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李君如 > 访谈

李君如:中国改革需强有力领导人

作者:李君如  时间:2014-03-13

  李克强总理《政府工作报告》强调,按照推进国家治理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要求,深入贯彻依法治国方略。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委、中央党校原副校长李君如接受大公报独家专访时指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首提“治理”,强调治理由多元主体共同参与,依法治理国家。他强调,改革现在进入攻坚期和深水期,中国需要在强有力的领导人带领下,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实现改革目标。李君如还指出,香港基本法也是国家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香港必须按照基本法的设计实现普选,绝不允许任何人偷换概念,借题发挥,将基本法没有的规定强加给港人。

  基本法是治理体系重要部分

  问:围绕政改和普选,香港各界有参与也有争拗。请问香港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之中,居于何种位置?

  李君如:“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是执政党治国理政的重大课题,是我们不变的原则。香港回归后的发展能够超过撒切尔夫人和彭定康当年的预期,没有衰落,也证明这个原则是正确的。

  基本法是国家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基本法是当时集聚了很多智慧设计出来的。香港发展有个历史过程,按照基本法的设计,下一阶段将实行普选。一个大前提即选出的行政长官人选一定是爱国爱港的人。可以描绘两种未来,如果爱国爱港的人治理香港是什么结果,卖国卖港的人治理又会是什么结果,把两种结构都描绘出来,老百姓是会得实惠还是遭灾难,香港人就会清楚地选择去投谁的票。有些人想通过普选把香港搞乱,把香港从中国割裂出去,是不会得逞的。有些人在短期可能会抓住某些问题鼓噪一时,如果真的让他们管香港,大部分港人会后悔的,因为连基本的生活秩序恐怕都保证不了。所以,绝不允许任何人偷换概念,借题发挥,将基本法没有的规定强加给港人。这是中央领导反复讲过的,在实现普选的过程中应当遵循。

  转型面临阶段性腐败

  问: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方面,西方有哪些值得汲取借鉴的做法?

  李君如:西方的优势是有比较完备的市场经济和市场管理体系。但西方也会出现市场失灵,战后西方市场经济的各种主张出现,都是要解决市场体系中失灵的部分。

  中国市场经济发展的途径和西方不一样,中国的经济体系是从计划经济转变到市场经济,过去的计划经济是政府统制经济,市场经济的建立是靠政府简政放权来推进的。现在,政府已经放掉了很多权利,但仍然掌握了大量权力,这是西方没有经历过的阶段。这就造成很大问题,因为竞争的关键性资源掌握在政府手里,就会出现“跑部钱进”。国有企业、地方政府可以“跑部钱进”,民营企业没法“跑部钱进”,只能通过钱去买资源,这样就产生寻租现象,滋生了腐败。从中也可以看到,中国当前出现的腐败问题是结构性腐败、阶段性腐败,是在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转型中间出现的腐败,而不要将其简单地归结到社会主义制度上去。解决这一问题,不仅要动手术刀,割除坏死的肌体,更重要的是,必须进一步深化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将政府手中掌握的权力该归市场的归市场,该归社会的归社会。同时,政府该管的也要好好地管起来。这是这次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任务。

  岗位职责决定习近平新职

  问: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并将其作为统领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在2月底的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研讨班上,习近平又对此作了完整阐述。这次政府工作报告再作重申。中央为何对这一问题如此重视?

  李君如:三中全会明确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这两句话不能割裂开来。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方向,并有利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完善和发展。

  “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所讲的“治理”,是一种新的治国理念。治理与管理的区别就在于,治理是政府、市场、社会组织,党、人大、政府、政协等多元主体一起进行国家治理,而不是只依靠一种力量。管理的方式是自上而下的,治理是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相结合的,既发挥政府作用,又发挥社会作用。这个方式是很大的变化,在中国是第一次明确提出来。这是一种公民广泛参与的治国理念,是民主的表现,并且治国方式是法治的,依法治理,而不再是简单命令式、完全行政化的管理。

来源:大公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