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尚勇:2020年GDP能够再翻一番吗?

作者:李尚勇  时间:2014-09-22

  到2020年,我国GDP能够比2010年翻一番吗?

  在决策层提出“十二五”规划指导思想之前(这一般以“制定规划建议”的形式提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一个课题组曾经间接回答过这个问题。

  一、我国经济增长的“制度依赖性”

  当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组织了一个课题组,研究《“十二五”时期至2030年我国经济增长前景展望 》,该课题组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张玉台领导、由该研究中心发展战略和区域经济研究部的李善同研究员负责。十七届五中全会前夕(该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十二五”规划建议》),该课题研究报告公开发表,随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信息网”(简称“国研网”)和“中国改革论坛网”等网站相继转载。

  该课题组采用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开发的“中国经济可计算一般均衡模型”(DRC-CGE)对2008—2030年中国经济发展前景进行了动态模拟分析。在动态模拟分析中,他们设置了3种动态模拟情景,即基准情景、发展方式转变较快情景和风险情景,其中,基准情景“假定影响经济发展的一些主要因素(包括人口和劳动力、自然资源、出口和技术进步等)继续沿着过去的趋势而变化,它反映了在政策和外部环境不发生重大变化情况下,未来经济发展的可能状况”。简单地说就是,“基准情景”假定中国经济沿着既有经济增长轨迹,在制度、体制和政策不变的情况下,未来经济发展的可能状况。

  表1是该课题组给出的“基准情景”条件下“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可能状况”。  

 

  从表1可见,沿着既有经济增长轨迹,我国GDP在2010、2020、2030年分别达到5.1万亿、10.48万亿、19.24万亿美元,即在既有制度、体制和政策条件下,在2010年的基础上,我国GDP会在2020年翻一番,在2030年再翻一番。这也就是说,我国“既有制度”会造成我国经济在未来20年内再翻两番。

  这显示,我国经济增长有很强的“制度依赖性”,按照既有路线、轨迹走,“2020年翻一番”不成问题,甚至 “2030年再翻一番”也不是问题。

  不过,动态模拟数据显示,我国的能源和环境并不支持上述“翻一番”和“再翻一番”的粗放式经济增长。虽然,该课题组的研究报告并没有明确表述这一意见,但是,课题组的数据间接说明了这一点:与“翻一番”和“再翻一番”对应的是, 2020、2030年,我国的能源消费指数(2010年=1)分别达到1.79和2.79,温室气体排放指数也相应提高到1.69和2.51。(后文将详述这些数据的意义)

  该课题组的基本判断是:“按照目前的增长趋势,经济发展(应为“增长”)对能源的需求和对资源环境的压力将持续增长,居民消费水平提高较慢,推动经济增长的最主要动力仍然是投资”。基于此,课题组提出的主要政策建议是:“从长期来看,要抵御各种内外部不利影响和风险因素,很重要的方面在于进一步深化改革,加快发展方式的转变,建立起能源资源节约高效的新型增长模式,从而降低经济社会发展对于资源的依赖和对环境的压力”。[1]

  二、我国能源早已不堪重负

  实际上,随着我国人口突破12亿和经济超速增长,1992年,我国开始出现能源供给缺口,且逐年增大,1997年最终沦为能源纯进口国。2007—2010年,我国年均能源缺口扩大到3.1亿吨,占年均能源消费总量的10.3%;同一时期,我国年均能源净进口量为3.4亿吨,占年均能源消费总量的11.4%。(见图1)  


 

  资料来源和说明:(1)图1来自《人口困局》一书“图4-1”。(2)图中数据来自历年《中国能源统计年鉴》。(3)能源缺口=能源消费总量-一次能源生产量。

  长期以来,美国是名副其实的能源消费“巨无霸”。1990年以后的15年间,美国能源消费一直占有世界能源消费总量的1/4左右(年均比重24.5%)。1990年,我国能源消费占世界总量的比重仅为9.1%,只有美国的36.7%。但是,2000年以后,我国能源消费比重快速爬升,2009年与美国持平,2010年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第一能源消费大国,2012年达到21.9%,超过美国4.2个百分点。(见图2)

   

  资料来源:BP集团公司的《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11年6月、2013年6月,BP中国/报告和出版物,网址:http://www.bp.com/。

  最近10多年,因对资源和环境问题的忧虑加深,世界主要国家的能源消费总量及其比重都呈现持续下降的趋势,唯独我国是逆势而为,强势增长。

  显然,在国际能源供需矛盾日益突出,“温室效应”日渐明显,“炭排放”日益目标化、价格化的今天,“全球能源消费第一”的“帽子”只能成为国际能源和节能减排谈判时被攻击的标靶,甚至还会引出一些更大的麻烦。

  虽然,从总量来看,我国目前似乎还只有区区10%的能源供给缺口,但是,若研究能源结构,分析其供求关系就会知道,我国真正的能源风险,就潜藏于能源结构之中。我国的煤炭消费比重畸高,石油缺口日益扩大,并且又是天然气资源小国。

  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我国能源消费的最大特点是煤炭消费比重很大。

  2011年,我国煤炭消费量高达1839.4百万吨油当量,占世界煤炭消费总量的49.4%,是世界第一煤炭消费大国;我国煤炭消费占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为70.4%,超过世界煤炭平均消费水平40个百分点,且分别超过欧盟和美国54和48个百分点。(见图3)  

 

  资料来源:(1)图3来自《人口困局》一书“图4-2”。(2)数据来自BP集团公司的《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

  煤炭消费比重畸高造成的最大问题是,它对生态环境造成的一系列负面影响比其它能源形式要大得多。例如,煤炭的大规模开发利用,意味着大量土地和耕地被占用、被破坏,并造成水资源破坏(包括地下水径流破坏、地表水减少和矿井废水排放),瓦斯排放,煤矸石堆存,地表沉陷等环境问题。煤炭消费(燃烧)所造成的环境污染也是所有能源形式中最严重的,它排放的二氧化碳、二氧化硫、氮氧化物、臭氧和有害重金属等污染物数量比其它能源形式多得多;同时,燃煤还会排放大量颗粒物(烟尘和粉尘),造成严重的空气污染和水污染。有资料显示,大气中82%以上的重金属来自燃煤污染。

  最近10年,我国煤炭消费增长了1.21倍,年均增长8.3%,增长率明显加快。2009年,我国甚至成为煤炭净进口国。

  我国能源的真正“短板”和风险是石油。

  对于我国石油供求平衡来说,下面几个数据具有标志性意义:1993年,石油消费量超过生产量,我国从此沦为石油“净进口”国;2002年我国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2008年我国石油净进口超过生产量,石油净进口量突破2亿吨大关;2009年我国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石油净进口国;2010年,我国石油消费量达到4.32亿吨,这分别是1980、1990、2000年的4.94、3.77和1.92倍;同年,我国石油产量接近石油生产的极限值2亿吨,石油对外依存度高达58.6%。(见图4)

 

  资料来源和说明:(1)图4-3来自《人口困局》一书。(1)1980-1994年数据来自《中国统计年鉴(1994、1996)》;1995-2010年数据来自《中国能源统计年鉴(2009、2011)》。(2)对外依存度=净进口/消费量。

  可见,石油供给是我国高风险能源结构中最薄弱的一环,而最大的问题在于,国际外部环境越来越动荡不安,如果出现某种突发事件,我国的石油进口及其运输通道随时都有断裂的危险。[2]

  (进一步的详细论述,请参考笔者的《人口困局》第4章)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