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开杰:“好”的村民自治与政治文化的“正向”发展

——以吉林省四平市梨树县的民主实践为例

作者:丁开杰  时间:2011-08-17

内容摘要:20世纪80年代末以来,村民委员会直接选举的实施对我国乡村政治的变迁带来了很大影响。已有研究表明,村民委员会直接选举的实施与村域中的经济结构、家族结构、地域结构等多种结构关联。而村民自治也有“好”与“坏”之分,其区别的关键在于村民自治的精神能否得到制度性的维护和实践。吉林省四平市梨树县是全国最早进行村民委员会直接选举的县之一。实地研究发现,梨树县的村民自治是一种“好”的政治实践。在通过近20年的民主实践之后,梨树的村民委员会直接选举已经逐渐内化为村民的一种习惯性价值取向和行为模式,从而推动了当地乡村政治文化向积极的方向发展,即“正向”的发展。

关键词:村民自治;乡村;直接选举;政治文化

吉林省四平市梨树县是全国最早进行“海选”的县份,在村民自治的实践中一直走在全国前列。自1988年实行第一次“海选”以来,截止2004年,梨树县一共举行了5次直接选举。在过去20年的村民自治实践中,梨树县村民委员会选举的程序化、制度化和规范化均达到了很高水平,引起了官方和学术界的广泛关注。公民政治文化的发展是一个渐进过程,塑造公民政治文化的因素也是多种多样的。能否直接推断说,经过多次直接选举以及接近20年的村民自治实践,梨树县农村的政治文化有了量的变化,甚至质的变化?基于实地的问卷调查和访谈,本文对这个问题做出了正面的回答,认为“好”的村民自治推动乡村政治文化“正向”发展。

一、调查地点基本情况介绍

梨树县辖属吉林省四平市,位于广袤的松嫩平原上,其村落的分布相对集中,农业生产的规模经营和机械化耕作已有一定发展。按照研究计划,2004年8月我们到四平市相关部门、梨树县相关部门、梨树县JA村和JB村进行实地访谈,共获得56个有效样本,访谈对象包括上级政府官员、乡镇干部、村民、当选村干部。调研表明,JA和JB两个村落的经济发展基本以农业为主,但是两者之间也存在一些区别。其中:(1)JA村由9个自然村组成,全村4037人,有选民2953人,占73.1%;JB村由6个自然村组成,全村2777人,有选民2102人,占75.7%。(2)JA村有村民代表大会成员78名,村民委员会成员7名;而JB村有村民代表大会成员75名,村民委员会成员5名。(3)两村的工业化程度不同。其中,JA村的工业化程度低,而JB村的工业化程度高;(4)两村经济结构也不同。JA村基本以农业经营为主,2003年总收入为650万元,而JB村的私营经济有了一定发展,2003年总收入为907万元(见表1)。

表1:2004年JA、JB两村基本村情

                                                                                                                                                                                                                                                                                                  
        

JA

      
      

JB

      
      

自然村数量

      
      

9

      
      

6

      
      

居民数

      
      

4,037

      
      

2,777

      
      

合法选民

      
      

2,953

      
      

2,102

      
      

户数

      
      

1,131

      
      

782

      
      

2003年总收入 (元)

      
      

6,500,000

      
      

9,070,000

      
      

人均收入 (元)

      
      

3,890

      
      

3,482

      
      

村民代表大会成员数

      
      

78

      
      

75

      
      

村民委员会成员数

      
      

7

      
      

5

      

数据来源:2004年8月吉林省梨树县实地调研数据,由JA和JB两村提供。

二、村民的政治参与分析:参与态度、行为和程序

在直接选举中,村民自身的政治素质对村民的政治参与态度和行为有着很大的影响。因为,村民自身的政治素质,至少关系到人们对于政治参与的知识、技巧(知识包括关于政治制度的知识,关于政治过程的知识、关于公民权利和义务的知识),以及相关背景的知识。其中,政治参与的技巧包括两个层次:一是按照法律的规定能够行使公民权利;二是可以灵活地运用公民权利(以保护和追求自己的利益)和公民对于政治参与的态度、动机和愿望。而政治参与的态度尤其重要和根本。有了知识、技巧而没有参与的愿望和动机,或者对参与公共事务始终抱着冷漠的态度,依然不会产生实际的政治参与行动,相反,如果有了参与的态度,则即使缺乏相应的知识、技能,公民也会主动努力去掌握参与知识和技巧。其中,影响参与态度的两个重要因素是对于参与的责任意识,即人们是否认为自己有责任有义务去参与某事务;人们对于参与的权利意识,即人们对所参与事务与自身利益关系的认识[1](P113)。

