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李君如 > 访谈

李君如 等:“走在山坡上的中国”如何爬坡过坎?

作者:王永昌、李捷、李君如 等  时间:2014-05-06

  4月17日,“爬坡过坎,成就梦想”思想沙龙会暨《走在山坡上的中国——中国趋势中国梦》新书首发式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发布会由重阳金融研究院等主办。本书作者王永昌、社科院副院长李捷、中央党校原副校长李君如、国家行政学院原副院长周文彰等国内数十位著名专家学者,共同探讨了中国现代化建设道路,剖析面临的发展难题,研判未来趋势。凤凰大学问辑录部分发言,与读者分享。

  王永昌:我们正处在走向现代化、实现“中国梦”的半山坡上。要实现“中国梦”,就要在这个山坡上继续前行,就必须正视我们今天面临的矛盾和问题。

  李捷:整个世界充分发展、高度发达,时空交叉纵横,竞争日趋激烈的情况下,历史给我们的机遇并不多。如果我们错失了这次全面深化改革的良机,中华民族的复兴就会遇到重大的挫折。

  李君如:在我们党的历史上,讲理想的人很多,但讲理想的同时能够讲实干的不多。实现“中国梦”的辩证逻辑,就是理想和实干的关系。在宣传“中国梦”的时候,更要讲一讲我们怎么去实干。

  周文彰:有些领导讲话,有些文件或措施,为什么引不起大家的兴趣,就是因为放空炮,没有针对问题。凡是针对问题的讲话、文件、政策,大家都有兴趣,而且都会产生很好的效果。

  谢国明:总书记在兰考考察时引用了古罗马历史学家塔西佗的思想,即“塔西佗陷阱”,即当中国失去公信力的时候,无论说什么大家都不信了。总书记说,我们现在还没有走到这一步,如果到了这一步就很危险了。

  以下为发言实录精编(按发言顺序)

  中国正处在实现“中国梦”的半山坡 

  王永昌(《走在山坡上的中国》作者,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无论“中国梦”还是“爬坡过坎”,实际上都是总书记的话。习总书记反复强调,当今中国已经取得了非常巨大的成绩,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有更多的理由、更多的力量、更多的信心来实现我们的“中国梦”。

  但是,往前看,我们还有非常遥远的理想和目标,实现现代化的任务仍然非常艰巨。我们正处在走向现代化、实现“中国梦”的半山坡上。这个坡是13亿人口实现现代化的大坡,是走中国特色道路来实现现代化的大坡。过程中有许多坎坷、矛盾、问题需要我们正视和克服,尤其是发展中国家普遍会遇到的中等收入陷阱等这样的问题。只有当代人一起加油、坚持和拼搏,我们才能更上一层楼。

  要实现“中国梦”,就要在这个山坡上继续前行,就必须正视我们今天面临的矛盾和问题。我们正视问题、解读问题的过程,恰恰构成了人类发展的轨迹。人类是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前进和发展的。所以,怎样客观、冷静、实事求是的来看待和解读这些问题,需要我们大家来共同探讨。

  如果错失这次改革良机复兴会遇到重大挫折 

  李捷:(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王永昌先生这本书已经把当今中国的一些要素都勾画了出来,我把这些要素概括为这几个词。那就是“爬坡”、“速度”和“财富”、“阶层”、“城市”和“问题”。我简要谈一点我的看法。

  “爬坡”是指中华民族没有任何的退路。看一下中国五千年的历史和近代中国170年的历史,我们会看到历史曾经给了我们很多的机遇,有些机遇我们得到了,但相当多的机遇是稍纵即逝了,我们没有抓住。而现在,在整个世界充分发展、高度发达,时空交叉纵横,竞争日趋激烈的情况下,历史给我们的机遇并不多。如果我们错失了这次全面深化改革的良机,中华民族的复兴就会遇到重大的挫折。正因为如此,我们现在一定要有“壮士断腕”的精神,一定要往前冲。我们不但要发挥当代治国理政的智慧,还要充分吸取古人治国理政的智慧,并吸取人类文明的智慧,把这些融合成重要的治国阶梯。

  “速度”是指,中国现在的发展告别了两位数的高速度发展时代。现在发展的空间越来越小,成本越来越大,社会矛盾也非常多,我们实际上是在夹缝里前行,在争取一种高速度。与此同时,我们还要发挥辩证思维,不能光注重速度。过去我们为了发展的高速度,牺牲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我们牺牲了良好的社会环境,牺牲了丰富的资源,牺牲了生态环境。我们现在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冷静下来思考一下,在发展速度不可能那么快的情况下,我们能不能给我们的改革和发展留有更大的回旋空间。

