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春泽:从“赤卫队对资本的进攻”到“一长制”

  时间:2012-05-08

  列宁借鉴巴黎公社的经验,最初设想的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管理处”,“一个劳动平等、报酬平等的工厂”。6 列宁当时认为,要实现这样一种社会,要求生产社会化程度高,人民具有管理水平,而俄国先天不足,并不具备这些条件。列宁曾经把希望寄托在所有发达国家的革命上,他在十月革命前曾说:俄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只是“全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序幕”,是“全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一级阶梯”,7是“世界革命的第一把火,它的作用就是起一种关键性的‘引燃’和‘引爆’作用,通过俄国革命点燃欧洲革命熊熊烈火”。8 但是,这样的革命形势并没有出现,欧洲发达国家的无产阶级革命也并非如原先想象的那样指日可待。列宁在19188月的一些讲话中不得不承认:“革命是不能按定单制造的”,“革命是无法推算的,革命是无法预报的”,“它是自然而然发生的”。9当时,国内外敌人武装进逼、疯狂破坏,社会动乱不安,群众生活十分困难。在这样严峻的关头,应当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列宁在努力思索。列宁的结论是,只能从俄国的实际出发,根据经验来探讨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他说:“现在一切都在于实践,现在已经到了这样一个历史关头:理论在变为实践,理论由实践赋予活力,由实践来修正,由实践来检验”。10他还说:“对俄国来说,根据书本争论社会主义纲领的时代也已经过去了,我深信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今天只能根据经验来谈论社会主义。”11 因此,列宁大胆地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试验与实践,而且一旦发现原来设想的道路行不通时,就果断地选择新的道路。他从十月革命前后到去世前的短短7年中,就先后6次提出过不同的向社会主义过渡的行动方案。12从列宁的探索过程可以看出,目标是一个,途径则存在多种选择,他昨天认为是正确的东西,今天就未必认为是正确的;同样,今天看来是正确的东西,明天有可能依据情况的变化而需要改变。这表明,列宁决不固守原有的、但实践已证明是不合时宜的做法。可以说,他的思想路线是:坚持一切从实际情况出发,他的决策原则是:与时俱进。
         列宁在十月革命前夕写的《国家与革命》一书中第一次对社会主义的政治和经济制度作了设想。在政治上,列宁借鉴巴黎公社的经验,设想了一个高度民主的国家,即没有常备军、警察和官吏的“公社式国家”。在19173月的《远方来信》中,他认为工人所领导的全民民兵“必须不仅把纯警察的职能,而且把全部国家机关的职能同军队的职能、对社会的产品生产和分配实行监督的职能结合起来”。在《四月提纲》中,列宁又提出:“废除警察、军队和官吏”,“立刻过渡到由工人代表苏维埃监督社会的产品生产和分配”。13在《国家与革命》中,他强调无产阶级要“打碎、彻底摧毁、彻底铲除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代之以武装的工人群众这样一种更民主的机器,但这仍然是国家机器”。14 现在看来,列宁当时关于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设想是过于理想化和简单化了。与此同时,在经济上,列宁主要借鉴了德国战时经济的经验,忽视了和平建设时期与战时经济的区别,把社会主义经济设想成为一个全民的、国家的“辛迪加”。列宁注意到原来经济相对落后的德国通过发展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在较短时期内赶上和超过了英法两国,从而提出了可以通过国家垄断资本主义走向社会主义的理论。他认为,如果把容克的、资产阶级的国家变成苏维埃国家,就可以获得一个服从于人民利益的、使千百万人在产品的生产和分配中最严格遵守统一标准的有计划的国家组织,就可以实现社会主义。据此,他制定了向社会主义过渡的第一步措施:

