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开放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对外开放 > 中国视野

亚太自贸区的惊喜突破与遥远期待

作者:张锐  时间:2014-11-25

  当时隔13年后,中国再次作为亚太经合组织?穴APEC?雪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的热情东道主迎来各方嘉宾时,作为一个完全融入全球经济一体化大潮的新兴市场大国,所抛出的会议主题也格外厚重。人们发现,在本次会议上,推动亚太自贸区(FTAAP)建设被中国政府视为头等议题放置在了各国首脑所讨论的三大主体清单之中,而此举的成行,无疑标志着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迈出新的步伐。

  APEC自成立伊始,就致力于构建自由便利的贸易体制与机制,特别是当八年前的越南河内会议正式将亚太自贸区概念写入领导人发表的联合宣言时,APEC成员国更是看到了彼此互惠互利的自由贸易曙光。之后,在日本横滨举行的第18次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不仅敲定了亚太自贸区建设要采取具体措施的合作基调,而且通过了《建立亚太自由贸易区的可能途径》这一成果文件。作为北京第22次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的热身,今年5月在青岛举行的APEC贸易部长会议同意在亚太经合组织贸易投资委员会建立推进亚太自贸区“主席之友”工作组,由中国和美国联合担任工作组主席。按照议程,第22次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将正式完成制定《亚太经合组织推动实现亚太自贸区路线图》,多年来的宏大愿景将由浅层务虚转为求真务实的具体行动。

  APEC共有21个经济体,其经济总量占世界的50%,贸易总量占据全球贸易额近半壁江山。然而,由于没有建立统一的区域贸易协定,各成员国之间的跨国贸易受到极大的成本约束,仅以欧盟为参照,APEC各国的企业进出口成本要高出25%以上甚至更多,受此影响,过去10年来,欧盟内部的贸易总量攀升至65%,亚太区域内贸易规模仅上升到50%;不仅如此,APEC成员国还时常发生技术壁垒、反倾销和保护性措施等贸易摩擦与纠纷,其中,仅技术壁垒和保护性措施在最近三年中就分别增加了80%和48%。这种贸易生态显然与APEC所追求的贸易自由化、投资便利化之宗旨完全相悖。

  更为重要的是,除了美韩自贸区、东盟“10+3”、美澳自贸区等55个已经成型的自贸协定(FTA)外,亚太地区还有中日韩自贸协定、中澳自贸协定等数个自贸谈判还在进行之中,同时跨太平洋(601099,股吧)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穴TPP?雪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穴RCEP?雪等两个次区域贸易协定(RTA)的谈判也在紧锣密鼓地推进。简单地匡算可知,APEC的21个成员平均每个商谈了两个以上的自贸协定。这种碎片化的区域合作方式,必然使企业面临着繁琐复杂的规则认知,比如泛滥的原产地条款会使同一产品面临不同的关税税率,同时推高企业贸易成本和监管成本。

  与双边或多边的FTA以及RTA小范围的吹拉弹唱完全不同,FTAAP无疑具有更大的包容性。除了APEC成员国之外,包括印度在内的APEC体系以外的国家也会被吸纳到FTAAP体系中来。更为重要的是,FTAAP能够阻止亚太地区的贸易投资进一步分割化和碎片化趋势,而且可以使现有的FTA和RTA殊途同归,实质上完成亚太经济一体化的飞跃。根据太平洋经济合作理事会发布《区域国家2014—2015年度报告》预测,到2025年,TPP的出现将为全球经济新增2230亿美元的产值,RCEP的贡献将高达6440亿美元,但是,如果FTAAP能够达成,将给全球经济带来2.4万亿美元的红利。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由于APEC仅是一个区域性的论坛组织,并非政府间的谈判机构,APEC会议上所签署的协议就不受法律保护和约束。自然,由APEC来倡导与推动的FTAAP,其前行脚步和预期成果究竟有多大谁也说不准。正因如此,本次北京APEC会议力推的亚太自贸区路线图虽说是一个全新的突破,但按照中国商务部的官方解释,接下来也只是围绕路线图落实FTAAP的信息交流机制,即目前APEC还只能解决FTAAP“做不做”的问题,并不能解决“如何做”的问题。

  实际上,除了APEC的21个成员体广布于北美、南美、东亚和大洋洲等分散的地理空间上外,无论是经济发展水平,还是制度设计以及文化与宗教信仰直至领土归属,彼此之间存在巨大的争议与差异或者不认同。更令人棘手的是,APEC内部还存在大国之间的力量博弈以及区域规则主导权的激烈竞争。基于推动“亚太再平衡”战略,由美国主导的TPP被看作是谋取亚太地区话语控制权的最重要步骤,为此,TPP带有明显的“去中国化”色彩。因此,人们担心的是,此时中国急推FTAAP,会让美国感到大有与TPP迎面而来之风。由于APEC的不少成员国如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在经济上依赖于中国但在政治上紧贴美国,因此,美国对待FTAAP的态度会直接影响着这些国家的立场,从而给FTAAP带去诸多的不确定性。

  当然,矛盾之结并不是完全不能打开,其实质就是FTAAP未来的路径依赖。照现在看来,TPP的落地肯定要比FTAAP早得多,不仅其许多探索的经验可以应用到FTAAP之上,而且今后还能以TPP为核心基点进行扩容,但前提是美国必须接纳中国进入TPP或者中国有加入该贸易协定的主动要求。另一个路径依赖就是RCEP。资料显示,RCEP由东盟国家主导,中国、韩国等6个成员国参与其中,也就是所谓的“10+6”。按照时间表,东盟希望RCEP能在2015年年底之前完成谈判。从成员国数量上看,RCEP要超过TPP,而且RCEP覆盖了全球约1/2人口,其经济总量也将超过世界经济总量的四分之一,如果建成,其将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自贸区。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以RCEP为核心基点进行扩容从而催生FTAAP的落地更具可行性。但问题是,RCEP之内没有美国,重要国家的缺席使得RCEP走向FTAAP的几率大大降低。

  作为第三条道路,TPP和RCEP的合并从而最终架起通向FTAAP的桥梁不是没有可能。一方面,参与TPP谈判的12个成员国中,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越南、马来西亚、文莱和新加坡也正在参与RCEP谈判;另一方面,除了有更多的同类项外,RCEP推动的是以传统自由贸易利益为基础,通过继续降低关税和拆除非关税壁垒、加强互联互通、协调原产地规则和海关措施等正面清单为主,而TPP则以国内外规则标准化即实现更高的服务贸易自由化等负面清单为导向,二者的互相补充就可以构成一个完美的自贸协定整体框架。相关研究表明,到2025年,TPP与RCEP合并而成的FTAAP将为亚太地区带去1.92万亿美元的年收益。

  (作者系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中国改革论坛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0898-66189066 举报邮箱:info@cird.org.cn 技术支持:0898-66189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