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将财政公开化作为政府治理重大课题

  时间:2015-04-27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南方舆情专家委员会委员迟福林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南方舆情专家委员会委员迟福林

  昨日上午,由南方报业和暨南大学联合举办的“粤治— 治理现代化”广东探索经验交流会在广州举行。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舆情研究院在交流会上发布了广东“政府治理能力现代化”2014-2015年度优秀案例,分为政府治理创新、舆情引导、网络问政、品牌管理四类,共有31个案例入选。

  中央编译局副局长、南方舆情专家委员会主任俞可平,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党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南方舆情研究院院长莫高义,暨南大学副校长林如鹏,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副总编辑王垂林、曹轲,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省中医院党委书记翟理祥,省总工会副主席张振飚,以及优秀案例主创代表、专家代表共200多人出席了交流会。

  莫高义在致辞中表示,中央高度重视智库建设,要求通过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的建设,推动科学决策、民主决策,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南方报业去年组建了南方舆情研究院,推出舆情项目,为政府治理提供智库支持和舆情服务。一年来,南方舆情事业长足发展,基本完成了对全省党政用户尤其是地市用户的全面覆盖,对促进科学决策、推动地方发展显示出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南方报业将努力打造具有南方特点的中国特色新型智库,为改革探索加油,为治理创新献策,为书写粤治新篇作出更大贡献。

  昨日会上,俞可平和迟福林分别作了主题发言。随后优秀案例主创单位代表与专家学者现场互动交流,为广东推进“政府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言献策。

  昨日,迟福林获聘为南方舆情专家委员会委员。据悉,该活动得到了俞可平、郑永年、迟福林等专家学者和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等机构的大力支持。

  亮点

  个人主创也能入选优秀案例

  “粤治— 治理现代化”2014—2015年度广东优秀案例评审,由媒体、高校和社会各界力量组成“2+13+X”协同体,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和暨南大学为指导单位,南方舆情研究院为发起主办单位,暨南大学舆情与社会管理研究中心为联合主办单位,中山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等13家机构为联合推介单位。

  此次评选的案例设置在去年的三类基础上,增设“品牌管理”类,案例征集历时三个多月,收到自荐或他荐案例达228个。经过初步遴选,实地走访部分案例主创单位,再举行评审委员会全体会议,最终产生31个优秀案例,比去年多了8个。其中,“政府治理创新”类10个,“舆情引导”类7个,“网络问政”类8个,“品牌管理”类6个。

  其中,也增加了三例个人主创,分别是廖新波“把胎留住”人性化解读、“黄细花”微信公众号和“全国人大代表易凤娇”公众号。而去年优秀案例主创单位全部为机构。

  曹轲在总评审词中指出,这些案例有三个特点:一是立意高,对于政府治理能力现代化有新认识;二是覆盖面广,与广东的实践密切结合,从省直部门到村政基层,从珠三角到粤东西北,从行政机关到企事业单位,案例丰富;三是主体新,个人也能成为案例的主角。

  主题发言

  ●互联网时代如何进行政府治理创新?

  迟福林:将财政公开化作为政府治理重大课题

  互联网时代,政府治理创新的理念是一种公开性的理念,信息不再是一种特权,信息是老百姓的一种知情权。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南方舆情专家委员会委员迟福林

  互联网时代如何进行政府治理创新?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在昨日的发言中指出,过去的服务是靠“好人”,而现在要把“好人”和“好技术”结合起来,用好的技术来支撑政府有效、高效的服务。他认为,如何实现政府和社会互动性的治理,是互联网时代政府治理中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

  政府治理和社会理治要互动创新

  迟福林提出,互联网时代,政府治理创新的理念是一种公开性的理念,“信息不再是一种特权,信息是老百姓的一种知情权。”

