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李佐军 > 访谈

李佐军:制度创新是“牛鼻子”

  时间:2015-07-14

  摘要:其实早在2010年李克强担任副总理时,他就强调,要在中关村先行先试鼓励科技创新的政策措施。2014年12月,李克强要求在更大范围推广中关村试点政策。该试点政策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取消繁冗的政府审批程序。李克强在2014年12月的一次会议上说,要用政府权力的“减法”换取创新创业热情的“乘法”。仅2014年一年,国务院和相关部委就已出台了13个关于促进创业创新的文件,这其中包括了简政放权、金融支持等多个方面的鼓励扶持政策,为大众创业松绑。今年,国务院又设立了总额在400亿元人民币的“国家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来助力创业创新。关于创业创新问题,本刊特别采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李佐军先生。

  5月7日,李克强总理先后来到中国科学院和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考察调研。在中关村创业大街,总理不仅喝了“创业咖啡”,观摩了“创业路演”,还和创客零距离交流。评论指出,这是总理再次向中国的创业者们发出鼓舞人心的信号。

  今年全国两会,“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已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在去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李克强总理就指出,“要借改革创新的‘东风’,推动中国经济科学发展,在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掀起‘大众创业’、‘草根创业’的新浪潮,形成‘万众创新’、‘人人创新’的新态势”。而在首届互联网大会上,总理再次强调:“促进互联网共享共治,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今年1月4日,新年第一个工作日,李克强前往深圳考察,并走进了深圳柴火创客空间。柴火创客空间的负责人刘得志当时为李克强演示了机器人,他说:“总理到我们柴火创客空间之后,创客在中国火大了。每天预约来访的人有四五拨,还有很多人直接登门,来看什么是创客,怎么在当地也办个创客空间。”

  其实早在2010年李克强担任副总理时,他就强调,要在中关村先行先试鼓励科技创新的政策措施。2014年12月,李克强要求在更大范围推广中关村试点政策。该试点政策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取消繁冗的政府审批程序。李克强在2014年12月的一次会议上说,要用政府权力的“减法”换取创新创业热情的“乘法”。仅2014年一年,国务院和相关部委就已出台了13个关于促进创业创新的文件,这其中包括了简政放权、金融支持等多个方面的鼓励扶持政策,为大众创业松绑。今年,国务院又设立了总额在400亿元人民币的“国家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来助力创业创新。

  关于创业创新问题,本刊特别采访了著名经济学家、人本发展理论创立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先生。

  记者:目前从上到下,“大众创业、万众创新”都成为了一个关注点。今年全国两会也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并指出“大众创业、万众新”是中国经济继续前行的“双引擎”之一。为什么目前我们要如此强调“创业”和“创新”?您认为这一引擎将在经济社会发展和全面改革方面发挥哪些作用?

  李佐军:目前强调“双创”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首先,我国30多年来持续的粗放的发展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过去,经济发展主要靠大规模消耗资源、能源,靠大规模生产要素的投入来推动,现在我们面临资源短缺、环境污染压力,同时人口红利也开始减少,经济还面临债务压力过大、泡沫积累等问题。所以,需要寻找新的经济发展模式,需要通过创新和创业即“双创”来开辟新的经济增长空间,培育新的经济增长

  点,形成新的增长动力。其次,从改革角度来看,过去三十多年,虽然市场化改革取得了明显进展,但政府主导的经济体制没有发生根本的改变。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我们开始强调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同时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而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就是要发挥每一个人和每一个企业的作用,需要个人和企业通过创业和创新来参与经济建设。企业最本质的特征就是创新和承担风险,仅仅靠模仿和跟踪是没有出路的。通过个人或企业这类最基本经济主体的创业和创新,形成新的市场化机制和增长动力,推动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至于“创业”和“创新”将在经济社会发展和全面改革方面发挥何种作用这个问题,我们可以通过生产函数来论证:在生产函数中,土地、资金、劳动力等生产要素投入的增加,可以带来产量增加或经济增长。但是随着资源环境压力的加大,通过大规模要素投入拉动经济增长开始遇到瓶颈,这样我们只能从生产函数中除要素投入拉动之外的力量中去寻找新的出路,这就是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而决定全要素市场率的因素是我经常说的经济增长供给边的“三大发动机”:制度变革、结构优化、要素升级,它们正好对应着新一届政府所强调的改革、转型、创新。可见,创业和创新是推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

  记者:您认为接下来“新的经济增长点”会是哪些产业?也就是说创业者的机遇在何方?

  李佐军:新的经济增长点可归类为三大产业领域:一是现代服务业,包括金融业、物流快递业、大文化产业(文化创意产业、现代传媒业、旅游业、教育培训业等)、大健康产业(医疗、医药、养老、保健等);

  二是先进制造业,包括互联网等高新技术产业、新能源汽车制造业、高端装备制造业等;三是现代农业。

  记者:您指出“简政放权是一场深刻的自我革命”,“简政放权”的直接效用是什么?与创业创新有什么关系?

