题。西方国家正在尝试在自然资源开发上运作一些新的政府计划,例如采矿、冶金、石油、伐木业等行业。中国缺少在这些过程中的参与度。美国很乐意看到中国能在EITI(采掘业透明度行动计划组织)项目上投入积极的政策。

  我们鼓励西方公司和中国公司进行合资,或者说形成一个联营体。把西方国家的力量和中国的力量放在一起,或许是解决非洲投资问题最好的办法。不过,如果非洲政府只能选择中美其中一方作为投资方的话,我会建议先选择中国而不是美国。

  对非投资的风险与对策

  CF40:您怎么看待在非洲投资的风险?非洲的政治环境又将如何影响投资安全?

  马库斯·诺兰德:非洲有46个国家,情况也是多样化的。我曾在西非的迦纳王国生活工作了很多年。这是个稳定的民主国家,他们政府的权利来自两党。我认为那里的投资环境非常稳定,中国的投资者会被很好地对待。迦纳有充足的天然气和石油,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也给它们提供了援助,所以我认为当地的投资环境很有利。但是如果你去非洲某些政治环境非常不稳定的国家,投资环境就可能糟糕许多。所以,非洲很大,投资环境大不相同。

  CF40:您认为在非洲投资最大的风险是什么呢?如何处理好与非洲人民之间的关系?

  马库斯·诺兰德:政治环境不稳定是最大的问题,另外中国人和当地社区的关系处理也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难题。中国工人工作技能强,并且很有耐心。在赞比亚和刚果等非洲国家,有很多需要工人的项目,有非常多的中国工人因为工作而生活和居住在了那里。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人应该处理好与当地社区的关系。我建议,中国人在海外建的工厂中,应为当地的人们更多地提供工作岗位,而不只是从中国转移劳动力。

  CF40:您对中国在其他国家投资有哪些建议?

  马库斯·诺兰德:有一些故事讲述了中国投资者和非洲当地人之间的紧张关系,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米拉玛(美国东部一城市)。中国在当地发展矿业,当地人抱怨找不到工作,并且认为矿区造成了严重的污染,影响了他们传统的生计——农业等等。所以,中国的投资者需要思考怎么做一个好“客人”。这不只是在地上挖一个洞那么简单,你得去和当地人建立良好的关系,而不只是和当地政府搞好关系。我觉得这一点对于中国在其他国家的投资也同样适用。

  CF40: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有非常丰富的对外投资经验,中国应该如何借鉴这些经验呢?

  马库斯·诺兰德:我认为西方国家应该鼓励中国官方和一些大企业更多、更主动地倡议多边治理,比如主动提高一些行业的透明度。

  另外,正如我之前建议的那样,中国政府应该着重处理一些已经出现的、来自投资地政府或西方国家的问题。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法是建立合资企业,让中国投资者与西方的投资者一起工作,我认为这将有助于缓解各方之间紧张的关系和有关风险。这将是一种更加公正的做法,接受投资的国家也会感觉到更安全。

来源:中国金融40人论坛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