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开杰: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创新:论邓小平经济思想

作者:丁开杰  时间:2011-08-17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邓小平同志总结建国以来我国社会主义事业发展的历史经验,在此基础上逐步形成了“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思想,并提出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科学命题。而到党的十二大至十三大期间,在社会主义经济体制改革的实践中,邓小平同志进一步提出了我国社会主义经济是公有制基础上的有计划的商品经济的思想,阐述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而在党的十三大至十四大期间,邓小平同志则在总结社会主义经济体制改革成就与存在问题的基础上,对社会主义本质作了新的科学概括,确立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模式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这些思想的形成有很强的历史背景,而且具有完整性、系统性、科学性等特征,从而系统地形成了邓小平经济思想。它们是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在当代中国的新发展。

  一、邓小平经济思想的形成背景

  在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主题的历史条件下提出,并在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实践中形成的邓小平经济思想,是伟大时代的历史产物。它以当代世界和中国的一系列主客观现实条件为基础和前提,集中体现了现时代世界潮流和我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经验与教训。

  首先,邓小平经济思想是现时代世界潮流的理论反映。和平与发展是当今时代的主题,也是邓小平经济思想形成的时代背景。人类社会进入20世纪80年代以后,国际政治领域由全面对抗转为广泛对话,由紧张转为缓和,同时,世界多极化的发展趋势也使制约战争的力量逐步增强,和平成为了人们普遍关注和迫切希望解决的重大问题之一。人们希望和平,并且争取和平,以求在和平的环境里促进各国经济的发展。此外,发展问题是现时代社会发展过程中的另一个重大问题。以电子信息技术的广泛运用为主要特征的新技术革命,使当代世界的社会生产力发生了深刻的变化,经济在国际关系中的地位日益突出,给发展输入了新的强大动力。在此背景下,邓小平同志站在世界全局的高度,紧紧抓住全球的战略性问题,明确地指出“和平和发展是当代世界两大主题”。另一方面,历史进入到20世纪中后期,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速度缓慢,体制变得僵化起来,窒息了社会主义的生机和活力。邓小平察觉到社会主义经济体制中存在的问题,并开始探讨产生问题的症结和解决问题的办法。1985年8月,他说:“社会主义究竟是个什么样子,苏联搞了很多年,也并没有完全搞清楚。可能列宁的思路比较好,搞了个新经济政策,但是后来苏联的模式僵化了。”[1]在这种体制下,社会主义实践相继在不同国家出现重大失误。社会主义国家经济建设的曲折经历,不仅把对社会主义再认识的历史性课题提到人们面前,而且为邓小平经济思想的形成提供了十分宝贵的正反两方面的经验。

  其次,邓小平经济思想是对我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经验和教训的科学总结。从建国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中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经历了近三十年的实践。这其中既有健康发展的时期,也有因政治斗争使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正常进程遭到破坏的时期。邓小平对于这段历史时期的经验教训作了深刻总结。他指出,从1957年开始我们所犯的“左”的错误,“总的来说,就是对外封闭,对内以阶级斗争为纲,忽视发展生产力,制定的政策超越了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2]。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在总结过去30年经验教训的基础上,果断地把党和国家的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并在此基础上制定了一系列新的方针政策,主要是改革开放的方针政策。但是,实际上,曾长期被奉为经典的传统经济理论非但不能成为改革开放的理论指南,而且还有许多理论障碍和禁区。改革开放和现代化进程迫切要求我们冲破传统的经济理论的框架,去探索和建立新的适应时代要求的科学理论。这些改革实践为邓小平经济思想的形成和发展提供了动力、契机和实践场所。

  二、邓小平经济思想的内容体系

  邓小平经济思想是一个内容丰富的完整体系,是我国经济建设的理论指南。无论从其内容体系来看,还是就其对社会主义经济学的发展而言,它都是我国经济建设的理论指南。邓小平经济思想的核心是在经济文化落后国家如何建设、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经济。它既是对马克思社会主义经济理论的继承,更是对该理论的发展和创新,它把社会主义经济学推进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对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首先,分析指出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我国进行经济建设的基本国情。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阐述是邓小平经济思想的出发点。他指出:“社会主义本身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而我们中国又处在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就是不发达的阶段。一切都要从这个实际出发,根据这个实际来制订规划”[3]。在现阶段,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发展生产力是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关键是要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动摇,“其他一切任务都要服从这个中心,围绕这个中心,决不能干扰它,冲击它”[4]。此外,邓小平同志还从现时代发展的高度指出,“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确立以后,还要从根本上改变束缚生产力发展的经济体制,建立起充满生机和活力的社会主义经济体制,促进生产力的发展,这是改革,所以改革也是解放生产力”[5]。因此,只有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实际出发,才能认清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主要矛盾和根本任务,才能更好地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集中力量发展社会生产力;只有不断地在建设社会主义的实践中探索,才能找到适合我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才能更有效地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巩固和完善社会主义制度。

