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常修泽 > 访谈

常修泽:“姓资姓社”的问题没有根本解决

作者:高扩 刘德峰   时间:2014-10-01

  莫干山会议亲历者、经济学家常修泽: “姓资姓社”的问题没有根本解决 

   

  1984年,百名中青年专家在一座教堂召开了莫干山会议,如今仍有不少人前去探访。

 

  常修泽近照

 

  1984年的莫干山会议现场(资料片)。

  1984年,一场被誉为“中国经济改革思想史起点”的会议在莫干山召开。今年9月18日,著名经济学家、1984年莫干山会议的参与者常修泽教授四上莫干山,和二百名年轻人以及二十多名老友一起参加莫干山会议30年纪念会议。

  “莫干山会议”是第一次全国性的中青年经济科学工作者讨论会,这次会议不仅使一批经济学家脱颖而出,走上舞台,也为上世纪80年代的改革提供了重要的思路,引起中央高层领导的重视。

  谈到三十年前的思想解放,常修泽认为,当代中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仍然需要解放思想,最迫切的是用“壮士断腕”的勇气摆脱固化利益格局的影响。“当手脚烂掉的时候,尽快切除是为了防止溃烂传染,殃及大脑和心脏。”

  理想的火苗不旺了 

  后生“可爱”更盼“可畏” 

  齐鲁晚报:今天再谈思想解放,总感觉比三十年前少了激情。

  常修泽:这几届论坛参加下来,我总感觉青年学者的争锋没有我们当年激烈,讲话也少了点当年的激情。

  齐鲁晚报:今年的莫干山会议上,2014不也在向1984“叫板”?

  常修泽:今年莫干山会议的代表名单上一共234人。我认识的只有20多位,也就是说九成都是新人。我看到的更多是“后生可爱”, 但我更希望的是“后生可畏”。上世纪80年代是火红的年代,现在“火”仍然在燃烧,但“火苗”似乎不那么旺了。年轻人的理想不如那时强烈,历史的担当精神不如当年(当然这也与环境有关)。

  现在个别年轻朋友貌似有激情,实则是浮躁。一发言就说前面讲得不到位、没新意,可自己讲的也缺乏新意,有的还不如前面讲的。激情需要有理想的支撑,需要精神的锤炼。

  齐鲁晚报:1984年莫干山会议体现了什么样的精神?

  常修泽:首先是“时代责任精神”。1984年10月,十二届三中全会之前,中国正处于到底是搞计划经济还是搞商品经济的历史关头。围绕这个历史抉择,莫干山的中青年学者从各自研究的角度(如价格改革、国企改革、对外开放等角度)担起了这个责任。现在有些年轻朋友缺少这种“历史担当”。

  二是“公平竞争精神”。莫干山会议不讲学历、不讲职称、不讲职务、不讲关系,不讲名气,“以文选人”。这次会议把一些默默无闻的人推到了历史舞台上,改变了不少人的命运。

  三是“自由争鸣精神”。理论的生命力在于自由争鸣。在1984年莫干山上,争论十分激烈。比如关于价格改革的问题,不管是主张“以放为主”的也好, “以调为主”的也好,还是“调放结合”也好,都争得面红耳赤。正是这种自由争论,才提出了比较符合国情的价格改革新思路。

来源:齐鲁晚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