1、梨树县村民政治参与的态度和行为

梨树县的村民委员会直接选举实践对上述观点进行了证实。自首创“海选”以来,在自下而上的村级民主实践进程中,梨树县农村的村级民主治理已经有了很大发展。其中,通过参与五次直接选举,村民已经熟悉并掌握了直接选举的程序,懂得了通过“用手投票”来影响村庄事务。在我们的56个被访对象中,有39位被访者(69.6%)能准确的或基本准确的回答出该村截止当年总共进行了几次直接选举,有47位被访者(83.9%)认为选举非常受欢迎,41位被访者(73.2%)声称他的亲戚邻居也参加了投票。并且有33位被访者 (58.9%)能够准确或基本准确的复述出该村候选人提名的过程,有27 位被访者(48.2%)知道《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而对于直接选举产生村干部,村民都普遍表示欢迎,一方面在于这种“海选”的方式是由村民自发创造的,他们对这种选举形式具有拥护的心态;另一方面,从直接选举的结果来看,村民确实发现了自己有能力和机会参与村庄政治。这两方面的原因使得直接选举在梨树县生根发芽,不断完善起来。对于未来的直接选举,村民也相应有比较好的预期,村民愿意参与以后的直接选举,认为自己的选票非常重要,珍惜手中的投票权利。这表明,直接选举作为一种民主机制,通过多次实践,已经逐渐内化为梨树村民的政治态度和政治信仰。在直接选举不断的完善的过程中,当地村民已经开始学会利用直接选举的机会来表达自己的偏好和取向,比如,通过直接选举将村庄中有能力的人推到权力中心,为村民的利益服务。

2、梨树县村民委员会直接选举实施的竞争性和程序性

按照理性选择理论,选举的竞争情况取决于参与选举的各方行为主体对成本-收益的判断。如果参与成本高于参与收益,行为主体参与选举的倾向就会减弱,甚至弃权。对于梨树县这样一个实施多次直接选举的区域而言,随着直接选举的不断程序化、规范化和制度化,村民参与选举的成本下降,参与选举的收益却不断上升,从而使得村民委员会直接选举能够在梨树县持续、健康地发展,保障了制度的连续性。虽然村民委员会直接选举在梨树县的竞争不断增强,但是这种竞争更大程度上是良性的,而不是恶性的。更多关心村庄事务发展的人参与直接选举,更多有能力的人通过直接选举参与到了村庄的权力运作中,村民委员会直接选举的竞争性增强,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传统村落的权力结构。比如,一些在外面经商务工,取得一定社会阅历,有较强发展经济能力的人开始回到村落参与竞选村干部。与此同时,通过恶性拉票(比如贿选)、家族派性斗争、弄虚作假等情况,在JA村和JB村则基本不存在。

我们的调研表明,竞争性选举已经在梨树县形成了村干部对村民的责任机制。因为,在村民委员会范围内,竞争性选举可以选贤任能,而且可以通过每三年一届的竞争性选举,构成对在任干部的压力,并增强他们的责任意识,诸如吃喝贪占这些广受村民责难也造成村集体重大损失的事情,往往不需要村民上访告状,就可以消失在竞争性选举这一制度安排构造的责任结构之中[2](P26)。在56名被访者中,47名被访者(83.9%)认为选举产生的村民委员会干部比任命的干部能够更好的为村民服务,这表明梨树村民委员会直接选举的意义很大。有46名被访者(83.6%)列举了选举给村庄生活带来的实际改善(如修路、农业发展、发放贷款)、整体经济的发展以及最显著的变化——更好﹑更负责任的干部。同时,所有被访者(56名)都认为选举是公正的,有48名被访者(85.7%)相信选举程序是依照法律程序进行的,47名被访者(83.9%)对选举中的提名程序表示满意。

梨树县村民委员会直接选举的实施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这与其他中国村落基本一致。不同之处在于,梨树县村民委员会直接选举的实施从一开始就在操作程序上走上了一个良性的发展道路,并在此后的多次选举中,及时得到了不断完善,从而使得村委会直接选举有良好的群众基础,并通过选举技术创新和完善保证了直接选举的民主要旨得到贯彻。此外,随着村民民主意识的发育和民主参与能力的提高,村民委员会直接选举的竞争性有所增强,使得村庄权力结构正从传统型(以家族势力和年龄优势、上级庇护等为特点)向现代型(以群众认可、发展经济能力强、公益心强、知识水平高,等等为特点)发展。

来源:《长白学刊》2009年第1期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