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陈宏 > 学术观点

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改革建言

作者:陈宏  时间:2014-07-21

      一、建议中国设立专门的网络反腐机构。新兴媒体是老百姓参与反腐倡廉的一个不容忽视的渠道,但网络反腐现象发展过程中也必然充满曲折,建议中国对网络反腐进行新的定位,设立网络反腐机构,实现网络反腐的倍增效应。俄罗斯已成立总统反腐事务局,中国的反腐力量有待加强。 

  二、国企高管腐败高发,“去行政化”改革紧迫。近年来,国企腐败在各类职务犯罪中所占比重不断扩大,十八大以来国企系统“落马”高管已超过50人,其中今年已达到40人,涉及石油、钢铁、电力、通信、航空、运输等多个行业。集体腐败多是国企腐败的一大特点,“去行政化”势在必行。 

  三、清理各级行政机关设立的行政许可事项。清理规范各类收费项目和行政许可事项,有些行政机关通过制定规章或者规范性文件设定行政许可,造成行政许可明减暗增。目前,除明确的少数“较大的市”,地市一级均无地方立法权。要防止行政许可事项边减边增、明减暗增,对变相设定严处。 

  四、打掉改革征程中遇到的“拦路虎”。习近平总书记在作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说明时,曾讲过一句话,改革“障碍往往不是来自体制外而是来自体制内”,这句话意味深长。反腐形势日趋严峻,各类腐败集团面临的最大危机是:真改革必然断其财路、毁其权势,他们不惜以各种形式顽固抵抗。 

  五、治理“懒政”也需要监督机制。庸政懒政亦腐败。清朝文人梁章钜写道:“廉而不能理民事,则虽不要钱终不谓之好官……其与贪酷无异。”一项改革计划因懒政而贻误时机,损失不可估量。在各地一系列“民告官”的行政诉讼案件中,“行政不作为”即“懒政”类型的案件,占了相当比例。 

  六、党风廉政建设要严格执行责任追究。《人民日报》去年刊发中央纪委研究室主任李雪勤专访,他表示,我们经常听到某个行政首长因为重大安全事故被追究责任,但很少听说有哪个地方的党委书记或者纪委书记,因为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落实不力而被追究责任的。这种状况必须改变。 

  七、互联网管理不能成为地方维稳工具。互联网的普及正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也包括政治生活方式。网络监督是一种历史发展的必然,创造条件让人民监督政府已成为时代潮流。但越来越多的地方正在滑向网络维稳的临界点,成为了民情上达的绊脚石,把互联网管理作为地方维稳的工具。 

  八、推进“省管县”改革。中国改革的阻力和财富的消耗,很大程度上来自地市一级,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郡县富则天下富,“市管县”导致县的贫弱,“省管县”将迎来县的富强,从经济扩权强县到政治行政改革,此项改革仍然阻力很大,需要顶层设计和推动力。 

  九、反腐无“禁区”。三中全会《决定》提出向中央一级党和国家机关派驻纪检机构全覆盖。但在中央一级党和国家机关,如中共中央组织部、宣传部、统战部等部门,一直没有派驻纪检机构。对这些部门的监督、执纪、问责某种程度上存在“缺位”,将靠中央纪委来解决。 

  十、应警惕地市一把手腐败。十八大之后至少有26个地市以上的一把手或者曾长期担任地市以上一把手的高官落马,近年来查处的一批省部级高官,有些官员落马时担任的是省委副书记、副省长或者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省政协副主席或者其他职位,但其涉案时间主要是担任地市一把手期间。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