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余斌 > 学术观点

我国经济运行的转折性变化与再平衡(下)

作者:余斌 吴振宇  时间:2015-09-02

  四大转折性变化是经济增速下行和结构调整的主要原因

  (一)受转折性变化影响,近期经济增速有可能下降到中长期潜在增速以下

  受四大转折性变化及其叠加效应的影响,短期经济增速可能低于中长期的潜在增速,稳增长面临较大压力。

  去杠杆过程抑制了地方政府融资能力,基础设施投资的潜在有效需求未充分体现。作为发展中国家,我国无论是城市地下管网,还是农村基础设施建设,都有很多欠账。由于有几十、上百年的存续期,以基础设施建设作为平抑经济波动的工具,时间灵活性很强。目前,生产资料价格处于低点,融资成本较低,是加大基础设施建设的有利时机。然而,地方政府债务负担较重,融资渠道有限,制约了基础设施投资、配套能力。

  全球贸易增速远低于均衡水平,使我国出口增速低于中长期平均水平。全球贸易增速快速回落,对出口导向型国家影响较大。从全球贸易波动的历史情况看,其增速波动远大于世界经济增速的波动。随着全球经济复苏,贸易增速也会象历史上的情况一样明显回升(见图7)。虽然受市场规模限制,我国出口增速难以再恢复到金融危机前的水平,但达到10%左右的增长仍是可以期待的。

  结构调整影响到短期景气表现,经济增速可能低于中长期潜在水平。房地产市场趋势性下降和基础设施投资增速放缓,一方面直接造成需求的收缩,另一方面通过乘数加速原理,对经济整体运行带来间接性紧缩。出口增速下降造成外贸部门生产能力过剩、投资减速、员工收入下降。企业适应劳动力成本上升的供给侧调整速度较慢,在此过程中,效益会明显下降。受供需调整速度不对称和短期景气状况影响,经济运行可能低于中长期潜在水平。随着经济达到新的平衡,才能表现出供给侧能够支撑的真实潜在增速。

  (二)转折性变化集中出现,其叠加效应不可低估

  房地产和基础设施投资增速下降,出口增速大幅下降,内外需同时紧缩,对工业制成品生产形成严重冲击,导致普遍性的产能过剩。该情况尤其在钢铁、煤炭、水泥、玻璃等建材领域更加突出。普遍的产能过剩导致我国PPI连续40个月负增长。今年6月份,PPI涨幅为-4.8%,比上月仍有所下降。当前,国际原材料价格仍未企稳,伊核谈判取得进展又促使国际原油价格进一步回落。国内过剩产能化解进程较慢,PPI负增长的情况仍将持续一段时间。由于结构调整影响到价格传递链条,CPI与PPI的背离情况一直持续。

  劳动年龄人口下降一方面提高了工业企业生产成本,另一方面也影响到农业劳动力的供给和农业生产积极性。为稳定农产品生产供给,收储制度起到了重要作用。然而,托市收购使得我国一些重要的农产品价格高于全球市场价格50%左右。农产品价格对农业生产和资源配置的指标性作用受损。农产品价格普遍高于全球市场,一方面反映了我国农业生产总体效率较低,另一方面,在劳动力跨部门自由流动的背景下,也反映我国低成本的竞争优势已没有太大空间。

  产能过剩、PPI负增长直接导致工业企业盈利水平下降。在转折性因素发生之前,我国经济增速较高,受高增长思维惯性影响,为更扩大生产抢占市场,企业负债率相对较高。经济增速下行,市场收缩、利润空间变小、成本上升和债务压力加大同时出现,企业经营困难甚至超过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

  (三)转折性变化形成转型升级倒逼机制,结构调整加速推进

  劳动年龄人口减少、房地产趋势性下行、基础设施投资增长乏力、出口增速大幅下降,对传统规模速度型增长模式提出挑战,适应这种变化的过程,也就是经济转型升级的过程。经济运行的转折性变化,有利于形成倒逼机制,促使我国构建质量效益型增长新模式。

  劳动力成本提高,迫使企业提高产品附加值,加大互联网和自动化改造力度。2014年,我国成为工业机器人最大的消费国,正是反映了这样的过程。房地产和基础设施投资增长放缓,降低经济投资依赖度和对资源、能源的消耗。2003年至2011年我国重化工业用电量平均增速为13.6%,而2011年到2014年,该值下降为4.5%,缓解了我国能源消耗、污染排放和温室气体减排的压力。

  出口增速下降带来的严重冲击反映了过度依赖外需的弊端。在提高企业竞争力、抢占中高端国际市场的同时,在发展战略上也需要逐步做出调整,将增长的动力更多放在内需,特别是消费需求上。与此同时,可以通过国际产能合作等渠道,走出国门以对外直接投资等形式参与全球市场竞争。

