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佳庆 张锋强:改革才能实现经济再均衡与社会稳定

作者:莫佳庆 张锋强  时间:2012-12-04   浏览次数:0

  最近十多年来,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感觉,就是一方面人们对于改革有着迫切的希望,但在另一方面,许多重要的改革又是相对迟缓的。就是说,在改革的需求和改革的实际之间有一个巨大的落差。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落差呢?其实,这个落差的根源原于对“稳定”认知的差异。
    我们还得从“稳定问题”的范围界限识别上说起。市场体制之下的绝大部分“稳定问题”实际是“秩序问题”。这就是说,市场经济之下的很多“稳定问题”是要通过秩序管理来理顺消弭的,故此我面正面对的这些“稳定问题”在那些健全的市场制度之下往往是不存在的。很显然,只要着力建设、完善市场制度,我们时下很多问题就会迎刃而解。问题是,现行的管理方面,却更偏重“讲理念而轻规则”,好象经过“统一思想”,就能以一种更新更高的境界将问题消弭于无形,谁知,市场经济之下的矛盾绝大部分是利益的矛盾, 以立意高蹈的理念凌驾现实未免太天真,归根到底“理念不能当饭吃”。这就告诉了我们,市场制度是市场经济健康运行的基础,市场制度之外,不应该还有诸多的非经济强制,包括那些我们经常在做的“统一思想”,常常有形无形地破坏这些秩序,那“稳定问题”也往往就不期而至。这就是建立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经济社会生活的新秩序的重要性。

  其实,人们对社会的稳定问题本来就存在认知的差异,在一个快速进步、飞速变化的世界里面,这种差异就更加明显,并不自不觉地并反映到改革方面上来。基于对“改革会破坏原有的社会稳定”的担忧,不但对改革进程的快慢追求存在差异,对改革的具体内容及改革步骤也存在差异,在某一些具体问题的改革上甚至迟迟没能达成共识。然而,这样情况还算不上是最糟糕的,因为还有二种更为特殊思想意识状态在抵制着社会改革。其一,是社会有一部分人对动态性的改革始终持怀疑、抵制的态度,压根将改革作为社会不稳定的根源;其二,是已得利益集团中人,他们害怕后续的改革会伤害他们的已得利益。

  经济发展离不开市场制度的支撑。随着改革的深入,市场制度也应加以完善。因为只有这样,社会才能更和谐,社会的发展进步才更有活力。“好市场”和“坏市场”的分野在于制度。完善的市场制度支撑之下而有秩序运行的市场就是好市场,反之就是坏市场。在过去十几年的时间里,经济增长速度很快,一些经济体制方面的改革也在有效推进,但经济发展中一些重要的结构性矛盾始终得不到解决,甚至有诸多矛盾还在激化,究其原因,就是很多本来要及时排除的体制性障碍,改革始终没能取得有效突破或者没有被触及,致使那些促进社会走向坏的市场经济的那些因素不但没有减弱,有的方面甚至还在强化。更无奈的是,当有人祭出“稳定压倒一切”之时,过去那种“稳定”的定式思维又让整个管理层谨小慎微,畏首畏尾。现实中有许多事情是的改革举措被延误的结果,特别是重要的改革举措被延误,所带来的问题就更为严峻。

  殊不知,“稳定”有二大形态:一是“固态的稳定”,它是标本式;一是“动态的稳定”,这是一种活态的、以持续修正来实现自我完善和进化的、在互动中实现和谐与平衡的稳定。很显然,在社会大变革之时,标本式“稳定”是没有生命的,而活态的、自我完善、自我进化式的“稳定”始终是生机勃勃。如果社会制度的改革不能与时俱进,如果文化不能吐故纳新,而是通过一系列强制性的、高度紧张的措施来维持“固态的稳定”,结果将是,那希望一直守护着的“稳定”也一去而不可复得。可见,具有吐故纳新的机能的“动态的稳定”才是具有生命力的稳定!更重要的是,通过改革能获取更大的发展动力。

  尽管说经济改革是尊重经济规律的自我完善,是社会竞争力的具体营造。社会改革也是一外。但要特别注意,大凡有悖经济规律和社会发展趋势的改革则有反效果。

  随着改革进入利益重新分配的时期,某些改革措施实际上异化成了掠夺财富的战争,社会矛盾在不断增加或显现。一些社会矛盾增加,与其说是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不如说是改革迟滞造成的。为什么说“稳定问题”有一个范围界限识别问题呢?在最近几年的社会矛盾和冲突基本都是因利益的问题而引起的,或者说是利益冲突与利益矛盾。这就告诉了我们,社会已经进入利益和利益博弈的时代。这是我们要了解的社会冲突和社会矛盾的基本背景。而现在我们将其作为群体性事件加以防范和处理的,有相当一部分也是利益博弈。当我们将这些利益博弈消灭在萌芽状态的时候,正常的利益博弈中断了,能够及早暴露社会问题的机制被消灭了,结果是问题的进一步严重化。必须看到,准确定位冲突的性质是非常重要的,这与稳定思维有一个正确的“稳定问题的范围和边界认定”密切相关。因为多少年来,往往将这样的冲突与矛盾人为地政治化或意识形态化。当前社会中许多冲突的内容本身是很简单的,就是利益的问题,不存在政治或意识形态的因素。在利益时代,利益矛盾、利益冲突、利益博弈是利益时代中的正常现象;在现代社会生活中,社会矛盾和冲突将成为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应当认识到基于利益的冲突是理性的冲突,是可以用谈判、妥协、讨价还价的方式解决的,演变成足以造成大规模社会动荡的因素是很少的。因此,我们的任务不是要消灭这种现象,而是要为这种现象的发生设立规则,要为这种问题的解决提供制度化的方法。好的制度不是消灭冲突,而是能够容纳冲突和用制度化的方式解决冲突。总之,在关于稳定的问题上,我们需要有一个新的思维。在这个前提下,增强我们的自信心,一方面形成柔性处理社会矛盾的方式,形成体制对于社会矛盾和社会冲突的容纳能力,形成解决矛盾和冲突的制度化手段。另一方面,不能用这些冲突和矛盾来吓唬自己,而是应该用充分的自信来面对这个社会,面对这个时代,包括适时地推动一些关键环节的改革,而不是用旧的思维来延误时机。

  不论是社会危机还是经济危机,在迫使世人改正不足的同时又赋予机会,总是通过其特有压力驱逐社会的效率提升,几乎产业的所有优势都会在危机洗礼中得以纯粹与强化。而且,社会危机与经济危机会在特定条件下互为转化。还要说的是,几乎所有大国的崛起也都是某种机会所造就的。当然,机会总是留给有禀赋又有准备的竞争者!那些把握权柄的管理阶层因其处于高处而有更高的视野,当然更容易明白此中的警示!

  适应时势、适应环境是生存者必须具有的基本禀赋!自我适应,自我完善、自我调整则是适应时势、适应环境的基础手段,对经济体而言,那就是改革图存,改革求进,改革谋先!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