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改革开放
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开放 > 中国视野

瞭望:新兴经济体步入经济新常态

作者:王晖余郭信峰  时间:2014-12-03   浏览次数:0

 

  新兴经济体经济正步入中速增长阶段的新常态,其特征主要是结构转型、产业升级和改革创新,而这三者也将成为新兴经济体未来发展最大的挑战。

  近日,由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主办的内部会议中,国内外专家表示,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速开始放缓,逐步进入结构转型和产业升级的新常态阶段。专家建议,新兴经济体应通过加快改革释放发展潜力,为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提供强大的动力支持。

  新兴经济体缓慢复苏

  面对《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德国国际合作机构前首席总裁艾森布来特说,自上世纪90年代末期以来,新兴经济体取得了快速发展,但增长代价非常高,在物质生活水平提高的同时带来了严重的环境破坏、资源枯竭,以及贫富差距扩大的代价。

  南开大学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院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杜传忠表示,新兴经济体的新常态发展表现为经济增速的下滑,但其本质反映为内生驱动力不足、技术、品牌、营销等高端生产要素匮乏、内部经济结构严重失衡,产业结构升级缓慢等问题。

  南非人文科学研究委员会经济表现与发展部高级研究专家奥乌苏说,以南非为例,目前南非对出口的依赖仍然非常高,国内出现严重的货币贬值,就业和通货膨胀等问题突出。

  除了内部原因,外部需求的减弱也进一步导致新兴经济体进入新常态。德国国际合作机构科隆经济研究院国际经济研究所经济学家柯乐芙说,美国经济复苏在逐渐加强,但欧洲经济复苏缓慢,今年第二季度法国和德国经济增长都处于停滞的状态,不排除欧洲经济再次进入衰退。

  柯乐芙说,发达国家经济活跃度的下降导致国际贸易和需求下降,进而影响到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增长。如印度来自于发达国家的需求下降,导致出口对印度经济的贡献降低。

  尽管步入中速发展阶段,但亚洲开发银行驻华高级经济官员庄建认为,新兴经济体的经济正在缓慢复苏。亚洲开发银行对亚洲45个经济体今年的经济增速预测为6.2%,比去年增长了0.1个百分点,明年预计将达6.4%。

  “主要原因是亚洲国家相应的改革措施能够抵消掉外需增长缓慢带来的负面影响。”但庄建认为,新兴经济体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仍然较低并且呈现不均衡的特征,总体需要加强。

  中国经济或将继续有所回落

  在新兴经济体步入新常态的背景下,与会专家认为,我国当前经济形势总体正常,既符合宏观调控政策的预期目标,也符合经济转型时期的发展规律,但需防范产能过剩等风险。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郑新立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尽管今年前三季度的增速仍然处在合理区间,但持续了3年多的经济下行的态势还没有改变,经济下行压力越来越大,对下行态势不可掉以轻心。

  郑新立认为,我们目前主要的矛盾在于产能过剩,如果不有效解决产能过剩问题,经济继续下滑,有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危险,“我国去年人均GDP是6750美元,正好处在由中等收入国家向高收入国家跨越的阶段,能够跨过这个坎的国家为数不多。”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当前中国的经济转型升级正处在重要历史拐点:一方面经济下行压力增大。今年第三季度GDP同比增速放缓至7.3%,创2009年一季度以来的新低;另一方面经济结构升级的态势初步形成。今年前三季度,服务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46.7%,创历史新高。

  “当前我国经济增速虽然有所回落,但是经济运行的效益保持基本稳定。”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张军扩则向本刊记者分析说,经济结构有所优化,风险总体可控;同时也尚处于中国现阶段潜在增速的合理范围。根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课题组的研究预测,我国中高速增长的潜力范围可能会在6%8%之间。

  但张军扩认为,当前我国经济仍然处于“三期叠加”时期,经济转型任务尚未完成,产能过剩、房地产泡沫等问题仍然突出,新的增长动力和增长模式也有待形成。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经济仍面临一定的下行压力。