  (四)转折性变化影响到财政、货币政策效应,需要创新宏观调控方式

  高增长阶段,我国财政政策效应较强,中央财政扩张性政策会拉动地方政府加大建设力度。地方政府债务负担加重后,配套中央政府扩张性政策的财力不足。而仅靠中央财政,在经济规模明显扩大以后,拉动需求的力量有限。

  房地产市场趋势性收缩后,地方融资平台面临流动性风险,通过银行表外业务以较高的成本借新还旧,抬高了全社会边际利率水平。与此同时,产能过剩行业的企业受地方保护和银行经营理念影响,兼并重组和破产的进程缓慢。维持这些已不能正常生产的企业,也占用了大量的社会资金。一方面稳增长需要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另一方面大量的资金可能流入过剩产能行业,对结构调整起到负面作用,货币政策操作空间也受限。

  人民币有效汇率升值是我国出口增速下行的原因之一,汇率一定程度贬值对出口有促进作用,但另一方面也会影响到人民币国际化的大战略。面对经济运行的新特征,需要创新宏观调控方式,采用定向调控和区间调控等,在稳增长的同时,促进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

  经济再平衡取决于转折性变化达到新的均衡点

  (一)转折性变化的持续时间和影响程度不同

  四大转折性变化的未来发展趋势不同,对经济运行的影响将出现分化。第一,劳动年龄人口未来仍将持续减少,但据测算在2030年之前,每年递减数量有限。相比于从增加到缩减的冲击,未来几年其边际影响在减弱。另一方面,企业调整产品结构、加大自动化改造力度,也将在一定程度上抵消劳动力供给短缺、成本上升的影响。第二,房地产市场趋势性下降的态势仍将延续。城镇居民房屋保有量达到临界值后,房地产开发将进入补充折旧、提高质量的阶段,该阶段房地产投资增速将维持在较低水平。但是,从高速增长向以补充折旧为主的阶段转换过程中,投资可能短暂进入负增长区间。房地产投资的低点可能在今明两年出现。第三,地方政府融资能力有望通过债务置换、扩大地方债发行、引入PPP(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等方式进行缓解。当前,为稳定经济运行,防止增速过快下滑,中央和地方政府采取了许多支持基础设施建设的政策和措施。随着经济逐步企稳,基础设施投资增速将回调至与经济增长速度相协调、不再提高债务风险的可持续水平上。未来两年,基础设施投资增速可能缓慢下降。第四,根据国际经验,危机后随着全球经济复苏,世界商品贸易增速也将逐步恢复。当前美国经济复苏进程虽然低于预期,但仍然处于上升通道;欧洲主要经济体也正逐步向好,希腊债务危机达成协议也为复苏进程增加了利好消息;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长有一定的不确定性,但随着欧美经济复苏,其企稳向好的概率在增加。IMF预测今年全球贸易增速比去年略有提高。随着全球贸易增长恢复,我国出口增速有可能企稳回升,并对经济增长带来积极贡献。

  总体看,劳动力供给、房地产市场的负面影响仍将持续,但强度在降低。随着地方政府融资能力恢复,基础设施投资增长压力将有所减缓。出口增速随着发达经济体复苏进程的推进,有可能在今明两年触底回升。

  (二)再平衡后均衡增速可以保持在中高速水平

  今年上半年,7%的GDP增速是政府稳增长调控因素和经济自发增长共同影响的结果。随着转折性变化逐步调整到位,经济自发增长水平可能出现一定程度的恢复。从供给侧看,未来劳动年龄人口数量下降的影响与最近两年相比将有所减缓。房地产开发投资占总投资的比例已从25%左右的高点下降到19%,其占比仍在进一步下降。一方面房地产投资增速下降的空间有限,另一方面其对整体投资增速的影响也在减弱。

  未来基础设施投资增速将下降到与GDP增速相适应的水平。但是,随着PPP模式的成熟和推广,在不明显增加地方政府债务负担的情况下,基础设施投资增长仍将保持一定的速度。此外,铁路、交通、电信等垄断领域向非公经济开放,也将吸引一定的投资。未来出口回升将对工业生产和投资带来重要的支撑。

  作为转轨型追赶经济体,我国仍大量存在市场之外的资源和未充分利用的发展机会。在转折性变化逐步走向稳定的同时,对传统增长动力的进一步挖掘、对新兴增长力量的培育,将带来新的增长动力。政府深化改革开放释放的制度红利、传统产业的互联网改造和转型升级、服务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带来的机遇,将会一定程度上平抑和对冲转折性变化带来的增速下降。总体上看,我国经济在实现了再平衡之后,有望在中高速增长新平台上保持稳定。

  (作者单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