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刘世锦 > 访谈

刘世锦:为何对市场作用重新定位?

  时间:2013-12-09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经济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如何进一步推进市场化改革,以激发出中国经济更持久、更深厚的活力?记者就此采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

  记者:为什么要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有哪些现实背景?经济生活中有哪些妨碍市场发挥作用的问题、现象?

  刘世锦:我国的改革从一开始就是市场导向的,特别是党的十四大确定了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目标,提出要使市场在国家宏观调控下对资源配置起基础性作用以后,我国市场化改革取得了很大进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大框架基本确立起来。但市场体系仍然不完善,政府这只手干预不当、管得过多,影响到资源的优化配置。具体来看,一是市场开放性不够,部分领域存在不当准入限制。不同市场主体往往难以获得同等的市场准入条件,特别是电信、石油、电力、铁路、金融保险、教育卫生、新闻出版、广播电视等领域,民营资本进入面临诸多限制,即便出台了原则性的准入规定,由于缺乏切实可行的实施细则,也往往遭遇“弹簧门”“玻璃门”和“旋转门”。

  二是竞争公平性不够,市场分割和地方保护现象时有发生。为了保护本地企业利益,有些地方在立法环节制定有利于本地企业的技术、卫生、检验检疫标准,或滥用行政权力对外地企业和产品进行多重检验、超严执法,设置进入壁垒。同时维护公平竞争的执法手段和力度不够,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侵犯专利、窃取商业秘密、商业贿赂、商业欺诈等行为往往得不到应有惩处。

  三是市场运行透明度不够,人为制造寻租空间。有些领域竞争规则和程序透明度低,尤其是在招标、采购、项目审批等方面,各种潜规则盛行,腐败极易滋生。由于信息强制披露法规不完善或者市场信息化建设滞后,市场参与者的正当权益往往由于有效信息披露不足而被侵害。

  四是部分基础产业和服务业价格尚未理顺,存在严重扭曲。在电力、成品油、天然气、铁路、医疗卫生等存在行政性垄断的领域,产品或服务仍然采取政府定价方式,市场调节机制未能发挥应有作用,造成部分产品或服务的比价关系长期扭曲,造成资源错配、结构失衡、分配不公、粗放发展,推高了经济社会发展成本。

  五是要素市场发育滞后,要素配置效率亟待提高。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不到位,国有和集体土地同地不同权,加上政府对城市建设用地一级市场的独家垄断,不仅造成土地价格扭曲和配置低效,而且引发大量的社会矛盾。城乡或不同城市之间的户籍壁垒和公共服务供给不均等,妨碍了劳动力的自由流动。资本市场仍有明显的行政管制色彩;股票的发行和上市交易受到行政审批限制,股票市场层次较为单一,养老金和保险等长期机构投资者发展迟缓。

  记者:还有哪些因素促使我们对市场作用重新定位?

  刘世锦:近两年我国经济增速开始放缓,由高速增长阶段向中高速增长阶段转换。这个调整是符合经济发展规律的。放缓只是表象,背后是经济结构的转型和增长动力的转换。具体地说,将要由过去投资为主、工业为主、更多依靠外需,转为消费为主、服务业为主和更多依靠内需,由以往更多依靠要素投入和模仿国外技术,转向更多依靠生产率提高和创新驱动。

  经济结构和增长动力不同,所配套的体制条件也应当相应调整。比如,搞基础设施建设,我们的政府还是有一些优势的,但在转向创新和技术升级时,政府的优势就不明显了,插手过多还会带来副作用。发展工业,主要是人与机器打交道,但转向发展服务业时,主要是人与人打交道,这就需要更多地调动企业特别是小企业和个人的积极性、创造性,因而更多地依靠市场机制的作用。所以,经济增长阶段的转换,逼着我们必须深化改革,改出一套与新的经济结构和增长动力相适应的体制机制。

  记者:如何认识“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重要意义?“决定性”与“基础性”相比,有哪些进步?

  刘世锦: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是这次全会《决定》中的一大亮点,一次理论上的重大突破。由“基础性”改为“决定性”,反映了对市场作用认识上的一个巨大进步。在市场经济中,通过市场规则保障公平竞争,市场价格提供资源配置的正确信号和激励机制,而市场竞争则促进优胜劣汰、转型升级。市场在资源配置的这些决定性作用,是其他机制无法替代的。

  不过,尽管这些年市场力量有了很大发展,但政府仍然直接掌控大量资源,在经济活动中到处都能感受到政府力量。这样就经常会遇到一个避不开的问题:政府和市场,究竟谁决定谁,谁服从谁?这次《决定》给出的答案是明确的,即市场起决定性作用。另一方面,通过这次市场作用的“升级”,释放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那就是新一届中央在推进市场化改革、发展社会主义市场体制这个问题上,是坚定不移的,不动摇、不后退、不停步,而且要有新突破、要上新台阶。

  记者:在强调市场决定性作用的同时,也要发挥好政府的作用,如何理解政府的作用?

  刘世锦:概括地说,政府在市场经济中的作用主要表现在保护产权、保障公平竞争、提供公共服务、加强社会治理、促进可持续发展和宏观调控等方面。政府发挥这些作用的目的,是为市场更好地发挥作用创造环境、提供服务,而不是替代市场的作用。

  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不是简单的谁强谁弱、谁多谁少的问题,关键是政府要从越位、错位的地方退回来,在缺位的地方补上去。现在经常说政府作用强,但仔细分析一下,在上面提到的政府应当发挥作用的领域,政府作用是否强呢。比如,产权保护是否有效,公平竞争是否得到重视和加强,公共服务、社会治理、促进可持续发展和宏观调控是否到位,事实上,大多数是不够的、不强的,有的差距还相当大。强的是行政审批、行政性直接干预,还有过大的自由裁量权,对资源的过多直接控制等,这正是政府职能转换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

  记者:如何贯彻落实“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应当在哪些方面推进改革和作出努力?

  刘世锦:我认为要着重在五个方面结合实际逐一加以落实。一是落实两个“都是”、两个“毫不动摇”、两个“不可侵犯”的精神,深化国有资产管理体制和国有企业改革,从以往管企业为主转向管资本为主,把国有资本重点配置到提供公共服务、发展重要前瞻性战略性产业、保护生态环境、支持科技进步、保障国家安全等领域。同时要进一步拓宽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空间,真正与公有制经济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公平竞争。二是加快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形成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实行统一的市场准入规则,采取负面清单管理方式,凡是能由市场形成价格的都要交给市场,政府不进行不当干预。三是把要素市场作为完善市场体系的重点,其中包括劳动力市场、资本市场、技术市场等。尤其是要积极稳妥地推进农村集体土地制度改革。四是在石油、天然气、电力、铁路、电信等基础产业领域,着力推进以开放市场、破除垄断、促进竞争为重点的改革。五是以服务业开放为重点,放宽相关领域的准入限制,以对外开放带动对内开放,以开放促改革,使服务业在下一步经济增长中发挥更大作用。

来源:国研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