  说到爬坡,这就像登珠峰一样。人在海拔一千米的状况下的行进速度和接近顶峰时的行进速度绝对是不一样的,在那么高的情况下不但不会保持原有的速度,而且有时还要停下脚步,要喘一喘,要看看方向,这就是我们现在改革中需要的事情。必要的迂回、停顿和思考,甚至是对失败的宽容,在这个时代都是像金子一样宝贵的。

  第三个是“财富”。财富是当今中国发展不能不追求的,没有资本就没有财富。所以这三十多年,我们向世界学会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懂得了如何运作资本,懂得了如何在资本的运作中最大限度的实现财富的增长。但是我们今天也会发现,社会的发展与人民幸福指数的提高,不仅仅是财富所能办到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要谋求一个新的境界,一方面我们要进一步加大、加快财富积累,另一方面还要求得财富的有效性和分配的公平公正,实现共享共赢。在这个问题上,人类面临着一个共同挑战,而战胜挑战需要大家共同携手。

  第四个是“阶层”。现在我们阶层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张。中国面临着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如何面对这种阶层越来越分化、细化的发展趋势,面对现在基于阶层利益不同的各种各样的利益矛盾冲突。但与此同时,我们又看到在“中国梦”之下,全民族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是可以构建不同阶层、不同利益之间的利益共同体的。我觉得这次十八届三中全会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中有一个很重要的闪光点,就是讲到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时候,提到要允许混合所有制经济探讨企业员工个人持股,要以此形成资本所有者和劳动者的利益共同体,这种利益共同体是我们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希望。我们不能在阶层的冲突中,无谓地损耗我们社会的资源,而要使我们的社会形成一种利益、民族共同体。

  第五个是“城市”。现在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城市巨大的扩张。因为有资本、财富等各种因素的集聚,城市的巨大扩张有它的合理性,但随着城市的加速扩张,传统意义上的乡村的领地在日趋缩小。这一点不得不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我们不但要建设出现代化的城市,还要建设出现代化的乡村,要使我们的乡村和城市形成一种共存、共建、共荣的现象,而绝对不能让“城吃乡”的悲剧在中国发展。

  最后是“问题”。现在中国面对的问题实际上是两种负担与矛盾的交织。欠发展积累下来的旧问题和现在发展起来的新问题交织在一起,就好像一个硬币的两面。这种情况,加剧了我们解决问题的难度。在这种背景下,习近平总书记特别强调了国家治理体系和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指出没有制度文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不可能显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不可能实现。

   实现“中国梦”的辩证逻辑是理想和实干关系 

  李君如(中共中央党校原副校长):本次研讨会的题目是“爬坡过坎,成就梦想”。“爬坡”这个词引起了我的两重联想。一是当年有外宾问总理,你们中国人走路为什么老低着头?总理说,因为我们中国人在爬坡。这是总理的智慧。第二重联想,是我自己对中国党史的解构,我认为中共党史就是“上山、过岭、下坡、进城”四个词,“上山”就是到井冈山,“过岭”过杨家岭,“下坡”是西柏坡,然后进了北京城。中国的改革开放史,那就是“过岗”——小岗村,“入市”——进入市场,“入世”——全球化。大体上,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就是一个不断爬坡、过坎,不断追求梦想的历史。

  习近平同志在第一次谈到“中国梦”时讲到一个非常深刻的思想,“空谈误国,实干兴邦”。一般人讲理想,就是描绘一个美好的蓝图或光明的前景,但习近平同志让我非常欣慰的是,他在讲理想的时候,专门讲了“空谈误国,实干兴邦”。在我们党的历史上,讲理想的人很多,但讲理想的同时能够讲实干的不多。我认为实现“中国梦”的辩证逻辑,就是理想和实干的关系。理想和实干是对立和统一的关系,“理”和“实”是对立统一的,“想”和“干”又是对立统一的。想是一种期盼、一种追求,它是通过干实现的,光会想不会干的人,不仅不会实现他的理想,还可能最后走向反面。所以,我主张在宣传“中国梦”的时候,更要讲一讲我们怎么去实干,永昌这本书好就好在讲了实干,讲了要爬坡过坎的实现理想,这就是永昌不容易的地方。

   有些文件引不起民众关注是因为没针对实际问题 

  周文彰(国家行政学院原副院长):习近平总书记上任以来,提出了很多的新思想、新观点、新思路,现在全党全国正在学习他的系列讲话。我在研究他的讲话时,觉得“中国梦”思想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一是他讲的次数最多,二是“中国梦”的内容在不断发展、深化,三是产生的影响也最大。到现在为止“中国梦”思想在他的思想当中是占统领地位的。

  我粗略地算了一下,讲“中国梦”思想的差不多有26篇讲话,这26篇讲话形成了一个体系。从“中国梦”的内涵、本质、讲到“中国梦”的时间维度、空间维度,讲到“中国梦”的实现条件,实现路径,讲到我们如何扎实工作来实现“中国梦”。

