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福洪:十二五城市化亟需观念与体制创新

作者:柴福洪  时间:2011-05-27

中国十二五时期城市化,“重点发展中小城市和小城镇”似乎已成为共识,这不对,中国的特大城市并不“特大”。中国本来就是世界人口第一大国,其城市居住人口本来就应该是世界第一大。
《经济参考报》2011年2月21日以《北京人口膨胀超资源极限 城市运转压力空前》为题的报导:“北京人口规模已经突破2020年的控制目标,流动人口总量估算已超过1000万。目前的人口规模已经接近甚至超过北京环境资源的承载极限,致使水、电、气、热、煤的供应常年紧张。但北京调控人口绝非简单用行政手段实行“拒绝”和“驱赶”,调控包括综合使用行政手段、经济手段、法律手段等。”
《经济参考报》的报导是在划地这牢基础上的思维模式下的观点,无论是从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都市群看,北京不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与中国13.4亿人口大国的首都极不相称。北京都市群的核心区人口不能低于5000万,加上直辖市天津,总人口不能少于一个亿,加上河北省环北京地区,整体过1.5亿人口以上。北京、天津、河北环北京小城市三地地铁要连通,连成一体,形成大北京地区。
上海与江、浙两省会城市和周边小城市地铁连通成一体,其人口量总可以超过两亿以上。把深圳和广州都改成直辖市,广东省会迁到惠州市,广深都市群可容纳三亿人口。使中国的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三大都市群,集中中国一半(6-7亿)人口,创造的社会价值要占国民总产值70%以上。才能称得上城市现代化。
中小城市当然要有一个大的发展,重点放在县城,全国2000多个县城,平均一个县城容纳20万人口,中国的城市化才能说基本完成任务。目前的城市人口,相对于中国人口总数来说,集居的人口还远远不够多,城市规模还不够大。
城市化也有的学者称之为城镇化、都市化,是由农业为主的传统乡村社会向以工业和服务业为主的现代城市社会逐渐转变的历史过程,具体包括人口职业的转变、产业结构的转变、土地及地域空间的变化。不同的学科从不同的角度对之有不同的解释,就目前来说,国内外学者对城市化的概念分别从人口学、地理学、社会学、经济学等角度予以了阐述。
改革开放以后,我国逐步放开了原有对人口流动的控制,大量农民工流向了城市,同时加快了城市化的进程。但是我国城市化的滞后给中国的经济、社会的持续、快速、健康发展带来了一系列的矛盾。本文从分析城市化的涵义着手,在对城市化的三种基本形式进行说明的基础上,讨论了我国城市化过程中产生的以及影响我国城市化进程的几个问题。 
城市是人类文明的标志,是人们经济、政治和社会生活的中心。城市化的程度是衡量一个国家和地区经济、社会、文化、科技水平的重要标志,也是衡量国家和地区社会组织程度和管理水平的重要标志。城市化是人类进步必然要经过的过程,是人类社会结构变革中的一个重要线索,经过了城市化,标志着现代化目标的实现。只有经过城市化的洗礼之后,人类才能迈向更为辉煌的时代。然而,仅仅看到城市化所带来的丰硕成果而赞叹不已、振臂高呼是远远不够的,城市化过程并不一定是一曲美妙的乐章,像很多进步一样,城市化过程中也夹杂着许多不和谐之音。正确认识城市化所带来的影响,并采取必要的措施认真的予以解决,对我国有着重要的意义。
我们现有的思维模式,高呼城市人口已到极限的人们,还是建立在行政区划基础上的认识,城市既得利益人群怕失去“田园式”小城镇优闲自得有生活方式。

来源:作者博客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