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佳庆:一场新的全球性经济危机正降临

作者:莫佳庆  时间:2015-09-02

   当下地缘政治、地缘经济的思维依旧有冷战时期的残留。

  当世界经济中心移向亚太之时,美国自然也把经济重心向亚太挪移,同时美国军事重心也一样挪移到亚太,并有一个专用名词——“重返亚洲太平洋”。 

  在全球经济互动最好之时,地缘政治的概念往往被淡化。而当经济出现困难之时却见民族主义抬头,地缘政治也跟随民族主义抬头各自筑起了藩篱,并进而影响经济上的合作与互动。 

  这是一种很无奈的国际氛围。 

  其实,自柏林墙倒塌以来,经济已经步入全球一体化。不论是发达地区(如美欧等),还是新兴经济体(如中国、印度等),都收益良多。这种良性状态自2008年下半年金融危机开始而逐渐变得不容客观,到2015则发展到一种令人不安的状态。在太平洋周边军演的火药味也越来越浓,各方都在显示自己的肌肉。 

  各筑藩篱的境况不但让日本的“安培经济学”濒临破产,以致日本经济大有陷入更严重的第三个“失落的十年”之虞,而且中国经济2015年开始也步入了告别高速增长的“新常态”。尽管中国在政治与军事上频频亮剑,可中国经济却出现了日本上世纪九十年初那些可怕的征兆。中日是持有最多美元资产的国家,所以中国和日本一旦陷入麻烦最后终会将危机蔓延到美国。 

  欧洲经济只有德国一枝独秀。希腊的债务危机开始漫延到澳大利亚、巴西、加拿大、瑞典,其经济将继续暴跌至更萎靡的程度,目前希腊的经济水平较2008年已经下降了33%。然而希腊债务危机并不是单纯的一国危机,已经转移和扩散到了更多地方,现在这场危机已蔓延至“欧猪五国”,在未来三到五个月,这场危机的扩散区域将会更大。 

  据Gold-Eagle的数据,全球债券泡沫的规模已经超过199万亿美元了。如果我们把基于债券进行交易的信贷工具也算进去的话,那么其规模将大大超过600万亿美元,更危险的是类似中国地方的庞大债务也跟随中国经济的告别高速增长而显山露水。 

  从全球来看,主权债券市场的规模为58万亿美元,投资级主权债券市场(这是指国家信用评级超过BBB的主权债券规模)大概为53万亿美元,金融衍生品的最终担保超过700万亿美元,其中555万亿美元是基于利率交易。这一发展的重要性不能被低估,现今的金融体系比2008年的更加杠杆化,仅仅是美国,金融系统中的债务就上涨了30%。一场新的全球性债务危机正在降临…… 

  美国经济缓慢增长已经数年,但此时美国经济依旧欠缺应对下一场经济危机的体质。美国国内经济虽好,但其海外经济面临的风险却在累积。美国国内经济似乎已经重新站稳了脚跟,这也是美联储正在考虑是否进行近十年来第一次加息的原因,以确保美国经济不会过热。美国的决策者们在担忧经济衰退,不是担忧美国经济会马上陷入低迷,此时担心的是传导效应,即担心国际性的危机传导到美国,因为他们知道,时下没有充足政策工具加以应对。所以,美国的决策者们正在为如何应对下一轮全球性经济滑坡做打算。 

  历史表明经济出现下一轮滑坡是不可避免的。自凯恩斯提出通过大规模政府支出来应对大萧条的理论以来,过去几十年华盛顿的主要武器一直是货币。美国通常通过降息、减税或者扩大联邦支出的方式向经济注入资金。但当下一场经济衰退来临时这些工具将很难再使用,因为利率已经接近零水平,而且高企的政府债务水平和福利开支导致预算赤字不断增加也阻碍新的财政刺激计划。 

  潜在的风险提醒人们,只要再遭受一次严重冲击,增长缓慢的全球经济就会陷入危险境地。日本第二季度经济陷入了萎缩,第三季度的情况似乎更糟,欧洲经济也增长乏力,中国经济放缓程度似乎比全球决策者最初所认为的更加严重,而人民币贬值也许会引发贸易摩擦。汇丰银行经济学家在研究报告中称,世界经济就像是没有救生船的远洋轮船。中日经济下滑以及世界性债务危机重叠性的危机已经乌云四起。 

  就地缘经济而言,中日在地缘经济上是可以看作一个整体,就如韩国珍惜中韩关系以保韩国经济不失,然日本却似乎没有个肚量。欧盟应该是亚洲的老师!在面对经济危机乌云四起之时,中日应该更坦诚面对历史并面向未来,美国也同样要以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心态面向未来,而不是挑拨离间。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