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宋立 > 学术观点

宋立:存在不少内外部风险影响中国经济平稳发展

作者:宋立  时间:2014-04-17   浏览次数:0

  2014年4月17日10时,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盛来运,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张立群和国家发展改革委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宋立做客中国政府网,解读2014年一季度国民经济运行情况。

  新华网消息国家统计局16日发布数据显示,2014年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128213亿元,同比增长7.4%,增速比上季度回落0.3个百分点。4月17日,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盛来运,做客中国政府网解读2014年一季度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时表示,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的内外部风险都不小,内部环境方面随着未来劳动力成本上升,将面临劳动密集型企业的破产风潮、房地产风险、金融风险和财政风险;外部环境方面,出口竞争力的下降和输入性通胀压力都将成为影响我国经济平衡发展的不利因素。

  那该如何应对这些风险呢?宋立指出,从内部风险而言,首先要保持经济合理的增长和货币信贷的合理供应;其次要根据不同的风险来采取不同的对策,四类内部风险需针对性解决和准备预案。从外部风险而言,一方面是提高中国的竞争力,另一方面要加强宏观政策协调,包括宏观政策和与其他国家宏观政策的协调,防患各类风险于未然。

  文字实录如下:

  [主持人]其实目前中国经济还面临非常多的内部和外部风险,那宋司长给我们分析一下这些风险,包括我们怎么来应对?

  [宋立]当前经济内外部的风险都不小。从内部来讲,比如说,我们的企业在市场环境以及其他矛盾与成本上升等作用下,有些企业经营相对比较困难一些,尤其是面对未来的劳动力成本上升的长期趋势,可能有些劳动密集型行业的企业日子会很难过,而资本密集行业里面,有些产能严重过剩的企业,这些企业的日子相当难过,弄不好的话,一些企业会形成破产倒闭的风潮。这是第一个风险。

  第二个风险,是我们近期看到的,房地产领域,也面临不少风险,尤其有些三四线城市扩张的太快,房地产和当地城镇化的速度有所脱节,外来的人很少,当地人又不能有效转化成市民的背景下,尤其是在前些年经济迅速发展,积累了大量财力,房地产超常规发展,这种风险不可小视,有时间诱因出发一下就会有连锁反应。

  第三个风险,就是金融风险。由于企业的风险,由于房地产业的风险,这些都会返回到金融风险上来。虽然这些年不存在明显的信贷货币过发问题,但是在局部时间、在局部领域还是有一些信贷风险的问题在积累,比如影子银行等等方面。在经济高涨时不会成为问题,但是在经济增长速度相对比较慢的时候,有时候就会在一些外部因素或者其他因素的引发下可能就会水落石出,风险就会风险出来。

  第四个风险,财政风险。财政风险主要是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总体上我们债务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地方政府行程的债务都是优质资产,清偿性没有问题,但是由于期限的错在。这些风险都是影响我们经济平稳发展的一些不利因素。

  从国际来讲或者从外部来讲,风险也比较多,但是对我们影响比较大的有这样几个方面需要关注:

  第一,世界经济虽然在复苏,但是复苏比较微弱,但是我们的竞争力在下降,尤其是传统比较优势迅速弱化了,而新的比较有时还没有形成,在这种背景下,我们的出口竞争力下降了,那面临一些对外风险。同时,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货币政策的变化,也会对我们形成不利的影响,尤其是近期的汇率变化,在这种背景下,发达国家的货币政策退出对于世界竞技整个格局和经济体系影响可能会传递到我们这儿来,对我们形成一些影响,包括对企业形成一些汇率方面的影响等等。

  第二,随着世界经济的复苏,输入性通胀压力也有可能。当然风险不限于这些,但是这些风险是需要我们高度关注的。

  那如何应对这些风险呢?我们认为从内部风险而言,首先,要保持经济合理的增长和货币信贷的合理供应,信贷货币发的太多会加大现在的风险。但是,如果发的不够多或者猛然间什么因素导致收得太紧的话,也会造成由于信用链条锻炼形成新的风险,所以保持宏观信贷的稳定、保持货币信贷合理增长是一个基本前提。其次,要根据不同的风险来采取不同的对策。对企业这块,我们认为这个时期就是加紧结构调整,加快他们的升级改造。对劳动密集型行业来说,加快设备更新,提高生产效率。对于产能过剩的行业来说加快升级,提高竞争力。虽然产能过剩是一个世界性现象,但是如果我们的企业改造的早,我们得了先机,我们实际过剩就会小一点。如果我们改造的晚,别的国家改造的早,那我们就会处于不利地位。房地产问题也是一个保障的问题,就是保障资金链条不出现明显的断裂,不出现大的连锁性反应,因为它一旦反应,银行体系,尤其是203年银行改革以来,房地产的贷款在银行贷款比例当中占的越来越大。对银行来说,一方面加强监管,另一方面也要调整信贷结构。过去信贷结构还是有一些偏向,不是特别均衡,这样不利于风险的控制。就财政风险而言,尤其是地方债务风险而言,我们认为首先要合理的配置一下债务的期限,各种期限债务有一个合理的配置,同时要做好一些预案,如果个别地方出现违约现象的话,我们要及时的解决它,不至于让它造成比较大的连锁反应。就外部而言,一方面是提高我们的竞争力,另一方面也要加强我们的宏观政策协调,包括宏观政策和其他国家宏观政策的协调,把这些风险防患于未然。

来源:新华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