  李佐军:简政放权对创业创新太重要了。因为首先要给人们创业创新的空间,允许大家来创业创新,门槛不能太高。政府还要通过制定相应的激励政策、营造好的制度环境、提供好的服务,来激励创新创业。这就要解决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问题,特别是政府的定位要合理。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的要求,政府未来主要履行如下五个方面的职责:宏观调控、市场监管、公共服务、社会管理、环境保护。其余的领域都应交给企业和市场。过去政府做了很多“越位”的事情,把企业的市场空间挤掉了,阻碍了创业创新。此次简政放权改革就是要消减和下放行政审批权、降低准入门槛、精简程序、建立“三单”(负面清单、权力清单、责任清单)、转变职能等,这一改革会减少和约束政府权力,为创业创新创造更好的制度环境。同时,此项改革的持续推进也将为减税降费、精简机构和人员、培育市场等创造条件。

  实体经济企业最需要的是安全感,因为实体经济的投资往往是中长期的,不能快进快出,而且需要有很多配套条件。没有安全感,谁也不敢进行中长期投资。而安全感来自法治对产权和财产权的严格保障,来自对政府权力的约束和规范。

  记者:改革开放之后,陆续出现了好几次创业潮,就您的研究和观察,这几次的创业潮分别有哪些特点?

  李佐军:从1978年到现在,大致出现过三次创业潮。第一次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主要是农民创业。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将在人民公社体制中的农民解放出来,很多农民创业办乡镇企业,跑运输,做商业等。第二次是在小平南巡和党的十四大作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决定之后,这一次很多知识分子、政府官员等开始下海,这一拨创业者的文化素质比较高,开始在很多新兴行业中创业。第三次是在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其时我国开始推动国有经济战略性改组,收缩国有企业战线,鼓励发展中小企业,为人们创业提供了新的空间。同时,在2000年前后,全球出现了新经济热,2001年我国加入WTO,信息经济开始快速成长,很多留学生开始回国创业,这一拨创业具有国际化特点。现在这一拨可归为第四次创业潮,其特点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以“互联网+”等为主要创业领域。

  记者:现在也有人提出,不要把创业当成新的“上山下乡”,认为“把创业等同于实现梦想”是“把梦想的定义变得越来越狭窄”。您如何评价?

  李佐军:创业是一种实现梦想的方式。因为创业是可以有选择的,干什么不干什么,都由自己选择,一般肯定是干自己喜欢干而且能干的事情,所以可以跟理想挂钩,创业完全可以朝着实现梦想前进。根据市场和社会的需要,干自己喜欢的事情,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能力,也是在为社会作贡献。

  我们不用担心现在号召大家去创业,就会形成创业过于拥挤的现象。很多人可能不会选择去创业,还会继续选择在较稳定的单位工作。同时,创业有基本的素质要求,并不是所有的人都适合去创业。因此,我们现在还是要尽可能创造良好的创业环境,鼓励更多人去创业。

  记者:现在提创业创新,很多人还是围绕经济增长来说。但您提到过要谨防“增长主义”,“有增长无发展”。如何让“增长主义”回归正途,实现真正的发展?

  李佐军:这个问题很重要。因为现在很多人将经济发展理解为就是GDP的增长,其实经济发展的内涵很丰富。过去很多地方太强调经济增长了,忽视了人的发展、社会的全面进步等。很多人一直奉行“增长主义”,一切以经济增长为中心,将经济增长作为压倒一切的首要任务。为了实现增长目标,进而形成了一整套为之服务的制度,如政府职能主要是推进经济增长,干部考核以GDP为导向,财政收支服务于增长,货币发行为了增长,土地开发为了增长,环保和社保为增长让路等。这样就会导致以下的后果:一是资源被过多消耗;二是环境被大范围严重破坏;三是人口增长被太久抑制,老龄化提前到来;四是劳动者的休闲时间被过多占用,幸福指数下降;五是货币被过多超发,通胀经常出现;六是投资被过度依赖,消费被抑制;七是工业化城镇化被超前推进,形成了“赶超症”。

  经济增长不等于经济发展。经济增长要与结构变迁、质量提升、人的发展相协调才可持续,否则唯经济增长可能带来“有增长无发展”的结果。所以我一直强调,发展是多目标的,发展的目的是满足人(含后代人)的多种需要(包括吃穿住行用、学乐康安美、尊重和权利),经济增长只是满足这些需要的手段。

  因此,我们说的创业创新不仅是为了实现经济增长这一个目标,还要实现人生价值、促进社会和谐等非经济目标。

  记者:“创新”这一概念可以从不同角度来理解,有说技术创新、有说经营模式创新,在你看来,目前的“创新”最需要从那些方面入手?

  李佐军:创新包括很多内容:制度创新、组织创新、技术创新、产品创新、产业创新、模式创新、管理创新、服务创新等等。但平时我们说的多的是技术创新和产品创新,这两种创新也是联系在一起的,技术的创新落实到产品上。但无论技术创新、产品创新都受制于制度创新。诸如保护知识产权、培育公平竞争的环境、简政放权这些制度创新做好了,技术创新和产品创新就比较容易,否则就比较困难。所以,“牛鼻子”

  还是制度创新。

  另外一个重要的创新应该是模式创新,一种新的经济模式出来后,它会产生巨大的综合效应,比单个产品和技术创新重要得多。当然模式创新也取决于制度创新。所以归根结底还是要从制度创新入手,制度创新最重要的也就是目前政府正在推进的厘清政府和市场的关系、简政放权,这是抓住了改革的关键。

来源:国研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