  一是还土地于民。列宁在十月革命武装起义胜利的当天晚上,夜半起床掌灯起草了土地法令。这是十月革命最重要的一项成果。颁布后成为俄国社会主义新法制的最根本的大法之一。

  二是银行国有化。列宁对此非常重视,他说:银行“是全部资本主义生活的神经。这是一些精巧而复杂的机构,是经过几个世纪才形成的”。15他强调必须实行银行国有化,“不然反抗和暗中破坏就会毁灭我们”;“当钥匙掌握在我们手里的时候”,“我们甚至能够聘请以前的百万富翁来当顾问”。16 1918年列宁起草的《银行政策的提纲》规定,要不断地把银行变为“全国按社会主义方式组织起来的经济生活的统一的簿记机关和调节机关”。17

   三是实行工人监督。1917119日,列宁将他起草的《工人监督条例草案》提交人民委员会审议。1127日全俄中央执委会审议并通过了这一条例。《条例》遭到资本家的反抗,仅191712月就有44家工厂关闭;乌拉尔矿区的资本家不给工厂汇款,工人一连几个月拿不到工资。外国资本家也纷纷反对。但是,列宁对此寸步不让。18

  四是成立最高国民经济委员会。1917122日,全俄苏维埃中央执委会和人民委员会通过法令,决定成立最高国民经济委员会,隶属于人民委员会。其任务是“组织国民经济和国家财政”,具体负责制定国家经济生活的总规划和计划,协调中央各部门的关系以及中央与地方的关系等。

  五是成立贫苦农民委员会。这是无产阶级专政在农村中的支柱。它标志着社会主义革命向俄国农村推进。列宁制定的农村路线是:依靠贫农、中立中农、打击富农。鉴于贫苦农民委员会既发挥了积极作用,也产生了一些消极作用,到191811月,全俄苏维埃第6次(非常)代表大会决定,将贫农委员会并入苏维埃系统中。

  列宁把苏维埃政权头几个月的上述经济决策形象地比喻为“赤卫队对资本的进攻”,其实质是剥夺剥夺者。

  从上述五项重要决策来看,列宁关于社会主义经济体制的最初设想中,没有涉及市场机制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问题。而且,他当时把德国战时为了非经济目的、对生产和分配采取的非经济的国家调节手段,看作是可以借鉴来作为社会主义国家调节经济的手段,设想把社会主义社会建成一个在工人监督之下的全民的、国家的“辛迪加”。

  实际上,十月革命后,虽然旧的国家机器完全打碎了,但没有军队、没有警察和没有官吏的国家并没有建立起来。战争要求有一支训练有素的、有战斗力的军队;行政管理也要求有一支训练有素的、敬业的公职人员队伍。旧的官僚机构被摧毁了,但从此摆脱任何官僚组织的愿望并没有实现,列宁后来无奈地说,我们的国家是带有官僚主义弊病的工人国家。在经济上,土地国有化、银行国有化、工人监督都付诸实施了,苏维埃政权掌握了国民经济命脉,为社会主义改造打下了初步的基础。自下而上的工人监督起了积极的作用,但很快就暴露出不少矛盾:一方面,工人们在革命的激励下不满足于仅仅只起监督的作用;另一方面,资本家不愿意接受监督,引起冲突,结果往往是工人把企业主和工厂的领导人赶走,宣布把工厂收归国有。布哈林说:这实质上不是国有化,而是在这些企业工作过的工人对企业的无组织的占领。旧的工厂领导人离开了岗位,而工人中却不可能立即培养出内行的、具有足够威信和有较强组织能力的领导人;原有的劳动纪律瓦解了,但并没有立即建立起新的、适应工业化要求的劳动纪律。有些工人错误地理解“公有制” 和“主人” 的概念。列宁夫人克鲁普斯卡娅曾在一份手稿中写道:“一个女工向我们申诉,说她因为给自己剪了一块衣料而被解雇了。她说,‘ 难道这也不行吗?我们是主人嘛!家里要用工具,厂里的锉刀呀,凿子呀,有什么不好拿的呢?’一个女工来到我这里说,她们今天不上班。我问她‘ 为什么呢?’她回答说:‘大家都有一大堆家务事要做,现在我们是主人了,工作想干就干,不想干就不干,我们就决定:今天不上班。’可见,管理问题多么重要!”19 这种无政府状态的发展,使本来已遭到四年战争破坏的经济加剧混乱,日益恶化,甚至瘫痪。