  其次,深入探讨了现阶段我国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现实形式问题。经济制度是一定社会经济形态中占主导和支配地位的制度,它规定着这个社会经济形态的本质和主要特征,并决定着相应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邓小平同志依据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紧密结合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经济发展的实际,对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内在规定性及其实现形式作了深刻阐述。他特别对现阶段我国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现实形式问题作了深入探讨,形成了三个方面的思想认识。一是社会主义生产资料所有制。邓小平同志在总结建国以来我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经验教训、分析我国基本国情的基础上,提出处于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所有制结构只能是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经济成分长期共同发展。同时,为了坚持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并发挥它在整个国民经济中的主导作用,邓小平同志还从理论上阐明了公有制与商品经济的关系,公有制与市场经济体制的兼容性,结合我国经济体制改革中的主要问题对公有制的实现形式作了探索。二是社会主义的分配制度。邓小平同志依据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从我国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现实出发,指出按劳分配同公有制一样,也是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本内容,它们是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区别于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原则”。与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经济成分共同发展的所有制结构相适应,邓小平同志也对社会主义以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结构作了论述,对按劳分配实现过程中体现在收入分配上的“先富”与“后富”及“共同富裕”的关系作了理论与实践的探索,最终提出了允许和鼓励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先富带动后富,逐步达到共同富裕的发展战略。1985年,邓小平指出,“只要我国经济中公有制占主体地位,就可以避免两极分化。当然,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可以先富起来,带动和帮助其它地区、其它的人,逐步达到共同富裕。”[6]三是社会主义社会的本质。邓小平同志以他对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的长期思考和探索,根据现代世界与中国的社会经济发展的实际,把社会主义本质高度概括为了“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

  第三,围绕“三步走”的经济发展战略提出了一系列重要战略思想。现代化是一个广泛的社会综合范畴,它包括着经济现代化、政治现代化、思想文化现代化、人的现代化等诸多方面,但在邓小平同志看来,经济现代化是中国现代化的根本。因此,他指出要加紧经济建设,就是加紧四个现代化建设,而四个现代化集中起来讲就是经济建设。在我国生产力落后的基础上,实现现代化是一项十分艰巨的事业,它肩负着既要完成传统的工业化改造,又要迎头赶上世界新技术革命浪潮的双重任务。中国是一个底子薄、人口多、耕地少的国家,这些国情都是对我国经济发展长期起制约作用的因素,是中国现代化建设必须要考虑的重要问题。正是基于中国的实际,邓小平对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提出了分“三步走”的发展战略。他强调指出,第一步,从1981年至1990年国民生产总值翻一番,解决人民的温饱问题;第二步,从1991年到20世纪末再翻一番,人民生活达到小康水平;第三步,到21个世纪中叶,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人民生活比较富裕,基本实现现代化。此外,为了更好地实现“三步走”的发展战略,邓小平同志还提出了一系列重要的战略思想,包括:以重点带动全局,而战略重点是农业、能源、教育和科技;倾斜式发展,即从东部、中部、西部倾斜发展,梯级推进;抓住机遇,力争隔几年上一个台阶;从大局出发,促进地区协调发展;注重质量,讲求经济效益,实现速度和效益相统一;发展外向型经济等等思想。

  第四,明确指出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经济发展的基本问题是如何提高资源配置的效率。对于社会主义实行市场经济的问题,邓小平同志认为,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之间不存在根本矛盾,“说市场经济只存在于资本主义社会,只有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这肯定是不正确的”,“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7]。计划和市场都是社会主义国家发展生产力的手段和方法。“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8]邓小平同志还认为,市场经济对社会基本经济制度不仅具有相对独立性,而且有依赖性,因为它是建立在不同的社会基本经济制度基础上的。市场经济“只要对发展生产力有好处,就可以利用。它为社会主义服务,就是社会主义的;为资本主义服务,就是资本主义的”[9]。

  第五,公开阐明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经济建设必须依靠科学和教育。随着世界科技的迅猛发展和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的推进,社会的发展也随之进入知识经济时代。对于工业化进程中的发展中国家来说,知识经济是新的挑战和机遇。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发展科学技术对我国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具有特殊的重要意义。经济现代化是全部现代化的关键,而科学技术现代化则是经济现代化的关键。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邓小平就始终关注世界科学技术发展的趋势及其对社会经济发展的影响。1978年3月,他从20世纪科学技术和生产力发展的实际出发,公开阐明“科学技术是生产力,这是马克思主义历来的观点”[10],“没有科学技术的高速发展,也就不可能有国民经济的高速度发展”[11]。1988年,他提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论断,指出:“世界在变化,我们的思想和行动也要随之而变。……马克思说过,科学技术是生产力,事实证明这话讲得很对。依我看,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12]此外,同“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个命题相联系,邓小平还提出了“中国要发展,离不开科学”,中国实现“四个现代化,关键是科学技术的现代化”等一系列战略思想。在他的多次讲话中,都突出论述了“经济建设必须依靠科技进步”,“抓科技必须同时抓教育”,要通过改革,形成有利于促进科技和教育同经济建设紧密结合的新体制。

  第六,强调指出坚持对外开放也是中国发展生产力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必由之路。现在的世界是开放的世界,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要继续发展都不可能孤立于世界经济体系之外,脱离国际经济分工和国际经济合作。“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这就是邓小平同志对外开放思想的重要依据。他认为,任何国家要发展起来,闭关自守不行,过去300年的闭关自守把中国搞得贫穷落后,愚昧无知,吃尽了苦头。而且,对外开放是全方位的开放。“开放是对世界所有国家开放,对各种类型的国家开放”[13],既对发达国家开放,也对发展中国家开放。因此,邓小平同志主张“必须大胆吸收和借鉴人类社会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吸收和借鉴当今世界各国包括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一切反映现代社会化生产规律的先进经营方式、管理方法”[14]。

来源:《襄樊学院学报》2009年第1期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