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刘尚希 > 访谈

刘尚希:税收调节贫富差距功能有限

作者:李蕾  时间:2014-11-18

  
  
 

  ★刘尚希,1990年获得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为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2014年8月,任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党委书记兼所长。多次主持或参与国内重大课题研究和国际合作课题研究,主要研究方向是公共理论与政策。

  刘尚希认为,尽量不突破3%的赤字率是为了财政安全。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刘尚希认为,财政收支矛盾毫无疑问越来越尖锐了。一方面是支出由于过去的惯性高速增长,刚性的、社会性的支出只能上不能下;另一方面,财政收入增速明显下滑。

  不突破3%赤字率是前车之鉴

  新京报:今年8月新预算法通过人大审议,你曾表示,新预算法管住政府“闲不住的手”,这句话如何理解?

  刘尚希:新预算法开宗明义就是要规范政府收支的行为,政府的行为离不开钱,规范政府的收支行为实际上就是规范政府行为。规范政府行为有利于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更好地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防止政府乱作为或者不作为。政府与市场关系的理顺主要在于政府的行为如何规范,当前来看,一方面是简政放权,另一方面则是通过预算法来规范政府行为,使政府的“有形之手”更加依法依规地行使职能,避免无序随意地干预市场。

  另外,通过预算法规范政府行为,实际上也是规范政府资源的配置,政府资源的配置会影响市场资源的配置,所以新预算法也是利于市场在资源配置中更好地发挥决定性作用。

  新京报:根据新预算法,未来地方政府融资只能通过政府债券的形式。有观点认为要满足地方政府资金需求,就要扩大赤字规模,不宜死守3%红线,你怎么看?

  刘尚希:这是一种误解。我们尽量不突破3%的赤字率也是为了财政安全。世界其他国家已经有前车之鉴,出现债务危机就是因为债务额不断飙升造成的,我们要吸取教训,保证财政的可持续性。

  涉及地方政府融资的问题,举债和融资是不相等的,地方政府融资可以有多种方式,举债是其中一种方式,PPP(公私合作模式)也是一种方式。PPP并不形成政府债务。在政府举债规模有限的情况下,有些项目就可以通过PPP的方式解决融资需求。比如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一方面可以通过举债来搞基建,另一方面也可能通过政府与社会资本的合作来搞基建,两者异曲同工。

  目前土地收入使用存在乱象

  新京报:地方政府目前对土地财政的依赖程度怎样?

  刘尚希:目前地方政府对土地确实有依赖性,这种依赖性是因为在基础建设过程中的融资使土地成为一个杠杆。土地可以抵押和质押等,地方政府通过这些方式扩大了其融资规模。

  问题在于不能过度利用土地杠杆,杠杆率太高风险就会扩大,所以这个度要把握好,这就要求地方政府在城镇化建设中不能贪大求快,深层次来讲就是要改变政绩观。土地财政的关键是风险控制问题。

  新京报:我国土地财政的风险控制情况如何?

  刘尚希:过去的风险控制确实存在制度上的不规范。首先是过度利用了土地杠杆,没有控制机制,没有风险评估,这就导致了滥用土地杠杆融资。其次,土地出让收入的使用不是很规范和透明,目前土地收入的使用还存在乱象,这些方面都有待改善。

来源:新京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