  与此同时,经过党内反复的、激烈的争辩,最后统一了思想,列宁成功地与德国签定了布列斯特和约,赢得了一个短暂的“和平喘息” 时期。第一次世界大战是以英、法、沙俄等协约国为一方和以德、奥、意等同盟国为另一方的帝国主义战争。当十月革命胜利的时候,俄国还处在与同盟国交战的状态。三年多的帝国主义大战搞得俄国民不聊生,士兵厌战,人民渴望和平。协约国要俄国继续与同盟国作战,企图借德国扼杀新生的苏维埃政权和削弱德国的力量。列宁主张为了巩固十月革命的胜利成果,布尔什维克党唯一正确的选择是退出帝国主义战争,给人民以和平。为此,当苏维埃俄国的和平建议被协约国政府拒绝后,列宁果断地决定同德国单独进行和平谈判。在谈判中,德方提出了和平条件:把波兰、立陶宛、爱沙尼亚的一部分、拉脱维亚、白俄罗斯割让给德国,并给德国赔偿30亿卢布。面对德国这一掠夺性条件,布尔什维克党内在是否签定和约问题上发生了尖锐的分歧,大体上分为三派:列宁权衡国内外形势,主张接受德国条件,签定和约,以便得到喘息时机,保卫十月革命成果,巩固苏维埃政权,同意列宁这一主张的是主和派;以布哈林为首的“左派共产主义者” 坚决反对签定和约,他们主张对国际帝国主义宣布革命战争,争取国际无产阶级夺取各国政权,这是主战派;托洛茨基等人则主张苏俄宣布停战,复员军队,但不签定条约,这是不战不和派。经过党内高层的民主讨论,列宁的主张最终说服了中央委员的大多数,签定了和约。列宁说,和约的重大意义在于第一次大规模地利用了帝国主义者之间的矛盾,使社会主义终于占了便宜,获得了喘息的和平时间。德国战败以后,苏俄政府立即宣布废除布列斯特和约,沉重的负担一下子解除了。20

  1918年春天,列宁果断地决定对党的工作重点进行战略性转移,即从“赤卫队进攻资本” 转到加强管理和加紧社会主义建设上来。1918323~28日期间,列宁口授了《苏维埃政权的当前任务》一文初稿。1918426日中央委员会经过列宁与“左派共产主义者” 的争论之后,一致通过了列宁的建设纲领。《苏维埃政权的当前任务》在《真理报》发表并出版了单行本。列宁指出,从191710月到19182月,首要的任务是夺取俄国,而现在的任务则是从经济上管理国家:医治战争的创伤,恢复生产力,调整好对产品的生产和分配的计算和监督,提高劳动生产率。列宁提出“当前的总的口号”是:精打细算,节俭办事,不偷懒,不盗窃,遵守最严格的劳动纪律。认为不能再依靠“赤卫队式”的进攻,形势变了,对敌斗争的方法也要改变。列宁主张用“管理的方法”,即通过对产品的生产和分配实行计算和监督,通过实行国家资本主义来同资产阶级进行斗争。他明确地说:“国家资本主义较之我们苏维埃共和国目前的情况,将是一个进步”。21

   以上说明,列宁在1918年春天已经破除了原来关于建立公社式国家的设想,纠正了片面强调自下而上的工人监督和集体管理体制,而开始探索通过国家资本主义走向社会主义的途径。这是列宁关于社会主义经济体制的第二次探索。与原来的设想相比,其新内容与新特点主要有:

  1,放慢剥夺剥夺者的速度,对生产和分配实行计算和监督。列宁说:“现在我们的任务与其说是剥夺剥夺者,不如说是计算、监督、提高劳动生产率和加强纪律”。22

  2,在生产中贯彻物质利益原则。列宁在《苏维埃政权的当前任务》中指出,为了提高劳动生产率,“目前应当提上日程的是实际采用和试行计件工资,采用泰罗制中许多科学的先进的方法,以及使工资同产品的总额或铁路水路运输的经营总额等等相适应”。23

