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蔡昉 > 最新动态

王小鲁、蔡昉、蔡定剑获“中国软科学奖”

  时间:2011-04-11

由深圳市综研软科学发展基金会创立的“中国软科学优秀成果奖”昨日在北京揭晓。三位优秀的学者王小鲁、蔡定剑、蔡昉分别凭借“灰色收入与国民收入分配”、“中国就业歧视现状及反歧视对策”、“中国流动人口问题”的研究成果,获得“第一届中国软科学奖”。

蔡定剑的妻子刘星红代表已故的丈夫接受了这一奖项。她说:“如果蔡教授还在的话,相信他会继续从事他所热爱的民主、宪政、法治和公民权利研究。”

“中国软科学奖”每年一次,每个优秀成果将得到20万元奖金,为目前国内类似评选中最高。深圳市综研软科学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马蔚华表示,该奖项评选委员会获得基金会理事会授权,独立评选,以保障其权威性、公正性和标杆性。

“中国软科学奖”评委之一、《第一财经日报》总编辑秦朔在昨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优秀软科学成果的价值很难用经济数字来量化,“但我们知道,目前政府用于维护社会稳定的开支越来越大,如果软科学研究能够更好地推动社会进步、经济发展的法制化、决策民主化和科学化,那么社会的和谐程度就会提高,就能节省维稳的费用。从这个角度看,软科学的价值可以说无可限量。”

争论“刘易斯拐点”

每一个时代都有自己的主题。“第一届中国软科学奖”也打上了时代的烙印。获奖者的研究,无论是劳动人口流动还是就业问题和收入分配,都体现了转型社会的特点。

“到2015年,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将转为负增长,随着人口老龄化和人口抚养比的触底反弹,曾为中国经济增长贡献了约27%的权重的人口红利因素正在消失。”在昨日的颁奖发布会上,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昉的判断再次引起关注。

在获奖发言中,蔡昉指出,目前中国人口变化的一个特点是未富先老,“先老”意味着劳动力价格上涨而资本价格相对便宜,也意味着丧失原来的劳动密集的比较优势;而“未富”则是说,中国在非常短的时间内,不能在资本密集型产业中得到足够显著的比较优势。

国务院特邀监察员、经济学家梁小民也认为,中国现在已面临劳动力短缺的“刘易斯拐点”,工资上升成为不可阻挡的趋势。

但对于“刘易斯拐点”是否即将到来,学术界的判断并不一致。国泰君安证券首席经济师李迅雷认为“刘易斯拐点是忽悠,企业盈利占比过高才是真:为何中国能成为世界工厂,劳动力成本低是首因。粗略算,过去15年平均薪酬增长累计落后GDP增长速度50%~60%,薪酬占GDP仅42%(发达国家为60%),而企业盈利占比则不断上升。目前中国劳动者占总人口的70%,城市化率不到50%,贫困线低于印度,若企业家少赚些,劳动力会很充裕。”

而对于这些争论的声音,蔡昉在发表获奖感言时非常坦诚,他说:“虽然有很多不同的意见,但我宁愿求同存异,只需要大家同意‘刘易斯拐点’终究在中国会到来,人口红利终究是要失去,而且这样的判断对中国未来经济具有重要含义,有了这样的共识就够了,我们可以继续研究问题。”

“十二五”的收入分配挑战

除去“未富先老”的问题,“中国软科学奖”评委会召集人、经济学家樊纲在昨日的颁奖会上指出,“十二五”期间最重要的挑战是如何缩小收入分配之间的差距,“在收入差距缩小之前,大概还会经历一段时期的差距扩大”。

事实上,在《“十二五”规划纲要草案》中,已经明确提出要进行收入分配改革。收入分配改革已经成为“十二五”改革中的重要方面。

“因为如果老百姓收入增长不提高,国内消费很难增长,内外失衡、投资消费失衡,甚至老百姓与企业、国家三者之间的分配等改革都无法解决。”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范剑平告诉记者。

此次获奖的国民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小鲁的调查推算结果显示,我国城镇高收入居民存在大量的没有反映在居民收入统计中的隐形收入,城镇居民最高和最低各10%的家庭人均收入差距相差26倍,说明我国目前的实际收入差距显著大于统计显示的水平。

王小鲁指出,这种差异主要是由体制性因素造成的,例如收入分配体制、财税征管体制、政府管理体制等。他认为应该推进财税体制和政府管理体制的改革,强化监督,以消除灰色收入,改善收入分配格局。

此外,《中国国有林区林权制度改革研究》、《中国技术前瞻报告——国家技术路线图研究》,以及《2009中国可持续发展战略报告——探索中国特色的低碳道路》三项研究获得“中国软科学奖”提名奖。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