  在外需方面,明年世界经济仍然处于危机之后的大调整阶段,总体有望保持低速增长的态势。美国在能源成本下降、国际资本回流等因素的支撑下,经济有望维持稳定增长的态势;欧盟受高失业、低通胀的牵制,经济复苏乏力;日本深层次的结构矛盾没有得到根本缓解,预计经济维持低位增长态势;新兴经济体增长会略有回升,但由于受到自身潜在增长力下降、资金外流等影响,回升的势头也会比较脆弱。

  “这样的大背景下,预计中国明年出口环境会比今年略有改善,但是改善的幅度不会太大。”张军扩说。

  在内需方面,许多专家认为,明年的固定资产投资可能延续今年的下行态势,虽然房地产新的信贷政策对房地产销售有一定刺激作用,但仍将受到高库存影响;制造业目前总体过剩,汽车生产和消费进入较低的增长期;在基础设施投资方面,中央财政如果不扩大支持力度,也将难以保持高速增长。

  总体而言,与会专家认为,预计明年中国的经济增速可能会在今年回落的基础上,继续有所回落。“但在当前"三期叠加"的宏观背景下,只要经济结构有所优化,质量有所提升,矛盾风险得到进一步的化解,民生有所改善,经济增速低一些也是一个好的结果。”

  寻找新常态增长新动力

  与会专家认为,新兴经济体步入新常态是摆脱传统粗放型高速增长态势,进入高效率、低成本的集约型、可持续的稳态中高速增长阶段,新常态的关键在于通过改革推动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

  “警惕资本流出是新兴经济体需防范的风险之一。”柯乐芙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新兴经济体国家应该进行结构调整,保持经济竞争力,保证资本留在国内。印度的观察家研究基金会经济政策研究员戈尔认为,新兴经济体国家必须要吸引机构投资者的长期资金投入到实体经济,增强抵御风险的能力。

  张军扩等专家认为,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经济体面对新常态,首先要化解过去粗放增长模式下所积累的结构矛盾和财政金融风险,其次要基本确立新的增长动力和增长模式,让经济增长有比较稳定和稳固的基础。

  “因此,在保持风险总体可控的前提之下,不失时机地推进各项改革,积极为经济进入新常态创造条件和奠定基础。”张军扩给出了三方面建议:

  一是通过改革释放本来所拥有的但被体制弊端束缚的优势。专家认为,目前我国劳动力成本仍远低于美国等发达国家,但是由于政府管制过多,竞争不充分,使中国在资本成本、能源成本、物流成本等方面远高于美国。这是导致近年来美国企业回归甚至不少中国企业选择到国外市场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是通过改革释放巨大的国内需求的潜力。张军扩认为,现阶段中国依然具有巨大的投资需求空间,要通过财政、金融制度的创新建立新形式、可持续的投融资体系,以充分释放国内投资需求的空间。

  三是通过改革促进创新驱动。专家认为,新的增长动力的形成,从根本上来讲要靠创新,而投资环境靠政府打造。必须加快教育体制、人才体制、科研立项、科研管理这些领域的改革,尽快建立有利于创新的体制,为发展奠定基础。

  迟福林认为,到2020年中国能否从工业大国走向服务业大国,成为转型与改革的历史任务和重大挑战。实现这一转型,既可以在结构升级的基础上形成7%左右的经济增长新常态,又能够为从中等收入国家迈入高收入国家创造有利条件。

  郑新立建议,要通过改革释放发展的潜力,为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提供强大的动力支持,加快推进农民工市民化进程,进而在基础设施、公共服务、个人消费方面形成强大需求,成为未来十几年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最强大的动力源泉;加快农村土地改革,释放土地和劳动力的潜力;允许民营企业进入垄断性行业,释放民营资本的潜力。

  

来源:瞭望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文章推荐
热点文章
视频推荐
图书推荐
中国改革论坛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