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丁开杰 > 访谈

科学发展 重质轻量求“转型”

  时间:2011-08-17

  10月27日,《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的建议》全文公布,“科学发展”在中国编制五年规划史上首次被明确为“主题”。“十二五”期间的中国,处在历史发展的重要节点上,一方面是后金融危机时代的国际环境复杂多变,另一方面是中国的人均GDP将达4000美元,城市化的速度加快,但同时收入差距在拉大,也由此带来更多的问题。

  此次“十二五”规划建议的一个核心和关键词是转型,即发展方式的转变,从不太科学的发展方式,甚至排他式的增长,到科学发展、共享式发展、包容性增长的转型;从依靠投资、出口拉动到依靠内需市场的转型;从“强国”到“民富”的收入分配制度转型等。唯有在“十二五”期间实现上述转型,中国才将奠定一个世界强国的基础,中国老百姓才有可能走向共同富裕。从今天起,我们将推出系列访谈,解析“十二五”的“科学发展”。

  “十二五”规划建议系列访谈(一)转型篇

  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经济连续保持高速增长,国内生产总值占全球的比重由1978年的1%上升到2007年的5%以上。

  谋划又一个新5年,《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指出,在当代中国,坚持发展是硬道理的本质要求,就是坚持科学发展,更加注重以人为本,更加注重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更加注重统筹兼顾,更加注重保障和改善民生,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这次“科学发展”深层含义在哪里?“十二五”期间政府决策思想会有哪些转变?《每日经济新闻》今天请来3位专家详解“十二五”期间中国转型之路。

  形势倒逼转型

  NBD:“十二五”规划建议稿中强调“科学发展”,这能体现出中央决策层对形势的哪些新认识?

  丁开杰:“科学发展”在中国编制五年规划史上首次被明确为 “主题”,科学发展是发展理论的延伸。科学发展的内核是什么?是更加注重以人为本,更加注重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更加注重统筹兼顾,更加注重保障和改善民生,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很多媒体都把“收入分配和经济增长是同步的”做成标题,这就是新亮点。现在我们遇到的最大的问题不是经济发展速度慢,而是收入分配差距过大,“十二五”规划建议就专门提了这个问题。

  此外,被重点提出来的是环保,包括环境税、低碳经济、可持续发展等内容,这表明中央对环保非常重视。科学发展在政治、经济方面都有体现,偏政治方面的重要主题就是农民工市民化,而做好城乡统筹、社会保险等衔接是重要内容。

  汪玉凯:过去,我们一直在做大蛋糕,但如何分配好蛋糕,如何使蛋糕在做大的过程中能够均衡地发展,这是我们没有衔接好的问题。这次“十二五”规划整体上强调了以和谐发展为主题,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努力实现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发展同步。这是一个结构性变化,如果说我们过多注重“强国”,那么接下来我们可能更加注重 “富民”,这是一个重大的转折。以前我们一直有两位数高增长,全球金融危机后,中国的经济增长掉下来了,这时候中国经济发展体制中所有的问题都暴露无遗,低成本出口战略、低端产业主导的经济结构、资源和环境的刚性元素面临巨大冲击。

  转型得大于失

  NBD:中国经济转型必然有得有失,得到的是结构优化,失去的是高增长速度,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丁开杰:经济转型,肯定是得大于失。我们现在有很多社会和经济问题,不改善其实不利于经济增长速度,并且经济增长本身的目标也不是速度,中国式开放型经济,在全球化范畴之中,我们有劳动力成本的比较优势,可以粗放型发展,但是牺牲劳动力和环境为代价的发展不可永远维系,要有远虑近忧的思考,所以才有现在新兴产业、结构调整、区域规划。前30年经济增长在速度上是为解决温饱,有基础了发展方式必须转变。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逐步提高也侧面要求发展方式的转变,我们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环境等问题也被世界额外关注。转型不仅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外提升形象的需要。

  汪玉凯:GDP的增长应该是普惠制,大家共享发展成果。未来官员的考核标准也将有所变化,节能减排、环境指标等权重会加大,民生指标和公共服务标准化会被特别突出。当然,你说到的问题,我们确实需要有一个度的把握,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在15~20年中必须保持一定的增长速度,但是很难维持在9%~10%,如果能在保证就业的前提下,达到7%就非常不错了。我们迈入发达国家行列需要四个标准:人均GDP高、工业制造发展快、科技水平先进、社会保障和福利好。联合国的标准是人均纯收入、饮用水质量、空气质量和人均GDP。对比之后,就能发现我们还差得很远,基于此,光有量没有质的发展模式也需要转变。

  强调机会均等

  NBD:包容性增长与科学发展之间的关系是怎样呢?

  汤敏:包容性增长是科学发展的一个重要部分,也被解释为一种能够达到机会均等式的增长。

  强的定义是指,在经济增长中,低收入人群的收入增长速度要快于社会平均收入的增长速度,这个称之为包容性增长。因为我们说,社会不公平,主要体现在收入分配上头,收入分配里头,收入比较低的是低收入人群,你要使增长更包容,就要使他们收入的增长速度快于社会平均速度。弱的定义是指,世界银行主推,就是说只要经济增长使贫困人口在人群中越来越少,就称之为包容性增长。至于哪个更好,学术界也在辩论之中。我们提出包容性增长,意味着我们现在的增长不够包容,在过去30年,我们取得了很大成绩,但是我们的收入分配却在不断恶化。城乡差距、低收入与高收入的差距等,大家有目共睹,特别是我们的机会变得越来越不公平,城市居民和农民之间的机会不均等,高收入和低收入之间机会不平等。

  NBD:如何冲破这些不平等?

  汤敏:最近看到农民工工资不断增加,为什么农民工工资过去一年能增加20%以上呢?原因是现在农民工短缺了,工资自然增长了。农民工、技术工人短缺,大学生短缺,怎么样达到这个短缺呢?就得使我们的小企业发展更快,使银行更多地给小企业贷款,税收要对小企业发展更优惠,这是我们未来发展的方向。

  当然,其他的,比如要严格执行劳动法,工会要发挥作用;比如我们可以打压投机者,但不要过多打压农产品,农产品价格上涨是农民收入增加的最重要因素。如果真的关心低收入人群的话,我们可以增加退休金、增加低保,而不要人为地打压农产品价格。这些都是我们未来在包容性增长里头需要注意的。

  结束语:改革开放30年创造出一个“中国奇迹”,然而,当收入分配不公平、内需不足、创新不足等问题经历金融海啸洗礼后,暴露于阳光下时,确实急需在“十二五”中去审视和反思我们的发展方式。转型,寻找一条更科学、公平、和谐的发展道路,是我们眼下面临的问题。

  汪玉凯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

  丁开杰 中央编译局副研究员

  汤敏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