  3,企业从集体管理制向一长制过渡。列宁说:“如果没有统一的意志把全体劳动者结合成一个象钟表一样准确地工作的经济机关,……那么也就谈不上实现社会主义了”。24列宁认为,需要把发扬民主同铁的劳动纪律结合起来,“把开群众大会讨论工作条件同在工作时间无条件服从拥有独裁权力的苏维埃领导者的意志这两项任务结合起来”, 这个“领导者”还可能是“资产阶级专家”。25

  4,整个国民经济开始转向高度集中的管理体制。191833日,最高国民经济委员会规定:为了对国有企业实施领导,按各工业部门设立中央管理局,在各州设州管理局。中央管理局可向每个大型国有企业委派技术厂长和行政厂长。同年62日,列宁在对《国有化企业管理条例》草案的意见中强调:“共产主义要求全国大生产的最高度的集中”。26全俄国民经济委员会第一次代表大会通过的这一条例对此作了若干相关的具体规定。

   列宁关于党的工作重点战略性转移的方针遭到了“左派共产主义者”的挑战。“左派共产主义者”是19181月因反对布列斯特和约而在俄共(布)党内成立的一个带极左倾向的集团,核心人物有布哈林、奥新斯基、普列奥布拉任斯基等。和约签定后,他们并没有改变观点。他们有自己的完整的纲领;有派别中心,即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中央莫斯科区域局;有派别报刊,先是《共产主义者》报,后改为《共产主义者》杂志。他们在苏维埃第四次代表大会上发表声明,要求撕毁和约,进行“革命战争”,并对大会的决议投了弃权票。1918420日,他们在《共产主义者》杂志上发表了《关于目前形势的提纲》,反对列宁在《苏维埃政权的当前任务》中所阐述的方针。

  列宁在《论“左派”幼稚性和小资产阶级性》中除了对工作重点的战略性转移作了理论上的论证外,还分析了“左派共产主义者”的病因和病根。但是,即使在争论很激烈的时候,列宁仍然认为“布哈林是一位学识卓越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布哈林是忠实的,但深深陷入了‘左派愚蠢主义’”,“我们同他有十分之九是一致的,因此我认为,我们同他有十分之一的分歧是令人惋惜的”。在列宁的热情帮助下,布哈林终于“坦率而公开地”承认自己“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19185月,布哈林回到中央委员会工作。同年7月,在苏维埃第五次代表大会共产党党团会议上由“占据最‘左’位置”的奥新斯基代表其派别发表声明,表示承认错误,同意党的方针政策。从此,“左派共产主义者”派别正式宣告解散。在以后的新经济政策时期,布哈林成为列宁思想的忠实捍卫者。27

  列宁后来在讲到他这次关于建设社会主义第二次探索性设想的缺陷时,坦诚地承认:“当时根本没有提出我们的经济同市场、同商业的关系问题”。28 


6   2,第3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258页。 

7   2,第23卷,人民出版社1958年版,第380页。   

  

8   转引自邢广程:《苏联高层决策70年——从列宁到戈尔巴乔夫》,世界知识出版社1988年版,第1卷,第105~107页。 

9   8,第109页。 

10 2,第33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208页。  

11 2,第34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466页。  

12 参见薛汉伟:《时代发展与中国特色——当代社会主义在中国的兴起》,北京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55页。

13 2,第29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32页,第115~116页。

14 2,第31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96页。  

15 2,第33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273页。  

16 2,第33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175页。  

17 2,第34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204页。  

18 8,第124~125页。 

19 8,第1卷,第126页。  

20 8,第1卷,第96页。  

21 2,第34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154155160页。  

22 2,第42卷,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第221页。  

23 21,第170页。 

24 21,第144页。 

25 21,第181页。  

26 21,第367页。  

27 8,第1卷,第148149页。  

28 22

        摘自《论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兼容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