  实现“中国梦”关键在实干,这是总书记的重要思想。“空谈误国,实干兴邦”,我们被太多的空谈耽误了时机。比空谈更厉害的是形式主义,形式主义把我们害得好苦。中央的每一次重要会议,中央主要领导的每一次重要讲话,都要我们全党和形式主义告别。当前正在开展的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把形式主义摆在要反对的“四风”之首,这实在是有道理的。我们要实现梦想,以及我们为实现梦想而采取的每一个重大的战略、规划、政策、措施都要抓落实。其实齐心协力抓落实也非常简单,就是两招:一是抓住不落实的事,二是追究不落实的人。

  我认为看到问题比看到成绩更重要。所以,习近平总书记在他的多次讲话当中,要求我们要有问题意识,甚至还要有问题导向意识,这是非常有道理的。我们有些领导讲话,有些文件或措施,为什么引不起大家的兴趣,就是因为放空炮,没有针对问题。凡是针对问题的讲话、文件、政策,大家都有兴趣,而且都会产生很好的效果,所以,问题意识乃至我们工作中的问题导向意识,具有非常重要意义。

   习近平引用“塔西佗陷阱”警示政府公信力问题

  谢国明(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看了这本书后,我想到两个词,一个是公信,一个是公平。中国要爬坡过坎,我觉得存在着公平与公信两个问题。总书记在兰考考察时引用了古罗马历史学家塔西佗的思想,即“塔西佗陷阱”,即当中国失去公信力的时候,无论说什么大家都不信了。总书记说,我们现在还没有走到这一步,如果到了这一步就很危险了。

  虽然还没走到这一步,但是这个苗头已经出来了。比如说现在引起讨论的px项目,关于px项目是否有毒性的问题,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宣传。央视、人民日报等一些主流媒体说得很清楚,这个项目是低毒的,但说了以后老百姓不信,他们觉得政府没有公信力。没有公信力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因为做事不公平。政府做事一定要公平,只有公平才有公信力。

  半山坡上的中国须紧牙前行但又不能冒进

  裘国根(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的联席理事长):当前中国处于一个关键性的时刻。正如书里所写的,中国已经走到理想山坡的半山腰了,过程中经历了风雨、走过了弯道,很不容易。但现在没有退路,退了可能就是山崖深谷,这个时候咬咬牙上一个平台,就是登高望远海阔天空。书名为“走在山坡上”,非常形象的描绘了当前中国所处的境遇。

  不少学者评价今天中国的崛起是世界史上体量最庞大的一次崛起。所以,中国能否爬坡成功,不仅关系13亿国民的福祉,也事关世界的走向。

  处在半山腰的时候最考验一个人的心性,在这个时候不能气馁,必须咬紧牙关往前走,但又不能冒进,一冒进就可能前功尽弃。我们必须保持十二分的理性和韧性,才可能成功登顶。像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国情复杂,要继续往前走,只有不断的改革。现在社会上很多人持有不同的态度,有人很乐观,有人很悲观,我觉得在这样一个关键性的时刻,信心很重要,就好像做投资,群体的预期在很大程度上会改变和影响市场的运行轨迹,同样,公众预期也将对国家未来产生深刻的影响。因此,信心对于成功实现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非常重要。

  但我们也不能盲目乐观。习主席2月7号参加索契东奥会期间,接受俄罗斯国家电视台采访时谈到:改革步子一定要稳,方向一定要准,行事一定要稳,尤其不能犯颠覆性错误。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到现在以来,一些改革已经初露端倪。正如习主席所说,改革要讲路子和方向。

  外国力量无法阻止中国发展除非中国自身做出错误判断

  罗思义(人大重阳高级研究员):今天我受到邀请评价“中国梦”,是从一个外国人的角度来评价“中国梦”,从人类大家庭的角度来评价“中国梦”。

  我觉得针对“中国梦”的讨论,是现在世界最重要的讨论。我20年来一直在研究中国的经济问题,但二十年前只能依靠一些稀少的英文翻译来了解中国的问题。而今天这个时代科技水平非常高,全世界都可以关注中国改革的状态。未来中国不能私下来讨论问题,它以后必须在公开的情况下讨论中国的问题。

  为什么我说中国的问题是世界最重要的问题?我认为在五年内,中国会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但那个时候中国还没有成为世界最强的经济体。十年以后,中国会成为一个发达国家或者是高水平国家。在2030年,中国不仅仅是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也是一个发达的经济体,是世界最强的经济体。没有任何外国的力量能阻止中国的发展,没有任何经济力量和军事力量能够阻碍中国的发展,唯一可能出现的问题是中国自己决定“自杀”,也就是中国做出错误的判断。只要中国没有做出错误的判断,中国一定会成功。

   

来源:大学问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