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全义:钓鱼岛纷争与中日战略机遇期碰撞刍议:中国怎么办?(二)

作者:张全义  时间:2014-01-17

   时下,中日关于钓鱼岛的纷争已进入白热化时期,媒体、国民之间口水战不断、海上、空中摩擦不断升级;双方的鹰派人士也正在利用各自国家的政治及民族主义情绪,据此推断,擦枪走火已是时间问题。然而,一旦双方交火、介入军事热战,其情势往往非人的意志所操控甚至不断激化,即便国际社会、各种政治力量或民间势力试图进行协调停、制止冲突,国际冲突的教训告诉我们,交战双方在停火上的博弈往往会陷入 “囚徒困境”,后果是战事不断扩大、和平解决争端往往变得遥遥无期。 

  很明显,中日开战对双方都是灾难,尤其是对于国土狭小、靠利用外来资源生存的日本而言,与中国进行战争无疑是下下策。那么日本的安倍政权为何铤而走险?其后的真实意图究竟如何?对于中国而言如何化解目前的冲突、使中日关系走向正常化? 

  笔者参加一次国际会议期间,就中日关系等与国内外学者进行了探讨,以下的观点基于一些学者的观点与笔者的分析。 

  一、中日开战很可能使得中国的东盟一体化战略搁浅或夭折。尽管战争对日本是下下策,但是对于中国而言也并非最优战略。这是因为:1990年代以来,中国的综合国力不断上升,而中国的战略是在未来二十年提高全球的影响力,与日本开战无论如何也不会给中国加分,日本人明白中国要走向世界必须安邻、睦邻,与日本开战将使中国在90年代以来建立的东亚、东南亚的和平形象前功尽弃,特别是很可能使中国自冷战结束后苦心经营的东盟大经济战略血本无归。由于日本近二十多年来的经济衰退,日本几乎丧失了其在1970、80年代以来在东南亚的经济优势,因此,如中日开战必定加剧东南亚乃至东亚国家对中国的恐慌,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经济协议自然会终止,日本、印度、韩国则可取而代之。 

  二、中国的政治情势容不得与日开战。十八大召开标志着中国的新一代领导人上位,但是与中日之间关于钓鱼岛的纷争相比,新一代领导人面临很多的挑战,比如自身政治权利的稳固、政府换届、军队内部的权利系统、调整、媒体政治力量的发酵、以及反腐扩大化造成的权利真空、政府失效、不断蔓延的群体冲突,这些消极现象如处理不善很可能导致亡党亡国。鉴于上述情势,美国、日本等政治力量判断,中国新的领导层将在中日关于钓鱼岛的冲突中保持最大的克制。 

  三、任何军事手段都无法保证绝对的完胜。尽管中国领导人不惜擦枪走火试图“教训”日本,但是,日本人判断,中国对自己的完胜甚至部分胜利并无把握。这是因为,他们认为,中国的海上力量明显劣于日本,空中力量由于受到距离及加油限制,如果尽在海上开战,恐怕中国的损失会比日本惨重,而一旦进入本土战争或使战争升级则美国会干预,如引起更大规模的战争,这毫无疑问将超越中国的战争预期。 

  四、美国、韩国、东南亚、印度等国很可能火中取栗,各为所取。对于美国而言,中日冲突只要不进入军事冲突,越激烈越有利于强化美国的保护伞作用,但是美国也不希望日本在战争中得分;韩国希望中日、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冲突加剧、甚至有战事,这将有利于发挥韩国的桥梁作用;而对于印度而言,中国与日本开战将有利于印度取而代之中国在南亚、东南亚乃至东亚的大国作用。 

  五、日本的战略企图。据日本的一些人士讲,日本的政治战略已定下来,日本要在下个十年迎头赶上中国,而日本认为最易下手的是东南亚,不难理解日本外相访菲、安倍就任后首选东南亚。日本最大的忧虑是如何打破中国在战略上的宏观布局,中国与东盟之间的10+1、10+3已将东南亚国家纳入其战略轨道,很明显,除非由于不可控制的情势中断这一进程,否则凭借日本目前的影响力及经济实力,日本在此方面无比较优势,而日本能做的是从教育、文化、基础设施建设、慈善等做起,其实,日本已悄悄在此方面开始行动,如果留心,在南亚、东南亚一些国家可随时可见日本援建的隧道、公路、学校等设施。而日本下一步要做的要试图打开与东南亚国家之间的政治合作局面,因此,安倍首访东南亚并非如一些分析人士所猜测的遭到美国拒绝,其实,这是日本早已布好的一步棋。 

  那么中国在与日本冲突中应采取何种战略呢? 

  首先,非战仍是上上策。中日战争输赢皆不会给中国加分,一些人士称这有利于给新领导政治力量加分、这会转移国内矛盾、这会给日本个教训;其实,给领导人加分这毫无疑问是个险棋,赢则可加分,但也不见得赢。;转移国内矛盾、教训日本也是设想,反之,有可能适得其反,这点上面已做分析。其次,中日开战有可能使中国陷入全面的被动,它不仅会影响中国的战略、中国的经济建设、中国执政党的稳定、中国老百姓近三十年来的安逸,如果把握不好,很可能使中国陷入内乱。因此,必须对此有高度的认识。那么何种战略比较可行呢? 

  首先,是否应慎思关于建立军事缓冲区的建议。在笔者参加的会议上,有观察家提到了建立军事缓冲区的建议,其主要内容为依据《南极条约》、《国际海洋法》的版本,划定一个缓冲区,海域为200海里,将中国、日本、台湾、韩国等国纳入涉事方,在这个缓冲区内,停止一切与军事相关的行动、钓鱼岛由联合国或成立的委员会共管、商业海上航行自由。咋一看,这是将问题国际化、或者是在主权上让步,但是,如果仔细分析,这未免不是一个好的选择。首先,对中国是个缓冲战略,我们知道,在钓鱼岛主权纷争上,中日双方都有瑕疵、把柄,搁置争议是最好的选择。或者说这起码是搁置争议实际化的一个尝试。退一步说,日方不见得同意这种建议,而日方不同意我们则占了上方。总之,相关部门可就此做出进一步研判。 

  其次,冷战后的情势、全球相互依存度的增加、国家在综合实力上的竞争使得军事解决问题的倾向式微,我国综合国力以及影响力的增加将必然有利于我国,此处无需赘述。 

  其三,本次争议使得中日关于钓鱼岛问题国际化,其实这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目的;而在此之前,在国际上多数西方国家将钓鱼岛归之为日本。但是这次中日争端至少使国际社会认识到了中日之间的纷争。如果接受国际调停,这也给外界一个中国国际关系走向“民主化”的一个印象,这是个复杂问题,需要有关方认真研究并提出动议。 

  当然,接受以上的做法尚需我们在战略、策略上做出布局,而这正是我们外交、公共外交发挥作用的时候。

来源:《经济要参》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