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福洪:“经济转向”首先是“政府转轨”

作者:柴福洪  时间:2011-05-27

【摘  要】中国“十二五”经济发展模式要转向,实际上是整个经济社会要转轨。本文认为:“十二五规划”,首先是给各级政府预设的经济发展蓝图,它是政府的规划,“经济转向”首先是“政府转轨”。并从选任干部标准转型;改“GDP崇拜”为以就业率考核;建立地方政府的公共财政模式;完善社会管理的现代化四个方面,谈了作者的观点与思考。 
【关 键 词】用人标准;就业标准;公共财政;管理现代
中国大陆“十二五规划”即将送全国人大审议,成为国家意志。其中心思想是经济发展方式转向——调整经济结构、经济增长重心转向扩内需。从新闻报导与社会议论、评论看,似乎“十二五规划”是说给全国人民听的,是全国各类企业未来发展的蓝图。
“十二五规划”是宏观的,只有政府是宏观管理主体,任何个人和组织都是微观主体。“十二五规划”,首先是给各级政府预设的经济发展蓝图,它是政府规划,不是企业发展规划。企业发展规划要结合企业发展实际,在国家宏观大规划之下发展自己。而普通老百姓个人的生产实践活动,则是按企业的发展与实际需要而付出劳动,老百姓的生活,更是按照家庭需要与可能过日子,一般与宏观经济发展规划没有直接联系。
国家宏观规划微观化——靠地方各级政府的日常实际工作落实。如果地方各级政府在实际工作中,不按国家宏观“十二五规划”办事,只强调本地区经济发展需要,国家发展规划就有可能落空。
所以,中国大陆“经济转向”首先应该是“政府转轨”。政府由原来的“招商引资”-----直接发展企业,转向服务经济主体;由直接增加GDP,转向直接增加就业岗位;由增加财政支出直接促进产业发展,进而增加财政收入,转向以政策和财政支出杠杆,撬动社会投资方向等等。
一、经济转型首先是选任干部标准转型
前几年,全国各地把“招商引资”作为党政部门的首要工作任务来抓,这本来没有错,但全国所有地方政府一个模式,都以招商引资、发展工业项目为首要,就不一定对。
其一,不是全国所有地区都适宜于办工业、办大工业,尤其是北方缺水地区。
其二,现代化不等于全国每一个县市都要以工业为主体,工厂不等于现代化。
其三,招商引资故然是捷径,但不能把当地所有资源都投入到工业生产上去。
其四,办工业能直接增加财政收入,但不一定增加就业和提高群众幸福指数。
其五,我国许多产业都是产能过剩,各地一窝蜂地上工业项目带来重复投资。
其六,经济发展必须是可持续的,是建立在当地群众认识水平基础上的发展。
其七,超越、高速发展必然带来不协调,人的现代化比器物现代化更加重要。
其八,城市化也要尊重客观规律,顺其自然,尊重人的选择,重人性与和谐。
其九,人民群众的幸福感往往与统计数据没有直接联系,贫富是相对的感受。
其十,人民是分层、分类的,不同人群之间的需求有差异,以自我满足为佳。
中华人民共和国改革开放前30年,我们走的是苏联式的工业化之路,改革开放30年,我们实际上走的是欧美式的资本主义工业化之路。从实践看,这两条路都不完全适合中国现代化的需要,需要修正。按目前的发展模式走下去,可预期中国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4-5万美元的水平,地球上的全部资源和能源,都用于中国生产、生产活消费,都不够用,中国还有960万平记公里的土地也不够污染。中国要走自己的、有中国特色的、可持续发展的、人民群众有幸福感的现代化之路。
因此,我们的各级地方党政官员们,要以辖区的人民群众需要,为自己为官的追求目标。“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对于中国共产党的干部,应该也是适用的要旨。问题出就出在中国的地方官员是上级任命的,不是当地人民群众选择的,以上级的需要为第一需要不可改变。但是只要上级以当地人民群众的评价为第一评价的话,事情就会有转机。所以,中国经济转型,首先是从中央到地方的党组织,要把人民群众对干部的评价作为选任干部的第一要素,事情就好办多了。