  他认为,互联网时代很多事情只有通过信息的公开处理才能处理得好,产生政府治理的良好效果。

  “制度化和法制化的理念也很重要,”迟福林说,在现在这种技术性的背景之下,是不是按照规则来办事将一清二楚,政府在处理事情时要遵循规则、制度和法律。“在互联网时代,政府治理理念的创新涉及多个方面,而以信息公开为重点的发展理念创新,将成为政府公共治理最重要的基础。”

  迟福林还提出,互联网时代,政府治理和社会理治要进行互动创新。“我们在互联网时代善于利用这样一个平台支撑政府的公共服务,把老百姓、社会作为公共服务的消费者,我想十分重要。”

  公共财政清单的公开越来越重要

  迟福林建议,将公共财政的公开化作为广东政府治理的一个重大课题。“公共财政清单的公开是政府治理中越来越重要的事情,也将成为政治治理制度化和规范化的一个最重要措施,我希望广东如果有条件的话可以在这方面做一些探索。”

  ●如何增强政府创新的动力?

  俞可平:创新有风险 要有宽容的制度环境

  所有的改革创新都有风险,如果都让这些改革创新者承担,他们承担不起,我们要在制度上营造有利于改革创新的氛围。

  —中央编译局副局长、南方舆情专家委员会主任俞可平

  “今天出席的嘉宾很少像我穿正装的,我不喜欢正装,但政府创新特别重要,尤其要鼓励制度创新。”昨日,中央编译局副局长、南方舆情专家委员会主任俞可平一走上交流会讲台,就对在政府创新中有所作为的获奖代表表示敬意。

  俞可平坦言,真正的改革,真正的创新,一定要解放思想,一定要有一个比较宽容的制度环境,允许一些大胆的开拓者和创新者有一些失误。“对于一心一意想创新和改革的党政干部,社会要给予他掌声,给予他们荣誉,让真正的改革者青史留名,所以我特别鼓励像这样的活动。”

  政府创新是“火车头”拉动社会进步

  俞可平说,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也是社会进步的源动力。在所有的创新中,政府创新意义特别重大。政府创新的重点是制度创新,而制度创新带有根本性,制度创新是社会深刻的进步。没有政府创新就没有善政,没有善政就没有善治。

  俞可平表示,在中国,党委政府是社会进步的火车头,国家和社会去向何方,这个火车头起决定的作用。政府的作用非常大,有引领示范作用,社会的制度环境主要是靠政府来提供,没有政府创新就没有新的制度环境,社会其他领域的创新必然受影响。

  不少地方政府创新动力有弱化趋势

  俞可平从他主持的中国地方政府创新奖申报中注意到,就全国范围而言,不少地方政府创新的动力有弱化趋势。他认为,政府创新动力下降的话,其他领域的创新动力也会跟着减弱。从奖项申报来看,政府创新的动力有下降,社会创新的动力在升温,一热一冷。

  在俞可平看来,“制度的顶层设计有一个过程,这么大一个国家的改革这么复杂,如果顶层设计很短时间做出来,这种顶层设计往往不科学和不合理。而科学和合理的顶层设计需要一个较长的形成过程,这个过程当中地方政府往往有一种等待的心态,等着上级的顶层设计。从而影响地方政府的创新。”

  俞可平说,这么大一个国家,我们必须有科学合理的顶层设计,另一方面地方的差异性太大,要给予足够的自主创新的空间。

  “创新是要冒风险的。而且政府创新一旦如果出现失误,很可能会影响一个官员的政治前途。”俞可平说,如果没有一个良好的制度环境宽容改革者和创新者的失误,创新者有一个理性的考虑,有的时候会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制度环境的某一些缺失和不完善,可能会影响政府创新动力。

  如何增强政府创新的动力?俞可平表示,真正的改革,真正的创新,一定要解放思想,一定要有一个比较宽容的制度环境,允许一些大胆的开拓者和创新者有一些失误。因为所有的改革创新都有风险,如果所有的风险都让这些改革创新者承担,他们承担不起,我们要在制度上营造有利于改革创新的氛围。

来源:南方都市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