经济转型首先是选任干部标准转型,是中国社会核心的核心,核心不改变,什么也别想改变。选人用人标准的转变,群众意见的收集,可采用两种形式,相对高层干部(地市级以上),通过新闻媒体的社会民意调查取得,基层干部由辖区居民直接投票取得。省级以下党委所管理的新闻机构,如报纸、电台、电视台,可适度开展对当地政府的工作展开讨论和批评,新闻机构利用网络等新型媒体,收集民众舆论与意见,通过党报党刊,领头代人民说话,评论政府的工作,批评政府官员。调整地方党组织与政府之间的关系,创造出人民群众公开批评政府工作和政府要员的氛围,开创有中国特色的社会民主形式。
二、其次是改“GDP崇拜”为以就业率考核
改革开放以来,评价任何地区的经济增长,都采用GDP指标,进而出现“GDP崇拜”现象。其实GDP就是一个统计数据,它与质量、效益、消耗、效应、环境没有直接联系。从大的方面看,当全国城市所有住房都是公租房时,建筑业创造的GDP占比不高,可是,当住房政策改为商品供给时,房地产业占GDP比例就直线上升。从小的方面看,妻子(或老公)做家务免费,不可能计算GDP,若是请保姆有尝做家务时,GDP数量随之产生。
GDP本身的不完善性,是国际上的学术问题,可以讨论、改变的。但一个社会以GDP增长为追求目标时,甚至以GDP增长比例来评价一个主要干部工作业绩,评价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总体状况,并决定其升迁与否,就会带来许多意想不到的问题。如目前存在的环境污染与破坏问题、损害人民群众身体健康问题、资源浪费与资源破坏性开采问题、“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问题等等。
如果要想找到一个比GDP更好的单一评价指标,辖区“居民就业率”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如果辖区18岁到60岁居民就业率达到90%以上,就说明当地基本实现了“安居乐业”。地方政府的主要精力应用于增加就业机会,如:
1、在普及义务教育基础上,大力发展职业教育,提高职教普及率,就能为辖区居民就业创造从业基础条件,提高社会生产效率与产品质量;
2、在老年化社会来临之际,政府大力发展养老产业,既可照顾少子化条件下的老年人的生活,又能增加社会就业机会,解除子女后顾之忧;
3、大力发展幼教事业,既能增加就业机会,又可解决目前普遍存在的幼教难题;
4、在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的基础上,大力发展社区医疗服务、社区婴儿哺养事业等,既可创造大量就业岗位,又可提高有效劳动者的效率与效益;
5、城市交通最后一公里,实行“公共自行车”服务、社区蔬菜供应、社区物流、社区保洁与基础设施维修管理等,把家庭劳动社会化,创造的就业劳岗位将大幅度提高。
以人为主体的社区服务业,家庭劳动社会化,是未来地方政府、城市基层政府工作重点,方便、快捷、高质量的社区服务业的发展,既可以增加就业机会,又可促进居民生活幸福指数提高。高、中级职业教育本身就为社会提供就业机会,其培养的人才还可创造就业岗位,劳动人群职业道德品质的提高,就会提高整个社会的服务品质、人的品质。普通劳动者受教育年限与职业化,有利于社会品质的提升,服务水平与人的素养提高是相互依存,相互促进的。
经济发展的具体工作由企业去做,政府只需要公平对待各类企业,为企业创造一个良好的发展环境即可。地方党政领导,没有必要把到企业调研作为一项主要工作来做,经常去打扰人家的经营活动,且不能为某一个企排忧解难,发现问题,看是否有普遍意义,有普遍意义的,要通过政策机制为所有企业排忧解难。外资、国有、股份制、民营、私营、个体户等经济组织,一视同仁,才是政府要做的工作。

来源:作者博客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